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6章 女人最懂女人的心/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汐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冷冷的看向林月如。

“我想说的是,如果云梵知道,你的心里最爱的那个人,居然还是城主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呢。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你别忘了,我林月如可是看众人眼色长大的苦孩子,你刚才那眼神儿,分明是觉得那药丸没有毒所以松了一大口气。为什么那么松弛呢?因为你也害怕那药丸将你跟云梵捆在一起,到时候,于情于理,你都不得不跟他在一起一辈子了。你的一生,可就真的只能是万魔山庄的少夫人了,我说的没错吧,风汐月?”林月如走到了汐月的面前,跟她面对面站在一起。

汐月冷冷一笑,气势上并不输人:“就算你说对了,那又有什么用呢?想威胁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能耐,能威胁到我风汐月吗?”

“呵呵,威胁倒是算不上,我也没那么蠢。现在的你如日中天,而我不过就是你爹爹的一个宠妾而已,说不定哪天就失宠了呢。我现在用这个猜测来跟你作对,只会将我自己送入火坑之中,我林月如或许没有你那么样的聪明,可是也没有那么的蠢。”林月如呵呵笑笑,一字一句的说。

“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汐月眯了眯眼,看向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

林月如淡淡一笑,笑靥嫣然:“现在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我再告诉你。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想要告诉你,算是过来人的经验吧。”

“我没空听你在这里继续废话,琳琅,咱们走!”汐月冷冷一晒,转身就走。

“摧毁一个男人的,不是痛苦不是折磨也不是苦难,而是,嫉妒。”林月如的话从身后幽幽的飘来,“这句话,算是我免费送给你的。以后,你会感谢我的。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汐月的脚步并没有停留,可是她的脸色,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悄悄地变了。

摧毁一个男人的,不是痛苦不是折磨也不是苦难。而是,嫉妒?

林月如说这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真的准备做什么了吗?

“小姐,要不要我找人把林月如那个贱人给杀了!”琳琅眼里闪过一抹凶光!

她早就看那个贱人不顺眼了,现在居然还敢放话威胁小姐?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要轻举妄动,或许,这句话不过是她设下的一个陷阱罢了,一个用来激怒我的陷阱。”汐月摆了摆手,回身在椅子上坐下,表情略微有些疲惫,“这个女人诡计多端,现在又缠上了爹爹,纵然爹爹对她不过就是露水情缘,到底,也算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了。而且现在爹爹年纪大了,遇到一个可心的女人,有个女人来伺候他,我这个当女儿的总算也会比较放心。林月如她在不好,终究也还是风之谷内部的人,想来也做不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儿来。万一在外面找一个来,更是无法掌控,所以还是暂且由着她吧,反正她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今儿她说这番话,我听出来,不过就是一种试探罢了。就由着她试探,以后好好的监督着她也就行了,短期内,她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了。”

琳琅点了点头:“也好,那就听小姐的,从今儿起,我就吩咐人去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看的死死的。”

“嗯,辛苦了。”汐月点了点头,忽然皱起眉头来,纤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

“小姐,你,你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是不是孩子?”琳琅赶紧抢将上去,搀扶住了她,“我去叫大夫。”

“别,千万别,去叫薛治来,悄悄地,谁也别惊动!”汐月疼的额头都是冷汗,却依然很是理智。

“是。”琳琅将汐月抱上了床,飞身去找薛治来了。

幸好薛治很快找到了,跟着她一块飞奔来了,进了门,就看到汐月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汗出如浆!

“这是怎么了?”薛治飞身过去,先给汐月把脉,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始给她下针,在她的身上十六处大穴全都下了银针之后,发觉还是不管用,汐月的疼虽然有所缓解,可是手心还是冰冰凉的。

“用,用艾熏!”汐月吃力的吩咐薛治说!

“是!琳琅,去找艾条来!”薛治紧张的吩咐。

“是!”琳琅立刻去找来了最好的艾条,薛治点燃之后开始用艾草给银针熏。

“琳琅,你快去院子里生火,就说要自己动手熏腊肉吃!”薛治忽然来了一句这个,“总之,千万不要被人发现这里在熏艾!”

“好!”琳琅毫不迟疑,立刻跑到了院子里,抱了一捆柴火,还吆喝了许多的下人将柴火都搬到了院子中间,把过年才吃的腊肉也搬来了,架起架子来,开始熏腊肉了。

立刻整个院子里都是烟熏火燎的。

琳琅的表情特别镇定自若,面对众人的提问也就是毫不含糊的笑笑:“哈哈,我姐小姐嘴馋了,说要吃熏腊肉呢,这不,都熏上了,师兄,要不您也来块尝尝?”

因为孕妇的要求总是很奇怪,所以大家还真的不以为意,反而纷纷加入其中,帮助琳琅烤腊肉。

琳琅呵呵笑笑,跟这个打打情跟那个骂骂俏的,毫不吃力的把握住了整个场面。

有人要是问汐月去哪里了,她就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小姐把她打发在这里干苦力,自己却在屋子里躺着睡美容觉,就等着起来吃腊肉了。

这番话居然也糊弄过去了,琳琅看着火堆上被烤的腊肉,心想自己现在可不就是这腊肉一样吗?被烤的滋啦滋啦的,心里担心小姐吧,又不敢进去,只能外面操心!

屋子里,薛治聚精会神的给汐月熏着艾草,通过艾草强大的热力,将阳刚的热烈传入了汐月的体内。

果然,一会儿银针上就冒出了一粒一粒的水珠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