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难道是顾姑娘嫌弃本人的医术不好。言情小说无弹窗无广告阅读”林月如的话语里带着森然的冷意,逼问。

“呵呵,花蕊夫人您真的是多虑了,夫人的医术想必也是得到了谷主的亲手传授,只是,横波这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药医罢了。”顾横波说完,便不再理睬林月如,转而向汐月,“风小姐,请问您可否带着横波见一下您的父亲呢?”

“可以,当然可以。”汐月乐的见她俩掐架起来,十分雷锋的点了点头,带着顾横波就往老爹的房间走去。

林月如当然不甘落后,赶紧跟了上去,汐月把她们放在那里之后,便出来了。

脸上,还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呵呵,这下子真的是狗咬狗一嘴毛了。”琳琅笑笑,眼中闪过一阵狡黠的笑容,“小姐,您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呵呵,聪明,不是故意的,我会费这么大的劲儿?”汐月笑着敲了敲琳琅的头,“林月如这日子过的太安逸了,虽然我很相信自己的老爹的英明神武,但是,也得找个人来拖着她,省的她到时候更加猖狂。空下来的时间,咱们好去做咱么自己的事儿。”

“什么事儿啊,小姐。”琳琅好奇的问。

汐月顿了顿:“比武大赛的事儿。”

说曹操就是曹操到啊,汐月这才出了风之谷的门,就看见慈悲城那边来了一群极其豪华辉煌的车队,那些车队十分井然有序,虽然有一百多辆,但是却一点儿错也没有出,甚至连一声咳嗽也听不到。

“奇怪,这是谁家的车队,怎么之前从未见过?”琳琅看了一眼那些车队,看向汐月,却见她的脸色有些凝重。

“西昆仑。呵呵,难道说,我风汐月小小的一个比武招亲,居然连西昆仑的人也惊动了?真是叫我受宠若惊啊。”汐月扬声笑了笑。

“西昆仑,那是哪里?”琳琅问。

“西牛贺洲。”汐月的眉头越皱越紧,“东胜神州、北俱芦洲,南瞻部洲,还有西牛贺洲。世界,分为这四个大洲。我们是在东胜神州,而西昆仑,就是在西牛贺洲。”

“四个大洲,琳琅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个说法呀。”琳琅彻底蒙圈了,“还以为,慈悲城就是最大的地方呢,就是天下的中心呢。”

“呵呵,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其实,这四大洲其他的人,我也是从未见到过,只是从古书上看到过而已。原本我也以为那不过是上古的一个神话传说罢了,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居然都是真的。知道我为什么能认出这是西牛贺洲的东西吗?”汐月问琳琅。

琳琅摇了摇头:“不知道。”

“因为凤凰。”汐月笑了笑,神色越加变得冷寂起来,琳琅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却一下子惊呆在了原地!

只见一只巨大的辉煌的神鸟,正从西天方向徐徐飞来,那只巨大的神鸟身披五色之色,身后似乎有着五彩的祥光,那神鸟轻轻挥动着翅膀,只见漫天的云彩瞬间变成了辉煌的五彩斑斓的颜色!

那神鸟张嘴鸣叫一声,天地都为之震动不已,慈悲城的人虽然见多识广,可是见到这一只发明神鸟居然就在自己的头顶出现,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个别人,已经跪了下去。

“神天之凤,百鸟之王,呵呵,连凤凰都出动了,看样子我风汐月的面子,还真的是不小呐。”汐月从最初的震惊过后,现在已经变得无比的镇定,看的琳琅佩服不已!

“小姐,你,你都不害怕?”琳琅躲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看一眼那巨大的神鸟在自己的头顶盘旋。

“怕?怕什么?凤凰出世,那是大吉大利的兆头。”汐月淡然一笑,主动走了出去,运用内力,朝着半空道,“西王母,人都已经来了,为何还在凤凰之上躲着?您的出场方式已经引起了全城轰动,还是暂且下来吧。我是风汐月,家里备有好茶好果子,请王母下来一聚。”

“呵呵,你是风羡离的女儿风汐月?”一道极其慈祥好听的声音从半空中徐徐传来,伴随着而来的,是一个极其好看的中年女子。

只见她穿了一件十分辉煌的宫装,那仪容那威严,真的就是西王母再来。

当她踏着五彩锦云下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免被她的气度雍容华贵给深深折服了,全都拜服在地,唯有汐月,只是淡然一笑,微微行了一个屈膝礼。

她这样的倨傲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已经是大不敬,所以跟在西王母身边的两个童子不由得恼火:“大胆凡人,见了西王母还不下跪?”

“呵呵,金吒木吒,休得无礼,这位风小姐是我昔日老友羡离的女儿,千万不可对她无礼。”西王母曦华笑着说。

“是。”金吒木吒被呵斥一声,立刻退了下去。

汐月微微挑眉:能被西王母亲切的成为羡离,她不得不怀疑自己老爹是否跟眼前这个神仙发生过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史料记载,西王母曦华可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传统女人,而是一个个性十分奔放的现代女性。

曾经襄王就被西王母勾搭的魂牵梦萦,可是襄王很可能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魅力,所以他就算想死了,西王母也没有见他一面。不过,西王母的风流韵事,因此得以广传天下。

自己的老爹,也是一个风流情种,难道,他们俩真的有过什么?

想到这里,汐月不由得扬起一个笑容,试探的问:“殿下,请问您跟我的爹爹风羡离很熟悉吗?”

“呵呵,岂止是熟悉啊。”曦华扬起一个妩媚的笑容,看得人神魂颠倒,“我这次来,就是来见见这个负心汉,看看他当年为何要抛下西牛贺洲的破天富贵,非要回到这破慈悲城来不可!是不是有什么女人,勾的他不能自已,所以他才心心念念的要回来。哼!”

“哦,原来是这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