第1216章 林月如的陷害/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不过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足以证明林月如这个女人的心机跟城府是十分深厚滴!

不过,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够烈嘛!

以前的蓝凤凰,根本不堪一击,太嫩了,给她塞牙缝都不够!边阿鸾嘛,还有点儿意思,不过她们比起这个林月如来,真的是战斗力为零点零五的渣渣了!

她真的是觉得,这个林月如,可以成为她这段时间最好的一种解闷的手段跟方式!

想到这美好的前景,风汐月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看在众人的眼里,还以为大小姐跟花蕊夫人之间的感情,一下子就超越了嫌隙,变得无比的和谐了起来呢。(www.ziyouge.com)

看到风汐月的笑容,众人这才敢放开了胆子去给林月如敬酒,这个小女人真的是恬不知耻,真的就依偎在风羡离的怀中,酡红着一张芙蓉面,恬不知耻的接受众人的敬酒。

“夫人,大师兄一直都在那里坐着喝闷酒呢,想必是有些不开心的事儿了。夫人要不要开导开导大师兄?”

汐月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躲在人群之后喝闷酒的陆逊,轻笑出声,如是建议林月如。

听到这话,场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全都看向了林月如,还有陆逊,一副等待看好戏的样子!

呵呵,谁不知道,这陆逊暗恋林月如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他们两个人就差口头说明了,就差真的戳破那层窗户纸了。

陆逊暗恋林月如那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众人也都以为他俩会在一起呢,可是没想到现在却忽然冒出了一个风羡离出来,真的就是叫人不由得期待起事情接下来会如此的发展了!

看到场子里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风羡离再迟钝也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发生了,顿时拧拧眉:“怎么了,怎么一下子这么安静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呵呵,谷主,您真是太会说笑话了,能有什么事儿啊。”林月如呵呵笑笑,赶紧解释分辨,“可能是,大家太关心大师兄了吧,所以听小姐说大师兄心情不好,所以就都停了下来。那什么,您不在的时候,陆逊他真的是为谷内分担了不少的事务呢。没有功劳也还有苦劳哇!所以月如觉得小姐这话说得对,月如真的是很有必要好好的安慰安慰大师兄。不知道谷主同意不同意月如给他敬酒呢?’

“呵呵,有什么不同意的。你叫陆逊是吧?”风羡离看向坐在角落里的陆逊,口气还挺温和的。

“是。”陆逊扫了风羡离一眼,并没有起身行礼,只是随便应付了一声了事。

这在风羡离的面前,那可是大逆不道啊!

不少人都替陆逊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心想这小子这下子算是完了,居然敢在谷主的面前如此的放肆,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啊!

今晚,看起来要血剑当场了!

当下不少胆小的人把眼睛都闭起来了,就害怕风羡离随便一伸手指头,陆逊的头就给削下来了。

不过,他们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因为风羡离不但没有削下陆逊的人头来,反而还呵呵笑笑,十分温厚的样子:“很好,听月如这么一说,本谷主也知道这些年你对风之谷是十分忠诚的,也出了很大的力量!这样吧,本谷主可以给你一个愿望,你随便要求什么,本谷主都可以答应!”

听到这句话,风汐月不厚道的笑了。

呵呵,自己的这个爹爹,真的是太给力了!

什么话不能问他偏偏就要问什么。

这下子陆逊那小子的心思,能不被勾起来吗?

果然,听到这句话,陆逊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风羡离,结结巴巴的说:“谷主,谷主,是不是,您说的这话是不是真的?”

“呵呵,我风羡离说话,在武林上吐口唾沫砸个钉,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怎么会有反悔这么一说呢?好了你别说了,赶紧说你想要什么吧。”风羡离呵呵笑了笑,很满意自己的权威跟威望!

“咳咳,谷主啊,您先喝喝水吧,来人呐,也给大师兄陆逊倒杯水喝,我看他都喝的脸都白了!可见是喝醉了!万一待会说什么胡话可怎么办呢?”林月如紧张极了,赶紧嚷嚷叫夏荷给陆逊送一杯凉水过去。

陆逊见是林月如端来的凉水,也不敢不喝,于是便一口气喝完了,然后再痴痴的望着她,结结巴巴的说:“谷主,其实,我真正想要的是林……”

他一句话才说到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嘴巴里忽然冒出了一股股的黑血,全都淌在了他的衣服上!

“啊,大师兄,您这是怎么了?”薛治在他身边坐着,忽然看到他七窍流血了,顿时吓得惊叫起来!

“天哪!”林月如也装出十分惊叹的样子来,“来人呐,快来人呐,快救救大师兄啊!他,他中毒了?”

“呵呵,花蕊夫人真的是好眼力界啊。还没到大师兄的跟前,就知道大师兄中毒了?”汐月冷冷的扫了一眼林月如,说!

“我,我这不是猜测的吗?您看看他的那些血,都是黑色的了,不是中毒,又会是什么?”林月如反咬一口,而且显得有理有据的,十分振振有词!

真是人不要脸,天都难收!

汐月眯了眯眼,觉得这个林月如玩的有点儿过分了!

这才眨眼的功夫,她就能下手将自己朝夕相处的恋人给杀了!

这个女人,不单单只是一个心机深厚了,而且还很恶毒!

自己这么养虎为患,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呢,要不要,把她顺手给除掉呢?

这么想着,汐月却已经掠到了陆逊的跟前,伸手给他把脉,却无奈的摇了摇头:“断肠散,已经没有救了,他,死了。”

“啊!大师兄,大师兄啊!您怎么就这么死了啊?”

旁边的师兄弟们大多是跟陆逊好的,眼看着他就这么死了,一个个都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全都失声痛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