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萧媚媚这样的美女,是不会安分的,所以当她出现在了城中最好的客栈面前的时候,她那勾魂眼睛一勾,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风羡离,当然了,还有其他的男人。/class-2-1.html

要说海皇因塞冬还有银赫,以及雪朗等男人也不是不出色,但是萧媚媚就是有本事,一下子就看出了这里面到底哪个男人最有魅力,也最有女人缘。

不要问她为什么,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身为一个顶级的女人,萧媚媚无师自通的拥有着跟男人勾搭以及判断哪个男人比较有勾搭的价值以及好勾搭的本领。

这一刻,她的猎物是,风羡离。

勾魂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坐在中央的英伟男人,萧媚媚的烈焰红唇轻轻地挑动一个淡淡的微笑。

她不是什么处女或者是清纯少女了,自然也看得懂男人眼中那深层次的欲望。

比如眼前这个男人把,看着是人五人六的,但是萧媚媚一眼就看出了,在他那副冠冕堂皇的外表之下,掩藏的是一颗注定不会安分的心。

不信就瞧瞧围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吧!萧媚媚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自然能感受到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

想想就是好笑,这些女人真的是大惊小怪的,难道不知道要拴住一个男人,绝对不能凭借嫉妒或者是任何形式的束缚吗?

以为这样瞪着她,她就可以退后了?

真的是想的太天真了!

她们越是如此的保护这个男人呢,萧媚媚就越是想去尝尝这个男人的味道,是不是也如同他眼中的欲望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迷人!

想到这里,萧媚媚便笑了笑,走上前去,妖娆的腰肢轻轻扭动出叫男人心恋的频率。

“呵呵,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从遥远的天竺国来的客人,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包涵。”

妖媚的声音如同海草一样,将风羡离的心一下一下轻轻地撩拨起来。

他知道现在这个场合可不允许他勾三搭四的,尤其还有自己的女儿在场,但是骨子里那种拈花惹草的劲儿,他就是改不了。

眼前的这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女人,大胆而风骚,热情火辣,跟他以往接触的种种女人又不一样!

身为花丛情圣的风羡离,又如何能拒绝眼前这一个风骚尤物呢?

所以赶在所有人之前,他便站了起来,翩然一笑,温文尔雅:“哦,原来是天竺国来的客人啊,真的是稀客稀客!既然远到都是客,姑娘就请坐下来吧,风某人正在举行宴会,姑娘要是不嫌弃,就坐下来喝一杯水酒吧。来人,倒酒。”

风羡离这话一出口,汐月在一边就无力的翻了翻白眼。

不用问,甚至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老爹的这颗不安分的老心,又开始噗通噗通的跳个没完了!

轻轻地扫了扫坐在一边的曹曦华,却见她那张绝色容颜果然黯淡了下来。

不由得在心里啧啧两声:长得再美,身份再高贵又如何?女人啊,即便是西王母,也根本无法战胜男人骨子里拈花惹草的天性呵!

曹曦华啊曹曦华,我要是你,我早八辈子就不理会风羡离这茬了,你说你什么男人不去找,偏偏找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

虽然风羡离是自己的老爹没错,但是汐月觉得,有这么一个花心老爹,可不是什么太光荣的事儿。

谁能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一家子的人拖家带口的找上门来,说这是自己的老爹在外面欠下的风流债?

汐月真的不相信自己会是老爹唯一的种,就他老爹这风骚的脾气,不在外面留下十几个兄弟姐妹,汐月都觉得不可思议!

区别只在于人家现在找没找上门来而已罢了。

时间早晚的问题!

所以汐月现在真的觉得,喜欢自己的男人可能都是一些怪胎,因为她还从来没有看到,喜欢自己的男人三心两意的呢!

从娄、云梵、欧阳智再到薛治,一个个都好像全都是收好了身心,保持身心的清白干净,只是爱她一个人。

所以到现在为止,汐月都觉得一个女人如果真的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的话,那么第一就是坚决不能惯着男人。

君不知,男人就是这样的下半身动物,大脑其实简单的很,身体十分遵从自己的动物本性。

要让一个男人从一而终,很简单,那就是要不断的给他制造难题,叫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女人离开了自己,不但可以活的很好,而且,只会更好!

这样男人才会有紧迫感,无法抓住无法掌控的女人才能带给他们时时刻刻的新鲜感。如果一个女人显得太过痴情的话,那么她除了会让男人产生一种她真的很好骗到的幻觉,还会纵容男人骨子里的那种劣根性!

反正女人已经对他如此的痴情不二的,那么他就会无限的挑战女人的底线,包括一次次的出轨。

汐月冷眼旁观,自然看得出来自己的老爹在众多女人群中周旋但是却能无往不利的秘密。

哎,老爹啊老爹,你欠了这么多的风流债,女儿真的是粉担心粉担心,以后你这些风流债,还要女儿来给你还啊!

但是这些道理汐月是没有办法跟风羡离讲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说了,人家风羡离那么多的情人啊老婆啊都没说个屁了,你一个外人,说个屁说!

所以汐月相当聪明的三缄其口,只是含笑斟了一杯酒,看着眼前这一幕闹剧,就只当是下酒菜了!

这边萧媚媚已经媚笑着接过了风羡离手里的酒杯,就着上面的印记喝了一口,笑得妩媚婉转:“不知道阁下的姓名是什么?我是萧媚媚,天竺女儿国的国主。”

“哦,原来是萧国主啊,失敬失敬,萧国主快请上座。来人,快给萧国主准备一副碗筷!”风羡离上下左右的扫了一眼萧媚媚,忙笑笑说。

萧媚媚也丝毫不知道客气是何物一般,毫不客气的就坐下了,当然,正好坐在了汐月跟曹曦华的中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