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司徒楚月的重生/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使,宫主叫您过去呢。”一个小宫女来请花弄玉。

虽然不知道花依依为什么召见自己,花弄玉还是赶紧跟了过去,来到了花依依的寝殿。

“弄玉,你知道本宫为什么要找你来吗?”花依依换了一身家常便服,和颜悦色的问花弄玉。

好像她不过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而不是刚才那个逼死花丝雨的恶女人。

“属下不知道,愿闻其详。”花弄玉赶紧跪了下来。

“刚才本宫给梵儿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他的脊髓被人用金针封住了。这种手法已经失传了很久,现在重出江湖,而且是直接招呼在了本宫跟最在乎的人的身上,这是对万魔山庄赤裸裸的挑衅!本宫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所以本宫现在给你一个任务,要你去穆旭国,排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发现有任何不利于万魔山庄的因素存在,格杀勿论!”花依依语气森寒的说。

“属下遵命!”花弄玉赶紧接下了这个任务。正好她也想去穆旭国,寻找一下到底是谁害了花丝雨,她一定要亲手将那个人千刀万剐,这样才能泄了她心头之恨!

“为了保证这次任务的顺利,本宫特地派了花楚楚跟你一起去历练历练,这一路上,你要好好的照顾圣女,知道了吗?”花依依忽然又追加了这么一个条件。

虽然很吃惊,可是花弄玉却还是一脸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任务:“属下知道了,属下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好圣女的,圆满完成宫主交给属下的任务,决不辜负大宫主的期望!”

“嗯,很好,现在收拾行李即刻出发,这里是一块银锏令牌,你拿着它,可以无条件号令万魔山庄坛主以下的人。必要的时候,摧毁整个穆旭国也无可厚非,懂了吗?”花依依的话语里带上了森寒的霸气!

“是!”接过了银锏令牌,花弄玉就起身出去,准备出发了。

待她走后,屏风后面闪出花楚楚来,只见她看着花弄玉离去的背影,唇边浮现一个轻蔑的笑意:“大宫主,你真的相信花弄玉的忠诚么?”

“相不相信的,也不急于这一时。这是金剑令牌,你拿好了,一旦发现她有什么不轨之心,本宫特许你先斩后奏!”花依依又递给了花楚楚一块金色的令牌。

花楚楚自然知道这块令牌的分量,心头不由的窃喜。虽然不知道为何花依依一直如此器重她,但是她却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难得的尊崇。

她当然不知道,她是已经死去的司徒楚月的再生。花依依知道司徒楚月对于司徒汐月意味着什么。

这次的事情,虽然她还不确定是否跟司徒汐月有什么关系,但是趁着这次机会,她决定将花楚楚这个杀手锏派出去,如果可以,正好可以一举消灭了司徒汐月这个潜在的隐患!

毕竟,探子传来的消息说是云梵跟这个司徒汐月打得火热,这让她不禁有些担忧。

云梵是她千辛万苦栽培大的苗子,养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有几分的情意了。

何况,她还要好好的留着他,等待日后有大用场呢!如果这个时候他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迷晕了头,那么她花依依的千秋大业又将如何实现呢?

所以不管司徒汐月究竟是不是她的敌人,她也必须要将她尽早除去,斩草除根!

而司徒楚月,就是她花依依的保留武器!她对花楚楚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她相信,司徒汐月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情,而是十分的友情!

她决定赌这么一把!

花楚楚拿着这块金剑令牌,喜滋滋的出去了。花依依站在栏杆处,凭栏眺望:这无限的山河,总有一日,会尽数掌握在她花依依的手中!一定会的!

当然,如果花依依有前后眼的话,肯定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结束了司徒汐月的性命。因为她不知道的是,日后唯一能将她千秋大业美梦破灭的,就是这个现在她还压根不重视的“黄毛丫头”!

万魔山庄这边正在水深火热之中,穆旭国的皇宫内,秦玉书却抱着星子,坐在舒适的太师椅上,听着手下汇报事情。

“哦,这么说,花丝雨已经死了吗?”秦玉书轻轻抚摸了一下手里的星子,漫不经心的问。

“是的,秦总管。花丝雨确实已经被花依依扔进虿盆里,死了。”一个黑衣人十分恭敬的说。

“呵呵,花依依那个老妖婆,总是这么心狠手辣的,连对自己的手下都这么狠心,这么下去,我看万魔山庄人心向背也很成问题,她撑不了多久的。所谓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到时候咱们只要轻轻一使劲,花依依就得完蛋。”秦玉书轻蔑之极的笑了笑,转头又问,“那司徒汐月呢?”

“司徒汐月自从那日在审问皇后的时候受了刺激,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属下几次去了宁禧宫刺探,但是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挡在了外面,根本无法探听的到。属下无能,请总管恕罪。”黑衣人跪在地上说。

“呵呵,受了刺激?呵呵,有趣,真是有趣。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受了刺激,我都不相信司徒汐月会受了什么刺激。好了,你下去吧,我知道了。”秦玉书挥挥手叫黑衣人下去,如玉般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皓月当空,本公子也有兴致出去赏赏月色了,师姐,今晚就让师弟好好地夜访一下你吧。”秦玉书阴沉沉一笑,脚尖一踏地,整个人轻飘飘的就从窗户飘了出去。

夜,很静,而风声,却更加安静。只有几个不知名的小虫子在不停地吱吱乱叫着,好像浮动的人心和阴谋一般。

宁禧宫。

原本正在安睡的司徒汐月忽然睁开了眼睛。

不对劲,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虽然一切都很正常,就连空气都没有波动一下子,可是司徒汐月知道,哪里有什么不正常了。这亦是一种直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