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新的任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人。”妖孽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下去,“破浪,我可以信任你吗?”

“主子,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吩咐破浪,破浪愿意为了主子做任何的事情!”破浪的脸上,是一片刚毅的神色!

“嗯,好。”妖孽点了点头,却忽然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我的人,而不是义父的人。”

破浪先是一愣,继而却觉得十分的欣慰!

主子能这么问,就说明主子的内心里,真正的对老城主起了疑心了!

他并不是说希望主子跟老城主不和睦,而是,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老城主,有点问题!

“主子,其实,破浪之前并不是真心归附慈悲城的,而是想来当卧底,探知这里面的真实情况,然后好报告给汐月小姐,以备不时只需。”破浪摊开了自己的全部底牌。

“报告给汐月?风汐月吗?为什么你对她如此的忠诚?是不是,破浪,是不是我跟她之间曾经有过很深的瓜葛。”妖孽皱了皱眉,问破浪。

“主子,您曾经跟汐月小姐……”破浪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停止了话题,机警的站了起来,从窗户跳了出去,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妖孽也警觉了起来,侧耳倾听,果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破浪如此的警觉,说明来者不善,妖孽静静等待,果然见到来人正是义父冷秋蝉。

“娄儿,义父听说你的头又疼了,是吗?”冷秋蝉一脸的担心,一点儿都不像是在作假。

“没事的,义父,其实也不是那么严重。”妖孽笑了笑,尽量放松自己的面部表情,不希望被冷秋蝉看出自己到底有多疼来。

“真的没事儿吗?”冷秋蝉听他这么一说,却如此一问,妖孽顿了顿,神色如常,“真的,不信义父您给我把把脉。”

“老城主,还是您亲自给少城主把把脉吧!万一真的是什么病症呢?”楼楠在一边“劝说。”

“好,我还是亲自给你把把脉吧,这样为父也才会放心。”冷秋蝉正好借坡下驴。

“好,那就劳烦义父了。”妖孽淡淡一笑,从容伸出手腕来,冷秋蝉的手指搭在上面,开始给他把脉起来。

一会儿他笑了笑:“没什么的,就是太劳累了些,多休息休息就好了。那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在这里多休息休息吧。”

“义父慢走。”妖孽在后面送了出来。

“城主,真的没什么事儿吧。”楼楠担心的问,“毕竟,少城主是头疼啊。会不会……”

“我也担心是那个事儿,不过刚才我仔细的把过脉了,没什么问题,脉相显示就是一般的伤风头疼罢了。也是了,这些天娄儿为了那个边阿鸾,闹得有些不高兴……也许,该给他找几个女人了。或许换几个新鲜的女人,会让他好受一些。”冷秋蝉联想到了边阿鸾的身上。

“城主,您忘了还有蓝凤凰了吗?她一直被禁足,现在还没放出来呢。好歹她也是轩辕雅兰的女儿,放了她,至少还能在轩辕雅兰面前卖个好。”娄楠不失时机的说。

“嗯,你这个想法倒是很及时。好,那你就去传我的旨意,说把蓝凤凰放了,但是,虽然放了,她的身份仍然只是一个庶民而已。不能再一下子让她成为王妃了,蓝凤凰这个小女孩太过骄纵,脾气也太过骄傲了。需要好好打磨打磨她的棱角,不然她那么样的没有女人味儿,哪个男人也不会喜欢的。”冷秋蝉吩咐。

“是。”楼楠点点头,赶紧下去发布命令了。

“什么?城主亲口说的,要放我出去?”蓝凤凰正在冷宫里呆着呢,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差点儿没跳起来。

“是啊,蓝凤凰,城主大人亲口说的,来人,快把封禁解开,另外再找另外一些人来,帮忙打扫卫生!”楼楠对于蓝凤凰还是很好的!

“呵呵,哼,本宫就知道本宫一定有这么一天的!”蓝凤凰十分骄傲的昂起了头,“边阿鸾那个贱人呢?她怎么没来见本宫,是不是没脸来见本宫了?本宫就知道——”

“边阿鸾她已经死了。”楼楠说出了这句话来。

“死了?那个贱人怎么能不等本宫出去报仇就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本宫还想着好好地跟那个贱人斗一斗,分个你死我活的呢!她是怎么死的?”蓝凤凰一点儿也不解气的问!

“是被城主亲手杀了的。”楼楠毕恭毕敬的说。

“哈哈,是被娄哥哥亲手杀了的?哈哈,太好了,太妙了!这个贱人这么死的话,就真的是大快人心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蓝凤凰一听这话又高兴了起来,“快给本宫沐浴更衣,本宫要去见见娄哥哥!他肯定很想念本宫了!”

“事实上。”楼楠轻声说,“蓝凤凰,虽然城主下令解除了你的禁闭,可是并没有恢复你的名分,现在你是一个庶民,比丫鬟的地位高一等而已。你还不是本宫,以后也不能用本宫来称呼自己。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在这里住了,你需要换一个房间,换一个跟你的身份相匹配的房间。来人,把蓝姑娘的东西都搬出去,不属于她的东西还留在这里。”

“楠叔,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我不是王妃了?庶民?呵呵,你的耳朵不是有什么毛病吧?我蓝凤凰会是什么庶民?你看我像吗?”蓝凤凰呵呵笑了笑,不敢置信的盯着楼楠,好像他是一个神经病似的。

“不好意思啊蓝姑娘,我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我的脑子还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个命令是老城主下达的,即刻就要执行。来人呐,带上蓝姑娘,来看看她的新住处!”楼楠也有点儿恼火了,蓝凤凰这个冷脾气是跟谁学的呀,怎么讨人嫌她怎么来!

“是!”几个侍卫上去就把蓝凤凰提溜了起来,跟着楼楠来到了一个小破屋跟前。

“就是这里,蓝姑娘,以后这就是您的住处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