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梵儿,你变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丝雨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一个极淡薄的微笑,她极力睁开眼看了看花弄玉,看了看这个昔日的仇敌,笑了笑:“弄玉,原来,原来你才是最了解我的人……”

“别说了,咱们两个从小时候就一起进的万魔山庄,生生死死的也到了现在了,怎么可能不了解对方。你保留点儿体力,我找了最好的药师来给你治病,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丝雨,我想等少主清醒了之后,你为少主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承认,到时候大宫主她肯定会饶你一命的!”花弄玉紧紧抓住花丝雨的手,柔声说。

花丝雨虚弱的点了点头,南岳便上前给她检查伤口。

过程中,她受到的伤让南岳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到底是谁下的手?真是个畜生!居然把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折磨成了这个样子!这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而且,而且右使她还被人玷污了……”

“啊!你说什么?丝雨,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被人玷污了?谁,你告诉我,我去杀了他!”花弄玉皱起了眉头,咬牙切齿的说。

“别,别去……那是个,特别变态的人,你,你不是他的对手的。”花丝雨虚弱的摇了摇头,一把抓住了花弄玉的手,“我,我起不来了,弄玉,你替我去瞧瞧,少主,少主醒了没?”

“你真是傻子啊,你自己都这样了,还管别人!”花弄玉着急的不行,忍不住骂了花丝雨一句。

可是最后却按捺不住花丝雨的意思,来到了云梵的宫殿,看看云梵到底如何了。

相比起地牢里的烂稻草还有老鼠,云梵的宫殿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到处都是洁白的轻纱,还是从南海深处的鲛人市场上买来的鲛绡。一寸鲛绡一寸金,这样金贵的东西,放在这里也不值钱了。

穿着洁白鲛绡的宫女们捧着各式各样的洗漱用品在外面静静的等候着,几乎全万魔山庄的顶级医师全都到场了,但是最厉害的还是大宫主花依依。

只见她静静地坐在云梵的床前,细细的给云梵缝补他右手已经断掉的筋络。

云梵已经昏睡了过去,花依依坐在那里,拿着金针,极其仔细严密的替他缝起了筋络。缝补筋络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所以花依依不时就要休息一会儿,停下来喝点玫瑰露,然后再继续缝补。

一个时辰之后,终于缝补完毕,花依依给云梵的伤处涂抹了生肌膏之后,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宫主,少主他如何了。”花弄玉轻声问。

花依依一张娃娃脸上不惊不怒:“筋络是被齐齐挑断的,所以缝补起来倒也不难。下手的人好像还唯恐梵儿的手废了,所以还特意弄了一些药膏涂抹上,这样他才不会不能修补。”

“是谁竟然这样大胆,对少主下了这样的狠手!”花弄玉乍然听到,也十分吃惊,忍不住惊声问。

“哼,不知道,不过一旦被本宫查出来,我一定要将其挫骨扬灰,灭其九族!让他知道知道,万魔山庄岂是那么好欺侮的!”花依依冷冷一笑,伸手拍碎了一个宫女的脑门!

那宫女软软的倒了下去,连个“啊”字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这么死了。

宫人们上来将那宫女拖了下去,脸上的表情冷漠之际,就好像在拖一条死狗似的。

“无论什么样的伤,只要大宫主出马,没有康复不了的。何况少主他底子好,所以大宫主也不必过于烦心了。”花弄玉柔声劝慰,顺便端了一盏百合雪梨汤来,“这是属下亲自制作的百合雪梨汤,大宫主忙活了一阵子了,喝点儿这个清清口吧。”

“嗯。”花依依点了点头,接过来略微尝了一下,却听到床上传来了云梵的呻吟声。

“梵儿。”花依依即刻回身,来到了云梵的床榻边上坐了下来,“你好些了吗?”

“姑姑……”云梵吃力的看了她一眼,“梵儿叫你担心了。”

“知道叫我担心就好,你好好休息,其他都不要多想。你手上断了的筋络姑姑已经帮你修补好了。你不需要操心了。只是你要告诉姑姑,到底是谁对你下的毒手?姑姑立刻派人去将他挫骨扬灰,碎尸万段!”花依依轻轻握住云梵的手,满是慈祥的看着他。

“这是梵儿自己的事儿,这个仇,梵儿想自己报,请姑姑不要插手了。”云梵默默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说。

花依依眼中掠过一道冷芒,但是迅即又恢复了慈爱:“好,梵儿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先好好休息,姑姑不打扰你了。”

“姑姑……花右使这次为了保护梵儿也牺牲了很多,希望姑姑对她网开一面。”

她刚要走,云梵又来了这么一句。

花依依唇角扬起一个冷冽的笑:“梵儿,怎么姑姑觉得你这次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婆妈了许多。这不是姑姑的错觉吧。”

云梵冷冷扫了她一眼:“大宫主如果想处置她,请随便。就当梵儿刚才说的只是一个屁好了。”

“梵儿……”花依依还要再说什么,云梵已经闭上了眼睛,“对不起,我想休息了。”

“好。”花依依挤出了一个笑容,转身走出了云梵的寝殿。

“大宫主,少主他只是……”花弄玉跟在她后面,急忙想要安慰她,去被花依依厉声阻止。

“只是什么?只是变了吗?呵呵,本宫就知道贱人生的孩子也是贱人!他娘是贱人,儿子也一样是贱人,身上始终流着的是贱人的血!改都改不了!”花依依猛然一拂袖,一出掌,便击杀了几十个宫人!

那些宫人在瞬间被她用掌力击破了脑瓜而死,鲜血汇集成了一条条的小河,顺着汉白玉的台阶缓缓流了下去。

“宫主息怒!宫主千万要保重身子才好!千秋大业,还等着宫主您去完成呢!”花弄玉见花依依暴怒,赶紧跪了下来,哀求花依依息怒!

“千秋大业?呵呵,没有了他,本宫挣下这么一份大的家业又如何!培养的孩子长大了也不认本宫,不听本宫的话,本宫还不如一掌杀了他!”花依依眼里涌起了狂怒的风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