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是药三分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丹朱这么一说,汐月立刻走上前去,仔细查看,果然看见那白色的毛巾上已然被墨色的瘀血给染红了。

而且,那墨色的血还在汩汩的往外流,不时还有一些形状不一的血块,夹杂在墨色的血液之中,看着,是有那么点儿恐怖。

丹朱手里的毛巾很快就被墨色的血给染红了,破浪在一边忙递给她新的毛巾来替换,刚要把旧毛巾扔了的时候,却被汐月拦住。

她找来一个锦盒,将那沾染了血的毛巾收集了起来,神态是异样的凝重:“把这个放在这里面,以后可以好好地研究研究,他的脑袋里,到底有什么问题。”

“是。”破浪看到那个小小的锦盒虽然不大,但是却凉飕飕的,不由得有些疑问:“小姐,这怎么还是凉的?”

“哦,锦盒的四壁都被我掏空了,里面随时放有冰块,用冰块来保鲜,否则血液很快就会凝结变质,到时候就失去了研究的价值了。”汐月很淡定的说着,一边穿上天蚕丝的手套,将那几块染了血的毛巾,轻轻地放在了小锦盒中,然后再用一把精致的银质小锁给锁了起来。

“小姐,您,您快过来了看看,不好了,不好了……”丹朱的惊呼声引起了汐月的注意,她赶紧走过去一看,立刻知道丹朱所说的“不好了”的意思。

只见那块毛巾上空空如也,雪白一片,什么都没有,连一点点的血迹也没有。

刚才还出了那么多的血,而且还都是血块的瘀血,一眨眼的功夫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点儿鲜血都没有,不对劲,不对劲,肯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汐月神色凝重,走上前去,仔细检查了一下妖孽苍白的脸色,还有他紧紧闭起来的眼睑。

摸了摸他的脉搏,汐月皱了皱眉:“奇怪,怎么心跳的这样缓慢?几乎都不跳了。奇怪。奇怪,按理说,放了血,身体内的血压应该下来,血流的速度会更快,而心跳也会更快的。除非……”

她喃喃自语,眼睛一下子锐利的盯着妖孽的头部看,然后一下子将手指头狠狠地按在了他的头顶的涌泉穴上,凝神静息,好像在搜寻什么一样。

丹朱跟破浪都在一边站着,不敢吭声,唯恐打扰了她的治疗工作。

终于,忽然她厉声道:“丹朱,快去将我的药箱子最里面的那一层打开,把里面的东西,给我拿过来,快!”

“是!”丹朱虽然被她严厉的口气吓了一大跳,但是还是迅速将药匣子最里面的那一层打开,不过在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却还是吓了一跳!

只见里面爬满了狰狞的虫子,软软的,挪动来挪动去,看起来恶心极了!

丹朱知道汐月是一个天纵奇才的人,她的东西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平凡人所能理解的,所以尽管觉得无比恶心,还是捧着这个装满了软体动物的匣子,来到了汐月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这下子连破浪都有点儿不淡定了,怎么,怎么治个病还需要用这种丑陋恐怖的东西?

“水蛭。”汐月简练的扔了两个字,就算是答案了,然后将伸手捏起了一只肥嘟嘟的水蛭,将水蛭放在了妖孽耳朵后的伤口处,那水蛭是最喜欢血的动物,一闻到人血的味道,立刻疯了一样的朝着伤口里面钻了进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血肉模糊的伤口里面!

“小姐,这,这妥当吗?”尽管对汐月的医术有一百二十万个放心,可是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丹朱还是有些愕然了,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把剩下的水蛭全都给我。”汐月没理会她,而是神色凝重的一直盯着妖孽耳朵后的那伤口,刚才钻进去的那只水蛭已经在妖孽身体里面蠕动了,隔着薄薄的表皮肌肤,能看得出它运动的轨迹。

眼看着那水蛭顺着妖孽的脖子往下钻去,汐月上前,一把撕开了妖孽上身的衣服,把他精壮的上半身全都裸露了出来。

“呀。”丹朱轻轻呀了一声,努力想要保持镇定,但是却还是稍微露了怯。

“水蛭。”汐月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好像在怪她的不专业。

“我来吧。丹朱,你先去外面守着,这里我来配合就好了。”破浪始终还是一个大男人主义者,尽管是对着自己主子的裸体,他还是很介意自己的女人看到别的男人的身体的。

“好。”丹朱点了点头,乖顺的出去了,破浪将剩下的水蛭递给汐月,汐月再次用手小心翼翼的捻起了一只肥嘟嘟的水蛭,目光中居然闪露出一种欢喜的意思来,“小白,你要好好的表现,待会全都看你的啦。”

说完,汐月就微笑着,将那只看起来无比丑陋无比狰狞的水蛭,放在了妖孽的另一边伤口里

那肥嘟嘟的虫子扭了扭身子,三下两下就钻了进去,接下来汐月便又放了大概数十只水蛭进了妖孽的身体内部,当然了,为了配合她,破浪不得不把妖孽的裤子也给扒了……

于是,他尊贵无比的主子,浑身上下就只有一条可怜兮兮的内裤穿在身上,其他的部分,全都坦露在了汐月的面前。

破浪觑了觑汐月那无比淡定的神色,在心里再一次赞叹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幸亏没有继续对这个女人痴迷下去,不然她总是这样看尽全天下男人的裸体,他作为一个男人真的是无法容忍!

还是丹朱好啊,端庄大方能持家而且品格还端正,最重要的是看着很正常啊不像某人……

“我要吃辣椒炒猪大肠。”

破浪正在心里腹诽不已的时候,耳边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他顿了顿,有点儿跟不上汐月的节奏:“哎?”

“没听见吗?我说,我要吃辣椒炒猪大肠。辣椒要那种狠辣狠辣的辣椒,猪大肠要肥一些的,但是要处理的干干净净的,还有,给我来一个家常小炒肉。”汐月看着破浪,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