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搏命逃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本公子说要放人便要放人!难道你也要质疑本公子的话吗?”秦玉书冷冷的看了黑衣人一眼,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属下不敢。”黑衣人低头,立刻上前去给云梵解开了枷锁。

云梵从高高的墙壁上重重的摔落了下来,花丝雨拼命飞了上前去,用自己的身体承接住了云梵,让他不至于落到地上!

“少主,少主!少主!”花丝雨紧紧抱住云梵单薄的身体,焦急的拍打着他的脸颊,试图唤醒云梵。

“哭哭啼啼的苦情戏就不要在这里上演了,本公子瞧着心烦。趁着本公子心情好还没反悔,还不赶紧滚!”秦玉书冷冷一笑,不屑的扫了一眼花丝雨和云梵。

花丝雨咬咬牙,使劲扛起了云梵,拼命将他弄出了地牢。

看着花丝雨渐渐消失在了地牢的门口,黑衣人实在是忍不住:“公子,要不要属下去跟踪一下他们?看看他们去哪儿了。万魔山庄的人很狡猾,万一被他们追到了这里,该如何是好?”

秦玉书轻轻扬起了唇角,笑得淡淡的:“那正好啊,本公子还真怕他们不来呢。传我命令,立刻转移到二号地址,这里埋伏上十吨炸药,若是有人无意中闯入,那就别怪本公子辣手无情了。呵呵。”

“是。”黑衣人即刻去转移了,秦玉书抱着星子,缓缓地走出了地牢,站在了无边无际的梅花林中,微微仰头看了看天上那灿烂的阳光。

他知道花丝雨肯定以为自己是疯了,属下们也肯定以为自己是疯了。

没错,他是疯了,他秦玉书自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想做个正常的凡夫俗子。

云梵也好,万魔山庄也好,在他秦玉书的眼里,不过就是一抹浮云。他真正在乎的,只有那一个人。

司徒汐月。

如果这个师姐知道自己这个师弟为了她,宁愿放走了云梵这样一个巨大的敌人和潜在的隐患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会不会很感动呢?亦或者是感激、感恩?

当他在监牢外面偷听到司徒汐月跟敖广的谈话之后,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个好师姐身上居然种了跟云梵是一对的鸳鸯蛊。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生一起生,要死,也会一起死。

他完全不在意云梵的生死,在他秦玉书的眼里,云梵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符号罢了。可是他却在意这个师姐的生死。

在没有跟这个师姐一决高下,真正证明谁才是师父的高徒之前,他要司徒汐月这个师姐活的好好的!一根头发丝也不要出问题!

因为只有这样,等到他们师姐弟决斗的那一天,她才会毫无理由的见证她自己的失败,和他的胜利!

“司徒汐月,我的好师姐,你瞧瞧你的师弟多么的爱你呵。呵呵,我真的是等不及要看师姐你认输的表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司徒汐月被自己打败,蜷缩在地上的情形,秦玉书高兴地仰天大笑了起来,那表情狰狞的,犹如一只嗜血的千年妖狐!

皇宫外的某条羊肠小道上,花丝雨骑着一匹骏马,背着云梵,在路上不停地飞驰着!

她已经保持这样的状态将近一天了,这一天里,除了让马儿休息喝水吃草之外,她几乎一直都在飞驰,不停地飞驰……

她不敢停下来,因为她怕一旦停下来,秦玉书那个变态就又会上前来将她和少主再次抓回去!

出了皇宫,她试过联络其他的万魔山庄的探子,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回应她的。

这就说明这里的卧底已经全军覆没了!花丝雨只等待了短短的片刻,便抢了一匹马,带着少主云梵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条路从未有现在这样的漫长,她的身体已经被糟蹋的差不多了,秦玉书那个禽兽给她吃了许多的药丸,让她根本没有办法用力……少主还被用金针封住了脊髓,也动弹不得。

她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赶回去,不然,少主的性命可能不保!

所以花丝雨咬紧了牙关,不惜一切,调动了所有的精力来驾驭胯下的这匹马,直到她终于将云梵平安的带回了万魔山庄。

“大,大宫主……”

策马狂奔到了宫门前,花丝雨翻身从马背上滚落下来,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便彻底的晕死了过去。

“大宫主,大宫主,花右使被发现晕倒在了门前,少主也晕死过去了!”

大殿之上,花依依正在耐心听取各地分舵堂主的汇报,却看见手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的慌张。

“什么?梵儿晕死过去了?在哪里,快带本宫去看!”花依依一听大惊失色,当即站了起来,走到了外面,果然看见云梵正趴在马背上,一脸的苍白。而花丝雨,则晕厥在一边的台阶上,面色灰白,像是死去很久了一样。

“来人,快将少主抬回他的寝宫!必须小心轻放,少主受了很严重的伤,绝不可以太用力!”花依依轻轻给云梵一把脉,便知道他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脸色不由得越发沉重了起来。

“是。”宫女们赶紧上来,轻轻地将云梵抬了下来,抬回了他的寝殿之中。

“大宫主,那花右使怎么办呢。”

“哼,居然把少主看成了这个样子,拖下去,斩了!”花依依扫了一眼花丝雨,语气冰冷不带半分感情,就好像花丝雨不过是一条老而无用的狗而已!

“大宫主,花丝雨她死不足惜,但是属下觉得还是暂且留她一条性命为好。因为少主变成这个样子,其中定有隐情,属下觉得花丝雨肯定是略知一二的。不如等她醒了,吐出全部的事实再杀了她为好。”花弄玉在一边听到,赶紧跪下说。

花依依扫了花弄玉一眼,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那好,本宫就暂且留她一条命!来人,将花丝雨关进天牢里,听候发落!”

花依依扔下这句话,便急匆匆的去看云梵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