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你的任务/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恐怕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幕后主事人,竟然会是轩辕雅兰。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ziyOuge.com

连妖孽,也不会想到!

“主公,那一步,我该如何做。请主公明示。”顾横波问。

“很简单,他不是要你报告冷秋蝉的事儿吗?你就跟他报告,一五一十的报告。只是,这报告,是你自己捏造的而已,当然,这件事也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呢?”轩辕雅兰淡然一笑,色如晓月之花。

“好,属下知道了。”顾横波点了点头,起身退了出去。

轩辕雅兰继续留在密室之中,这密室很宽敞,里面的摆设也都十分的完备,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但是轩辕雅兰的目标可不是在这里当一辈子不见天日的缩头乌龟,她的目标很明确,当一个幕后的人,凭借顾横波还有她之前打下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她相信,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的就将慈悲城翻一个天来!

之前,她也是这么做的,不也成功了么。

现在,她不过是复制当年的那种盛况罢了。

她相信,属于她轩辕雅兰的时代,即将展开新的篇章!

唇边浮现一丝骄傲的冷笑,轩辕雅兰将目光投向了墙壁上挂的一张版图,那是慈悲城的地图,她相信不远的将来,这个地方,就会彻彻底底的归她统治!

而在另一边,林月如却有些头疼了起来,因为汐月的忽然造访,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大小姐,今儿不知道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林月如赶紧陪着笑脸上去,将汐月迎接了进来。

“怎么,不欢迎?不欢迎的话,那么就请花蕊夫人搬出风之谷吧。毕竟,这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汐月依然十分犀利,半分不让。

“呵呵,小姐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林月如被汐月这么一说,心里恨得不得了,脸上却依然笑意满面,“谷主,您瞧瞧小姐,怕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了,闹别扭呢。”

这么一说就直接将所有人的关注点转移到了汐月的肚子上,汐月冷冷一笑,呵呵,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挺欠揍的!

不过现在她也不用着急跟她有什么不对付的了,因为很快,顾横波那个狠角色就会杀出来,对付林月如了。

她,拭目以待!

听到林月如的话,风羡离的目光不免的在汐月的肚子上打了一转:“月儿,月如说得对,你这个肚子,真的是不能再等了。不然。”

“呵呵,不然怎么了,不然就妨碍我嫁出去对吗?”汐月冷然一笑,“爹,你的女儿我没有男人呢,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甚至,更好!所以,无论有没有父亲,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一样可以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这点,爹爹你就无需担心了。”

“混账!岂能让我的外孙成为一个没有爹爹的野孩子?罢了罢了,这件事爹不跟你争论了,这几天,来参加比武大会的人就会陆续到来了,你准备准备吧。”风羡离起身离去,只剩下汐月跟林月如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汐月,不是你爹说你,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应该知道疼惜自己的爹爹了。你爹爹刚才所说的,都是为了你好。”林月如呵呵笑了笑说,“要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先下去了,你爹那边还需要我的照顾。”

林月如是一刻也不想跟汐月单独呆在一起,不然又不知道她要如何的修整自己。

“呵呵,花蕊夫人,不知道为什么,近来我的腿找个地方一直有点儿酸疼,我听说夫人这里的推拿技术很好,就麻烦夫人给我推拿推拿了。”汐月淡淡一笑,看向林月如说。

林月如虽然恨得不行,可是却没有办法,只好折回身来,给汐月推拿按摩。

这一下子就一直折腾了大半天,等到林月如终于被恩准离开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被折磨的失去知觉,毫无感觉了。

这下子,林月如就真的是火大了。

“哐当”一声,林月如将手里的茶碗摔了个粉碎!

丫鬟们跪了一地,全都十分惧怕的跪在那里发抖。

“滚滚滚,全都给我滚!看到你们就来气,一个个只会跪在这里!滚!”林月如十分生气,一下子将那些奴才们全都赶了出去!

“是。”丫鬟们不敢吭声,只好起身离开,留下林月如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风汐月!你这个贱人!总有一天……”林月如发狠的话还没说完呢,窗外就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请问,这里是风之谷吗?”

林月如一下子警觉了,从窗外看去,却见是一个女人站在外面,手里拿着一张拜帖,但是最重点的是,她的头上居然还蒙着一层白纱。

只有那些会作的女人才会这么打扮,林月如心头警铃大响,刚要出去,已经晚了。

因为汐月已经施施然的走了过去,非常和蔼道:“这位姑娘,这里就是风之谷,请问姑娘有什么事儿吗?”

“哦,想必您就是风之谷的大小姐风汐月吧,我是顾横波,今儿来找谷主,有事想问。”顾横波笑了笑,将脸上的白纱揭了下来,一张十分完美的脸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顾横波满意的看到众人对她容貌的赞叹和反应,略微矜持的看向了汐月:“请问,汐月小姐,您爹爹在吗?”

“呵呵,不好意思,谷主刚刚睡下了,今儿不方便见客。姑娘若是有什么身体不舒服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好了,月如也可以帮姑娘诊断诊断。”林月如再也按捺不住了,直接从屋子里出来,很不客气的盯着顾横波说。

顾横波淡淡一笑,扫了一眼林月如,立刻认出了她就是林月如了。

“呵呵,这不是花蕊夫人吗?人常说花蕊夫人人如其名,今儿一见,真的是人如其名啊,真的是人比花娇,人比花美啊。”顾横波淡然一笑,施施然行了一个礼,“横波,见过花蕊夫人了。刚才听到夫人如此好意,只是不好意思,横波不能接受夫人的美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