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你怎么不哭?/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些人都在痛哭,有一个人却显得格外的冷静,那就是林月如!

汐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儿,她冷冷的看向林月如:“花蕊夫人,按理说他也是你的大师兄,即便你们俩没有很深的情分,你起码也要表示一下自己的哀悼之情吧?怎么连滴眼泪都没有呢?这是不是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呀。(ziyouge.com)”

她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林月如的身上,发现她果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大家顿时沸沸扬扬了起来:“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心了吧,是啊,爬上高枝就把大师兄给忘了,真的是黄蜂尾喉针最毒妇人心啊!”

“是啊,月如,为什么你不哭呢?我也很好奇。”风羡离也看向了林月如。

林月如不慌不忙的跪了下来,脸上一片平静,甚至平静的都有些冷静了!

“我不哭是因为我觉得,不能因为我跟大师兄的关系好,就显得如此的失态!大师兄的死,很显然是风之谷内部的事物,是内部的事务的话,就是谷主需要处理的事儿!谷主需要处理的事儿,在谷主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决定或者判定之前,月如身为一个风之谷的弟子,怎么敢轻易的表达出自己的情绪来扰乱谷主的思维呢?所以月如就算再伤痛,也不敢以私废公啊!这就是月如心里的真实想法,或许这样做在众位师兄眼里看起来太过冷漠无情,但是很抱歉,这就是月如的个性。有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装乖买好,讨好别人!”林月如跪在那里,掷地有声的说!

汐月听到这番话,都不得不对林月如刮目相看了!

呵呵,好一番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啊!

这番话,不但完美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一脸冷漠的原因,而且还极其漂亮的把一切都粉饰的如此完美!

给自己扣上了一顶把谷主跟风之谷一切放在首位的大帽子,然后顺便也在暗暗的指责那些慌了神的师兄们。

你看看我林月如的境界多高,你们这些人,整天只知道为了一己私利斗来斗去的,一点儿大局观都没有!

还是我懂得为谷主为了风之谷着想!

“呵呵,花蕊夫人这番话,倒真的是发人深省啊。原来您没有慌乱是因为心里装着谷主装着风之谷,那也就是在暗示,那些哭了的师兄弟们,都根本没有心里装着谷主装着风之谷咯?”汐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攻击林月如的大好机会呢?

现在她虽然一个劲地讨好自己的爹爹,可是她也别忘了,风羡离毕竟不能一直陪着她,她的群众基础还是这些师兄弟们。

要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个道理,她风汐月今儿就免费教导教导林月如!

听到汐月的这番话,众人都停止了哭声,同时也看向了林月如,眼里闪过一丝埋怨的情绪!

这个师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狡诈了?

亏他们平日里都十分的维护她爱护她,把她当成是最亲爱的人来看待,也十分维护她的圣女的称号,还真的以为她是那么清纯高洁的圣女呢!现在看起来,她的这种把自己凸显出来,还不动声色的黑了别人当垫背的行为,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biao子啊!

“呸!”也不知道是谁再背后偷偷的呸了一声,“心机婊,真不要脸!”

顿时一片附和之声,大家的眼神里,也都是充满了对林月如的不满!

风汐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跟薛治悄悄交换了一下眼神儿,刚才的那句呸,就是薛治在背后吐槽的。

他已经不需要汐月嘱咐,就可以跟她来一场完美的配合战了!

林月如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浓浓的敌意!

她心里一慌神,但是迅即又镇定了下来,十分委屈的看向风羡离:“谷主,您看看他们,他们,真的是冤枉月如了……”

一边说,一边流下了晶莹的美人之泪,晶莹、剔透,十分的惹人怜爱!

让人顿时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风羡离亲自把她扶了起来:“月如,起来吧,你刚才的那番话,我很感动!你能时时刻刻的把风之谷的利益跟我的利益放在前面,确实是十分值得人学习的!好了,今天这件事我不想再听第二个人说起,把陆逊的尸体先抬回停尸房去,等待日后验尸!这件事,以后谁都不可以随便再提起!若是被我听到了谁在背后议论这件事,或者是说一些对花蕊夫人不敬的话,就别怪我风羡离,心狠手辣!”

“是。”众人听到风羡离这么一说,全都只能这么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羡离把林月如给抱起来抱走了。

“哎,小姐,这都是什么事儿啊。”琳琅撇撇嘴,不满意的说,“真是见色忘义!你这个老爹呀,人品到底行不行啊。”

“别在这里说,出去再说。”汐月生怕琳琅的话被风羡离听见,到时候吃亏,赶紧制止了她,转身朝着众位师兄们:“好了各位师兄弟们,今天呢,天色也不早了,各位就请先回去吧。大师兄的这件事呢,我风汐月,一力承担!绝对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众位应该都知道我风汐月的人品吧!如果相信我的话,那么,就请大家先回去吧。这里,有我风汐月呢。”

“嗯,好的,师姐那就全都交给你了啊。”师兄弟们听到她这么说,才觉得被安抚了,转身一个个的散去了。

薛治留了下来。

“师姐,这事儿,有蹊跷呀。早不出事晚不出事的,怎么偏偏大师兄要开口说自己的愿望的时候,就出事了呢?我怀疑,这里面有鬼,而且,我怀疑是林月如动的手脚。”薛治极具条理性的分析。

没想到却被汐月狠狠地敲了一下子头:“废话,肯定是有猫腻啊,而且肯定跟林月如那个女人有关啊。这傻子都知道的好吗?关键是,咱们要赶紧查出来,到底怎么有关?没有证据,你也不能随口污蔑别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