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6章 暗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她离开了,夏荷噗通跪在了地上:“小姐,您还是放任夏荷离开吧,免得连累了您!”

“此话怎讲。-www.ZiYouGe.com-”汐月看向夏荷。

“因为夫人刚才动了杀机了,夏荷掌握了她太多太多的秘密,所以她一定会找人杀了夏荷的。”夏荷十分知道林月如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呵呵,原来是因为这个。我当什么要紧的事儿呢。”汐月呵呵笑笑,浑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你能为我着想我很高兴,但是如果是因为担心林月如找人暗杀你的话,你完全可以放一百个一千个心!”

想到这里,汐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短笛,吹了一下,不一会儿功夫,四海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大当家,是不是,是不是想通了,决定把琳琅嫁给我了?”四海这些天一直不敢露面,因为要一直冥思苦想到底要如何才能算是有心意!

叫他想着杀人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啊,但是叫他思考如何打动美人心,那就真的是难于上青天了!

“想得美!这里有个任务交给你,如果你能完成了的话,那么我就可以考虑考虑稍微给你点提示。”汐月趾高气扬的说。

“哎,就一点儿提示啊。不过有提示也总比没提示要好!说吧,大当家,要我四海干啥?”四海挥了挥手里的斧头,带起了一阵冷风!

“她叫夏荷,以后就跟随怜星大师学习设计了,我现在不方便出去,你送她出去到怜星那里,把我的话交代给他,然后你还要好好的保护好夏荷的个人安全,因为可能会有人要暗杀她。她现在是我重点培养的新苗子,如果她有丝毫的闪失,你也不用来见我了。”汐月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夏荷,吩咐四海。

“哈哈,这事儿啊,太简单不过了!大当家您放心好了,这个女娃娃的安危就去全都包在我四海的身上了!肯定叫她一根头发丝也不受到伤害!如果她受到半点伤害了,您就来找我四海就行了!”四海一听原来就这事儿,顿时眉花眼笑了!

那双贼眼睛,滴溜溜的去找琳琅:“娘子,你瘦了好像,是不是想我想的……”

“四海,你叫谁娘子呢!嘴巴放干净点儿,我还没嫁给你呢!”琳琅狠狠地剜了四海一眼,显得十分的高冷傲娇!

四海一点儿也不气馁的样子:“呵呵,反正早晚都得嫁给我嘛!早嫁给我晚嫁给我还不是一样的,娘子你总是用冷言冷语来表达你对我的爱,我真的好感动!”

“滚一边去!四海我发现了几天不见你小子心眼没涨多少,脸皮倒是忽然增厚啊,到底跟谁学的!说,是不是跟外面的不正经的女人学的!”琳琅柳眉倒竖,双手叉腰,活脱脱一个孙二娘!

“没,我哪敢啊,借我一百个胆子吧!”四海当然矢口否认,不过想想还是招认了,“是跟一个人学来着,不过那个人不是个女人,是个男的。”

“什么?男的?四海你什么时候竟然如此的堕落了!你居然,居然喜欢男人!”琳琅瞪大了眼睛,简直是不敢置信的盯着四海瞧!

四海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别瞎胡说啊娘子,我的心里可只有你,我只是跟着臭穷酸学习了几招对付女人的招数罢了……”

“臭穷酸?”汐月挑了挑眉,来了兴趣,“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穷酸书生?”

“大当家您怎么知道的?”四海挠了挠头,不知道汐月为什么一猜一个准。

“废话,就你智商,你身边肯定是有高人了。呵呵,我倒是真的想会会这个臭穷酸了。好,今天正好要送夏荷去店里一趟,我正好去看看这个人。”汐月说走就走,带着人出去了。

一会儿就到了店铺里,没想到店铺门前居然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吵架的声音,汐月眉头一皱,心想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感到她的门前来撒野来了。

挤进去一看,却见是两个贵妇人,一个很胖,活像是一头大肥猪,一个又很瘦,活像是一只瘦猴子。

两个人正在争抢一件首饰之类的东西,各个脸上都急赤白脸的,谁也不想松手!

“这是我先看到的,你给我闪开!”

“哼哼,笑话,这件钗头凤分明是老娘先看到的,你给我闪开才是!”瘦子不甘示弱的说!

“怜星大师,您来给我们评评理,这件钗头凤只有这么一件,到底是谁先看到的!”两个人争执不下,就把怜星大师拖了进来。

怜星最烦的就是这些富婆们的纠缠不清了,他所有的精力跟才华都是用来做设计的,哪里能管得了这么多的事儿?

所以他眉宇间很不耐烦的样子:“这件钗头凤是只有一件,可是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先抢到手的,抱歉,我做不出判断来。”

他说完就转身去工作了,神态冰冷,不过这样拽拽的表情却让这些富婆们更加迷恋!

“好帅啊好有个性啊,好有魅力啊!”

两个富婆看向了怜星那绝尘而去的背影,顿时两双眼睛里射出了强烈的爱意!

就是喜欢这种酷帅的劲儿!

汐月在一边看了都忍不住翻翻白眼:心想现在的女人可真的是太重口味了!人家对你越差劲,你倒是越来劲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顾客满意就好!

“喂,死肥婆,把手放开,这是我看到的!”

“该死的瘦猴子,你赶紧把手松开,这是我先看到的!你要是不松开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

“呵呵,你倒是来劲了啊!行啊,有本事你就扣啊,我就不相信了,今天我还打不过一个你了!来人,给我上”

眼看着战事一触即发,忽然一个清凉的声音响起。

“呵呵,两位大婶儿,何必为了一件首饰吵得这么厉害呢。首饰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呀。”

“什么,你叫谁大婶儿?”两个女人一下子停止了争吵,脸上带着狂怒,朝着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