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丹朱,你还是太嫩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城主,我真的是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不救下来那个顾横波?你的心难道是铁石心肠吗?见到那些官员这么欺负一个弱质女流,难道你就一点儿都没有恻隐之心?”丹朱看着妖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姐真的是白白喜欢这个负心汉这么多年了!眼前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个人,而是个妖魔!是鬼怪!

不过相对于丹朱的怒气十足,妖孽就显得过于淡定了一些,淡定的好像,一点儿也不把丹朱的指责放在心上一样。

见妖孽没有半点儿反应,丹朱简直快要气炸肺了,越想越生气,不由得对着车夫喊了一声:“停车,我要下车!”

“叫她下去吧。”没想到,妖孽不但没拦着她,反而轻扯了一下唇角,笑得很是淡然的样子。

“是。”车夫很恭敬的停下了马车,掀开了车帘,丹朱从里面跳了下来,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暗巷里,四周都是高墙,十分冷寂的样子。

“这是,哪里?”丹朱环视了一下四周,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处高楼,现在她们显然正在高楼的后面那条街上,所以前面虽然很是热闹,这里却很冷寂,只有一两只在垃圾堆里找食的野猫,在黑夜中闪动着绿油油的光芒。

妖孽跟破浪也下了车来,看到这一幕,笑了笑:“丹朱,你这么聪明,难道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这是……”丹朱蹙眉,觉得眼熟,稍微一思索便辨认出来了,“这是,这是醉花楼的后街?”

“聪明,你是怎么知道这是醉花楼的后街的。”妖孽赞许的轻轻点了点头,笑笑问。

“很简单,第一,前面这歌舞升平的,除了醉花楼,还有哪个地方能在夜晚如此的热闹喧哗?第二,就是这里的垃圾堆里,全都是剩下的好鸡好鱼好鸭子,除了酒楼,其他地方也不会有这么多好吃的剩菜。第三就是,这里的垃圾里还有不少的残余的脂粉还有一些女人家私密的东西,根据这三点我推断,这应该是醉花楼的后街。只是不知道,城主为什么忽然带我们来到这里。”丹朱扫了一眼眼前的景物,不解的看向妖孽。

妖孽淡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身子忽然轻盈的飞了上去,丹朱一惊,破浪也已经将她抱了上去。

他们三个人轻轻地落在了外面的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上,梧桐叶子十分浓密,足以遮挡住他们的身影。而且,屋子里的人,显然也没有料到刚刚仓促而出的三个人,现在居然偷偷的藏身在屋子外面的枝桠上。

“这是……”丹朱看到那一幕幕的粉红色的珠帘,有些了然,却不由得还是想问,却被破浪给用手指轻轻地堵住了嘴巴,“嘘,你先看看再说。”

“嗯。”丹朱点了点头,依偎在破浪温暖的怀抱中,跟着他看向了刚才离开的屋子里,也就是顾横波的屋子。

奇怪的是,刚才还对顾横波要打要杀的几个大人们,此刻却全都衣冠楚楚的坐在了里屋的小圆桌旁,而旁边,则是站着顾横波跟张妈妈。

现在他们几个人的气氛有些凝重,说要让顾横波伺候的几位大臣们的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而且脸色凝重的根本不像是要办事的样子。

丹朱立刻明白了过来:“好啊,原来他们几个是一伙的,早就串通好了,刚才做那个样子出来,无非是想试探试探咱们的底细。”

“嗯,所以我跟主子刚才才一直没有出手,不但没有出手,连话都很少说。就是怕被他们几个认出来,产生怀疑,打草惊蛇。”破浪低声说。

丹朱羞得脸都烧红了,忍不住轻轻地捶了破浪一下:“好啊,你们主仆二人倒好,把我当成是筏子推出去叫人笑话!其实你们自己却躲在我的身后,静观其变呀,我说你们今天晚上见到那么多的美女怎么那么镇定啊。我还真的以为你们是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呢!原来,哼!”

“冤枉啊,有你一个就够了,再多女人不是更多的麻烦,你一个我都搞不定了。”破浪这孩子就是喜欢说实话。

丹朱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决定还是先仔细观察一下屋子的情形。

却见屋子里,顾横波没有了刚才那个小心翼翼楚楚可怜的劲儿,反而显得很是大姐大的范儿:“刚才的那三个年轻的公子,你们几个当真没见过?也没有任何印象?”

“确实没见过,不过按理说,生人进出慈悲城,我们都应该知道才是,毕竟慈悲城也不是那么好进的,而且最近也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新人来啊。这几个公子出手这么阔绰,按理说我们都应该注意到才是啊。”刚才那个嚣张的郭淮春,此刻却一脸的惶恐的样子。

“哼,真是没用!”顾横波一下子将桌子上的茶杯扫落在了地上,美眸凶狠,“用得着你们的时候,你们就跟废物饭桶没什么两样!如果这样下去,我看你们那什么跟主子交差!”

“横波,您老人家可大人有大量,千万多担待这么一次,千万别告诉主子。看在咱们合作这么多年的份上,千万别告诉他老人家啊。”黄金桂怂不拉吉的说,一脸的求爷爷告奶奶的神情。

“哼,你们这些日子闯的祸难道还少吗?主子本就对你们不满意到了极点,今天晚上闹出了这样大的一件事,他老人家怎么会不知道?”顾横波的范儿很足的样子,那几个大人看起来无比惧怕的样子,居然都跪在了她的脚下。

“横波,你就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放过我们一马吧,再说了,刚才那么试探那几个人,他们也没什么异常啊,或许就真的只是三个过路客也说不定啊。”几个大臣们哆哆嗦嗦的说。

顾横波点了点头,强压下了一口气的样子:“行了,今儿这事儿我就先压了下来,在主子的面前,我也只说不知道就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