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非卿不娶/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比起她的激烈,一边的时水灵就显得冷静的许多。

她一直在观察每个人的反应,绝对不会冒然出头的。因为她又不像是娜拉凌玉那样是公主,身份尊贵,就算说错什么话,也无所谓。

“汐月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而是本王心爱的女人。本王不想再听到任何人说汐月的任何坏话,一个字也不可以。不然,形同此桌!”妖孽霸气的说完,一伸手,立刻将客厅里的那张大理石的方桌击打了个粉碎!

这下子屋子里顿时安静了许多,妖孽的实力她们是知道的,所以当然不敢多说什么话。

“广儿,你这是在威胁皇祖母吗?”萧铁茹看着那一地大理石的碎屑,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看样子这个司徒汐月对敖广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女人。重要到,他都可以为了她,而不惜得罪一切人,包括她这个皇祖母!

看样子,她真的是太低估这个司徒汐月的威力了!之前她还是只是小孩子家不懂事,玩玩而已。可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个样子。敖广这个孙子,应该对这个女人痴迷很深,深到都可以丧失理智了。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个敖战已经要被木婉君这个女人毁了,她绝不可以看着自己的孙子重蹈覆辙!

敏锐的察觉到萧铁茹的情绪变化,时水灵在一边柔柔的开口了:“太后,您千万别生气,冥王殿下不过是一时心急罢了,他也只不过想要维护心爱的人罢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水灵看起来,倒是一件好事儿。”

“哦?好事儿?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是一件好事。”萧铁茹挑眉看向时水灵。不但萧铁茹好奇,连司徒汐月也很好奇,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

时水灵淡淡笑了笑说:“咱们进来的时候,冥王殿下跟司徒姑娘的衣衫都是整齐的,说明这二人并未有任何苟且之事,只是因为彼此喜欢对方,所以才相拥而眠而已。这样纯洁的感情,不正好说明了冥王殿下他的品质十分之高尚吗?所以水灵才说这是一件好事啊,证明太后养了一个好孙儿!所以水灵倒是要向太后您道喜呢。”时水灵巧笑倩兮,当真是朝萧铁茹拜了一拜。

她这么一说,萧铁茹的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

“哼,你这么说,倒也有几分的道理。”萧铁茹不由得多看了时水灵几眼,颇带一些赞许。

“水灵不敢承担太后的赞赏。”时水灵柔柔一笑,接着又说,“既然冥王殿下如此喜欢司徒姑娘,水灵觉得,倒不如成全了他们。”

“时水灵,你给本公主闭嘴!你说什么,叫敖广哥哥娶这个女人?死我也不会答应的!”娜拉凌玉一听时水灵这么说,直接就爆炸了!

“凌玉,闭嘴!哀家跟时姑娘说话,没有你插嘴的份儿。要是你不能保持安静的话,那就先给本宫退下!”萧铁茹的脸色十分难看。

瞧见萧铁茹发火,娜拉凌玉也不吭声了,只是憋了一脸的恨意,恨恨的盯着司徒汐月,想要在她身上剜出几个洞来似的。

“水灵,接着说。”萧铁茹接着看向了时水灵。

“既然今天这件事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如果不将司徒姑娘许配给冥王殿下的话,那么传出去必然会对冥王还有司徒姑娘的名誉造成损害。与其那样,还不如就此赐婚。这样还能维护太后跟冥王殿下的祖孙之情,又能全了冥王殿下跟司徒姑娘之间的感情,何乐而不为呢?”时水灵浅浅一笑,倒是有些楚楚动人的意思。

这个女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明明自己想嫁给妖孽想得要死,现在居然还能反过来劝说萧铁茹叫她同意她跟妖孽之间的婚事。

司徒汐月敢百分百的肯定,这个女人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她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她现在也闹不明白。

“嗯,你说的这点儿倒是对的,起来吧。”萧铁茹点了点头,叫福韵亲自上前扶起了时水灵。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么替哀家着想了。那么哀家也不能不考虑一下你的意见。好了,今天晚上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吧。哀家不希望这件事再有其他人知道,尤其是你,凌玉,这些天你就暂且不要出门了,好好待在房间里闭门思过,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吧。”萧铁茹扫了娜拉凌玉一眼,把手递给了时水灵,“水灵,你扶着哀家回寝殿休息吧。哀家闹了这么一晚上,也累了。广儿,你跟着哀家出来,别打扰司徒姑娘休息了。如果你真的想征得哀家对你们的祝福,现在就不要再激怒哀家了。”

“是,皇祖母。”妖孽一听说有戏,也顾不得什么了,朝司徒汐月丢下一个安慰的笑,便扶着萧铁茹出门去了。

晚上,娜拉凌玉的房间内,侍女们都吓得瑟瑟发抖,因为娜拉凌玉又爆发了,扔了一地的东西。

时水灵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她拿着一个青花瓷的花瓶儿准备摔。

看到时水灵进来了,娜拉凌玉一下子就用那个青花瓷的花瓶儿砸了过去!

时水灵灵活的躲开了,啧啧了两声,吩咐下人:“你们先出去,我跟你们公主有些私密的话要说。好好的在外面把着门,别叫外人进来看见。”

“是。”宫人们知道娜拉凌玉的脾气不好,避之唯恐不及呢,赶紧就躲开了。

等她们都出去了,时水灵这才走到娜拉凌玉的跟前,笑着说:“恭喜公主,贺喜公主,咱们的计谋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原本来一脸怒气的娜拉凌玉此刻却奇迹般的恢复了平静,只见她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脸色深沉,满眼的算计:“一半?你说的倒是轻巧,叫本宫看来,万里长征才走了第一步呢。不过,你晚上的戏演的虽然不错,可是你也不敢自作聪明,在本宫的面前耍心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