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政治联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媚媚冷哼了一声:“我是天竺国的公主,身份贵不可言,一个妾而已,给我提鞋都不配,这样的女人不配我给面子!”

林月如脸蛋气得通红,泫然欲泣的看了一眼风羡离:“公主如此羞辱品如,品如自知身份比不上公主,但是月如是谷主的人,俗话说的好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如此作践月如,就是不给老爷面子!”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汐月在心里赞叹道,怪不得能入了她那便宜老爹的眼呢!

风羡离一脸不满的看着萧媚媚:“今天是风某人大宴天下群雄的日子,难道公主要砸了在下的场子么?”

萧媚媚阅历丰富,也是能屈能伸之人,听了风羡离的不满之言,娇嗲的一笑:“风先生言笑了,媚媚怎敢砸您的场子,竟然这位是您的心爱之人,媚媚今天就敬她一杯酒!”

她说完端起身前的一杯酒,朝着林月如一拱手:“花蕊夫人,请!”

林月如很大度的微微一笑,纤纤玉手缓缓的从用金线绣满祥云的的衣袖中伸出来。/class-0-1.html

她的手轻轻的虚虚握住酒杯,萧媚媚很自然的就放开了手。

那杯子瞬间就掉了下来,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杯子再掉到地上之后,瞬间就碎裂成了两半,酒水流出来,瞬间就冒出一股白烟。

这酒有毒。

原本还娇滴滴的林月如瞬间就变了脸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很快速的扇了萧媚媚一个耳光,用之能萧媚媚才能听见的音调说道:“贱人,你敢打我?”

萧媚媚是天竺的公主,从小到大万人捧月,即使她的父皇母后都没有打过她,现在竟然被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妾给打了,还被骂作贱人。

她不是林月如,这口气,她咽不下去,几乎只是瞬间,她手中不知合适幻化出一条赤练蛇,那蛇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林月如扑去。

林月如大惊失色,慌忙的朝后退去,但是她的速度哪里敢的上赤练蛇的速度,眼看着那赤练蛇就要咬上她的脸。

林月如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那小蛇瞬间话成了两段,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听到众人的惊呼声,林月如才敢睁开眼睛,原来在这关键时刻是风羡离出手,杀了赤练蛇救了林月如。

“你……”萧媚媚怒气冲冲的看着风羡离。

风羡离淡淡的和她回视,一点内疚的表情都没有。

林月如见状,水汪汪的魅眼一转,纤细白皙的手指捂住胸口,娇弱的扑进风羡离的怀里,装模作样的叫道:“谷主,人家好怕,那蛇实在是太可怕了!”

风羡离的大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算是无声的安慰。

萧媚媚怒气冲天,原本就不白皙的脸蛋,此刻被气成了紫红色。

她很想动手杀了那个贱人,但是她也很明白,以自己的那点身手,根本就不是风羡离的对手,很显然,风羡离是护着那个女人的。

大厅的气氛瞬间就陷入了僵局。

“呵呵。”海皇因塞冬看到眼前这一幕,冷冷一笑,笑容里带着几多嘲讽的意思,“原本皇还在羡慕谷主有齐人之福呢,可是没想到原来这些柔情蜜意也不是这么便宜能得到的!呵呵!”

因塞冬这话分明就是在嘲笑风羡离的风流多情,现在遭到了报应了吧,但是风羡离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当回事儿。

倒是坐在一边的汐月看闹成这个样子,赶紧打打圆场。

并不是她多么的好心,同情林月如或者是萧媚媚。而是,如果这场戏就这么轻易的完结了的话,那么她要去哪里找乐趣?

闷了这么多天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场宴会,她又怎么可能不好好的借着这个机会乐呵乐呵?那她也未免太傻了吧!再说了她老爹费劲巴拉的组织了这么多的人来给她比武招亲,事先呢,也没征求她这个做女儿的任何意见。

所以现在她好好的消遣消遣老爹这些路边野花们,相信老爹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吧!

想到这里,汐月便呵呵笑笑,嫩嫩的小脸蛋上带着一抹灿烂的笑容,对明显是气坏了的萧媚媚说:“萧国主,让您见笑了!没办法,花蕊夫人毕竟跟我老爹相差的年纪太大了,人家都说老夫最容易疼爱少妻了,想必您也懂得这么道理吧。今儿就看到我风汐月的面子上,原谅花蕊夫人一次吧”

听到风汐月这么说,风羡离跟林月如都有些意外的抬起头来,看向汐月。

没办法,主要就是汐月之前针对林月如都针对习惯了,偶尔不针对了吧,风羡离还有些不习惯了。

你说人贱不贱?人汐月对你不好的时候把,你就嚷嚷着要对林月如好点儿,现在对你好了吧,你反而觉得承受不住了?

“呵呵,原谅她?我为什么要原谅她?”萧媚媚得理不饶人,“那赤练蛇,可是我辛辛苦苦培养了这么多年的!现在居然让她给弄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必须要给我的赤练蛇偿命!来人呐!把这个小贱人给我拿下!”

“是!”

她一声令下,立刻围了好几十个天竺国的美女上来,准备要动手!

“呵呵,萧国主,今儿是人家风谷主亲自设下的酒宴,如果你这么贸然动手的话,是不是有点儿太不见外了?”海皇因塞冬本来不想管这些闲事儿,可是想想自己是带着儿子来比武招亲的,要是不管的话,岂不是显得太过无情,太过袖手旁观了?

这可不行!

毕竟这次来,他可是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来的。

一定要促成自己的儿子跟风汐月的这件婚事。

因塞冬这个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半点儿也不着调,但是他却是一个十足十的野心家。

他自己本身的能力其实不是很够,但是能成为海皇,把他的众多的兄弟姐妹都PK下去,此人的心机手段可以想象。

不过他本人的治国手段实在是有些抱歉,再加上之前被他挤兑下去的哥哥姐姐们没有一个消停的,所以鲛族现在也根本不是很太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