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多情总被无情恼/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主子……”雨势越来越大了起来,破浪不得不开口了,因为再这么淋雨下去的话,尤其是秋天的冷雨,铁打的身子都受不了,何况还是主子这样身体一直带着隐痛的病人!

“雨大了,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回慈悲城去吧,风小姐这边的事儿,再从长计议……”

“你说什么。”

那抹大红的背影一下子站在了原地,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侧脸看向他,语气中,似乎带着无尽的萧瑟跟疏离。

破浪的话一下子被噎回了肚子里,不知道为何,看到主子这样沉寂萧瑟的表情,比杀了他还更加让他难过!

主子,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寂萧瑟过呢!

就好像是这一场无边无际的秋雨一样,连绵不断,淫雨霏霏,天与地之间是一片看不见边的雨幕,到处都充斥着一种沉重的宿命感跟绝望感,铅色的阴云笼罩在人的头顶上,叫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幕幕的阴云,跟着一起浸润在这无边的沉重之中。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妖孽的脚步在在那从巨大的海棠花伸出的树枝下停了下来,仰头看着头顶上那一丛丛开的繁盛的秋海棠,不由得伸出修长的手指来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一丛繁花细密交织的海棠花枝。

嫣红的海棠花纷纷坠落,轻轻地洒落在了他鲜红的衣服上,还有她漆黑的发上。

妖孽的唇边绽出一抹清幽的笑,然后便轻轻地倒在了地上。

“主子!”破浪迅即掠了过去,将妖孽的身子搀扶在了手臂之中,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一片青白色,浑身也冰冷的很,就像是一具刚从冰窟里捞出来的死尸一样的冰冷!

破浪轻轻地把手指头放在了妖孽的鼻端,但是却发现他的鼻息极其的微弱,简直就是已经感受不到了!

绝望一下子涌上了破浪的心头,他抱起了妖孽的身体,刚想要发足狂奔,回慈悲城,没想到一抹俏丽的身影已经拦住了他。

“跟我来。”

丹朱不知道何时出现了,撑着一把油纸伞,巴掌大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一双眼睛,黑的像是午夜的星辰,静静的看着破浪,好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

“丹朱……”自从那日破浪亲自打伤了丹朱,指使她流产之后,这还是他们小夫妻第一次相见。

可是这样的见面,却没有起到任何缓解尴尬的作用,但是破浪已经顾不得了,抱着妖孽就跟着丹朱走去。

丹朱带着破浪从一个后门进入,在偌大的院子里怪来拐去的,终于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儿。

“进来吧,这里暂时没有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住。”丹朱打开了柴门,语意沉沉。

破浪点了点头,将妖孽背了进去,却见里面是一个干净的小院儿,里面有五间房子,中间是三间,两边各有一间,小小的一栋院落,虽然不大,但是却收拾的异常整齐,中间只有一颗梧桐树,很大,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落了满地的黄叶,静悄悄的堆积在那里,有一种憔悴的美感。

“你先给他换身干净的衣服吧,我看看他到底怎么了。”丹朱一边说着,一边扔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过来

破浪认得这衣服是他的衣服,原来丹朱一直都保存着,不由得看了丹朱一眼,却见她只是坐在灯下,将小药匣子翻检了出来,一点儿也没看向他的意思。

破浪收起了自己的那种情绪,给妖孽换好了衣服,丹朱过来,给妖孽号脉。

号了半天,丹朱才轻轻叹了口气:“他这病我看不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现在他没事儿,休息休息就好了。只是以后你要找个更高明的大夫给他看。别耽误了。”

“你是说,城主有病?”破浪看向丹朱,询问。

丹朱点了点头:“难道你不知道吗?他的脑袋这里,好像有地方堵着了,需要找人疏通疏通,或者,你可以找找小姐。”

“嗯,等城主醒了之后,我再问问他把。”破浪点了点头说。

“嗯。”丹朱也点了点头,两个人便就再也无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满室的灯烛光。

半天丹朱才站起身来:“你在这里守着他吧,我这里僻静,没人过来,等他醒了你再带他走吧。这里有两把雨伞,你们带着走吧。我先休息了。”

说完也不等破浪答言,便起身到了房间去休息去了。

破浪瞧着她屋子里的烛光灭了,便也不说话,只是屏息聆听她屋子里的动静,看看她是不是真睡了。

一会儿丹朱的呼吸声便放匀称了,破浪知道她真的睡着了,紧绷的情绪也渐渐的舒缓了下来。

妖孽还没苏醒过来,他有了一会儿暂时的个人空间跟时间,不由得身子也跟着慢慢松弛了下来。

这段日子他过的太紧绷了,时时刻刻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虽然这是他的职业要求,虽然他从小到大几乎都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曾经有过的唯一的温情,却让他在这个时候不由自主的犯浑,想起曾经拥有过的一段温暖时光。

那段时光,温暖、松弛、暖心,几乎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一段时光了。

那就是他跟丹朱一起度过的时光,那些为数不多仅有的温暖日子里,他也曾经牵着一个人温暖的手,得到了长久以来从未品尝过的温暖跟柔情。

他曾经还以为那会是天长日久的事情,可是现在想想,他何德何能,可以奢求这样的一个结局?

薄唇缓缓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是在嘲讽自己的不自量力,居然奢求那些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幸福。

灯花爆了一个声响,破浪的手慢慢的滑落下来,却打到了一个东西。

一个小小的笸箩,里面放着早就裁好了的小衣裳,看尺寸都是小孩儿穿的,还有百纳鞋,很小的尺寸,但是做的很用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