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不可思议的原因/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敖麟那一张难以置信的脸,汐月又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了,我知道现在你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设定,不过,难道你还不习惯姐姐我做事的一贯套路吗?”

“牛,服!”敖麟点了点头,忽然笑笑,“那姐,我也要跟你一起玩到底!”

说到这里,他也根本不等汐月反应过来,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将蓝凤凰从桌子上拉了起来,十分强势的说:“喂,蓝凤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敖麟看上的女人了!我警告你,不准你再对其他的男人眉来眼去的,不然,我会很不高兴的!”

这急剧转折性的一幕不但惊呆了蓝凤凰,惊呆了陈平,也惊呆了汐月!

太阳穴都有点儿隐隐作痛了,真的很想上前去狠狠地敲一下敖麟,看看他那个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一个人物存在呢?

“呵呵,这里好热闹啊,大家看起来都挺开心的,在干什么。(www.ziyouge.com)”

在局面失控之前,一道温朗的声音加了进来,将原本就混乱的局面,搅动的越发混乱不堪。

汐月回头去,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妖孽正站在不远处,眉眼盈盈的看向了这边,顿时石化了。

“老张,你是怎么看的门儿,怎么城主大人驾到也不提前通报一声?”汐月扫了一眼站在妖孽身边的老张,面带微笑的说。

老张当然知道主子这是生气了,而且是生大气了,赶紧一溜烟的跑过来禀报:“老奴,老奴实在是拦不住啊。这位爷,这位爷的本事小姐您是知道的,一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老张我也是拼了命才追了上来啊。”

汐月扫了一眼老张那张被汗湿透的老脸,明白他说的不是假话,语气不由得稍微缓和了一些:“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也不怪你,他要想进来,甭说你了,我都拦不住!”

“多谢小姐体谅!”老张擦了擦冷汗,这才将满心的惴惴不安压了下去。

“呵呵,城主,什么风把您的大驾给吹来了呀。”汐月瞬间变换了脸色,扬起一个笑脸,如沐春风一般的迎了上去,却给一边站着的薛治使了个眼色,叫他赶紧去搬救兵去。

薛治心领神会,只是才刚要偷偷转身溜走,却被妖孽轻声喊住:“呵呵,怎么孤一来,薛治你就要走啊。是不是看着孤这张脸,你觉得不舒服?”

“呵呵,哪里,哪里,我,我只是想去入厕,如厕一下子而已。”薛治后背都冒出了冷汗,却还是干巴巴的编造了一个谎言。

“哦,这样啊,正好,破浪也想去如厕,他不知道路,你带他去吧。”妖孽扫了一眼破浪,如是吩咐。

“是。”破浪点了点头,“薛治,请吧。”

“呵呵,咳咳,呵呵呵呵,好,走吧。”薛治呵呵干笑两下子,朝汐月抛了一个爱莫能住的眼神儿,就被破浪“押”走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汐月自然也明白今儿这救兵也不好请了,妖孽这么精明的一个人,今天晚上忽然杀了过来,而且还单枪匹马,搞不好,整个府邸已经被他的人给包围住了。

他来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难不成也是来这里参加这个家宴?

呵呵,汐月觉得,这个理由傻子都不会相信的,更何况是她呢!

不过现在眼看着也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了,索性便大方笑笑,主动邀请:“既来之则安之,来者都是客,城主既然也来了,今天晚上不妨也加入我们的饮宴行列里面,跟大家一通饮美酒吧。”

“好。既然风小姐如此邀请了,那么孤也就不客气了。”妖孽淡淡一笑,那笑容在万千月华之下,直如飞流而下的瀑布,光芒照人!

汐月唇角含笑,不为所动,笑得一脸淡然。

左右立刻有安排了一桌在柿子林中,只是这张桌子摆在了主人不远处的第一尊贵的地方。

毕竟妖孽的身份在那里定了,这样的礼数,还是不得不注意的。

妖孽呵呵一笑,扫了一眼这疏朗清旷的柿子林,唇角微弯:“嗯,倒是别具一份秋的韵味,想必这是出自风小姐之手吧。”

“呵呵,城主真是太过奖了,今日这饮宴的安排,全部出自李芸跟张静初两位姑娘之手,我只不过是稍微增补了一点儿罢了。”汐月并不居功。

“哦,是吗?”妖孽的眼神儿扫过了在那边安坐的李芸跟张静初。

“臣女李芸。”

“臣女张静初。”

“见过城主。”

李芸跟张静初从座位旁站了起来,出席,十分恭敬的行了一个见面礼。

“不必多礼,今儿不过是一场家宴,你我不必拘束这君臣之间的礼数。”妖孽挥了挥袖子,显得相当的随性。

“是。”李芸跟张静初自始至终都不敢抬起头来,一来,对这个城主实在是敬畏多过好奇,二来,她们今晚的目标是陈平,自然不愿意自己被妖孽看中,那到时候就真的是一如宫门深四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了。

幸好妖孽的心思也不在他们俩人身上,随便问了几句话便转移了话题。

这边却说琳琅带着时美菱等人去取什么珍珠玉酿酒,其实根本就没有这种酒,这酒不过是琳琅要糊弄他们几个跟来,瞎编出来的一种酒罢了。

幸好这些人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珍珠玉酿酒,只是跟着琳琅一起往汐月的酒窖走来罢了。

时美菱不知道琳琅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所以一路上都很安分守己,走到中间的位置,一直都低头沉默不语。

琳琅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跟各位侍从们说说笑笑的,其他人都知道她是汐月的心腹,难免不奉承几句,一路上气氛倒是颇为融洽。

琳琅一下子就看出这个时美菱躲躲闪闪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定然有鬼,想了想,便笑笑说:“这位姐姐,你这一路上都不说话,是怎么了呢?是不是嗓子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