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棒棒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耶……”丹朱呵呵两声,实在是不忍心让汐月的心情受到任何的影响,不过私下里就有些可怜妖孽还有破浪了。

没办法,谁叫你们碰到的是我们小姐捏。

这么天马行空的女子,是不会甘心被任何人约束的。而且你永远也别想了解她的想法,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那小小的脑袋瓜子里,装的是什么。

“好了,吃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汐月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那妖孽怎么办。”丹朱看了一眼还裸着身体的妖孽,有些担心的问。

“待会我把水蛭取出来,然后带回去。”汐月淡淡的说,然后将水蛭全都取了出来,一个个水蛭吸饱了脓血,身子都变得胖胖的,不过它们也真的是很听汐月的话,居然一个个慢悠悠的从妖孽的体内爬了出来,汐月数了数数目,对得上,便将水蛭们十分珍惜的放回了匣子里,然后和上药箱,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因为她是很秘密的来的,所以走的时候自然也需要很秘密的走。

破浪和丹朱就没有去送她,所以他们也都不知道,才刚出了慈悲城,汐月的神色就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

她施展轻功,几乎是片刻都不耽误的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然后一下子扎进了自己的实验室里。

这个实验室还是她当初建造府邸的时候,就特别要求工匠们打造的,实验室位于一个隐秘的所在,是一个地下室,地下室内是一个恒温的装置,四周设置了一种可以保持恒定温度的墙壁,里面填充了特殊的恒温无知,所以使得整个实验室内的温度可以一直保持在零度左右。

这是一个最适宜的温度,无论是保存培养皿还是进行什么手术,或者是研究什么实验,都可以在这里完美的进行。

而且的保密措施也十分之好,除了汐月,没有人能打开这里精密而繁杂的机关。

汐月打开了机关,然后关上了大门,自己进入到实验室中,将水蛭用镊子夹了出来,放在了矿泉水之中。

水蛭遇到了清水,就开始置换体内的脏血,这样,那些被水蛭吸收的脏血就全都吐了出来。

汐月看着寒冰玉打造的盆子里面那血一点点的浓重起来,眼神儿,也渐渐变得越发深沉了起来。

之前那毛巾里面收集的血样,虽然能够代表一些东西,但是这些水蛭却能钻进妖孽的体内,将身体内部最深层的病灶暴露出来,所以这些血样,才是最值得研究的东西。

刚才在慈悲城里,虽然破浪跟丹朱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她却不能说。一来那毕竟是慈悲城,隔墙有耳。

二来,那里的各种设备也不具足,水蛭采集的血液,必须要趁着新鲜尽早处理,否则,就失去了研究的价值了。

不过,根据她现在看到的情形,她基本可以推断出来,那就是,妖孽的身体里,绝对是存在某一种她都无法解释的问题

她将吐完了的水蛭清洗干净,重新放回了培养皿中,然后聚精会神的研究那些血液采样。

结果发现这些水蛭带出来的东西,真的是很精彩。

汐月走后,破浪跟丹朱有一阵大眼瞪小眼的过程,但是很快,他俩就被妖孽给打断了。

“这,这是哪里,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妖孽苏醒了过来,捧着头,十分头疼的样子

“主子,您醒了?”破浪赶紧上前去,用毯子将妖孽裸露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这是什么?”妖孽很快发现了自己身体上被画满的红色圆圈,有些不明所以。

“咳咳,没,没什么……”破浪发现解释这个问题,有些吃力。

“我的耳朵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妖孽伸手摸了摸耳朵后面,摸到了一手鲜血,眼睛十分严厉的看向了破浪,“破浪,你老实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主子。”破浪见瞒不住了,于是跪了下来,“请主子原谅破浪擅自做主,刚才主子您忽然病倒,情况十分危急,丹朱给您施针,但是却不见丝毫的好转,所以,所以破浪只好去将风小姐请了来。”

“风小姐?你是说,阿鸾?”妖孽听到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居然是阿鸾两个字。

丹朱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细微的地方,不由得扫了妖孽一眼,试探道:“城主,您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妖孽皱了皱眉,稍微摇晃了一下脑袋,却只觉得那里无比的疼痛,“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疼……”

“主子,您要不要紧,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破浪见妖孽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不由得上前去扶住了他。

“嗯,也好。”妖孽想必很是难受,所以也没有拒绝,只是在破浪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然后来到了外面。

“算了,还是稍微坐坐再回去吧。免得又叫人起疑心。”妖孽淡淡的说。

“是。”破浪点了点头,于是妖孽跟破浪丹朱重新坐了下来,丹朱给妖孽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白色米汤,“城主,您喝点这个吧,这是米汤,最养人的。”

“嗯,多谢。”妖孽接过了那碗热气腾腾的米汤,出口的两个字却让破浪跟丹朱相互对视了一眼。

变得有礼貌了?脾气这么好了?难道现在妖孽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吗?

两个人虽然心里了然,可是嘴巴上却不说出来,妖孽喝完了那碗米汤,叹了口气:“舒服多了。”

“我再去煮一碗红豆沙汤圆。”丹朱说着便下去了,给破浪跟妖孽留出空间来。

她一走,妖孽便看向破浪:“你说,阿,风小姐来这里给我看病,可是真的?”

“嗯,是的。”破浪还是很简练的回答。

“嗯。”妖孽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上了桌子,那双凤眸静静的看着外面的雨幕,半天才说,“那她,可曾说了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