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9章 赌局翻番/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赌坊之后,陈平就将名单递给手下,手下马上把手上的名单公布出去。ziyouge.com然后整个赌坊顿时沸腾了,所有的人马上把自己的赌注压在这二十多人当中。一瞬间,关于这二十多人的筹码马上高了起来。

而陈平见此,只是笑了一下,让底下的人好好办事。然后悄然又回到了比赛的看台当中,似乎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这一切,除了汐月留意之后,没有人知道。因为这个事情就是她亲自交待的。没错!整个赌局就是她设的,一切也在她的掌控之中。自己开赌局,想来一个庄家通吃。光是她自己一个人当然是不行了,毕竟盯着她的人太多了。再说了,这属于贼喊抓贼,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就不好了,所以汐月就找来了陈平帮她操办赌局,汐月做幕后老板。

陈平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天才,汐月才冒了一点意思,他已经全都猜透了她的用意!

当下就用神秘人的身份,阻止了一个关于这次比赛的特大赌局。当然,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发财嘛,就要闷声发大财!

看着比武台上本是100人,如今只剩下那二十来人站在那里。本是热闹不已的一群人,如今场面对比之下有些冷清。

见到此景,风羡离觉得女儿的赛制未免太过苛刻,于是望向了汐月,想劝劝自己的女儿。

“汐月,老爹觉得你的定的赛制有些过了。不如,我们就以转盘定两人比武,至于其它的规则就算了吧。你觉得呢?”风羡离徐徐劝道。

面对老爹的话,汐月报以微笑。说道:“汐月这样做,也是想选出最勇敢的人啊!如果他们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可以做我的夫君,又怎么可以做老爹的女婿呢。要知道风之谷的谷主之女可不是那么容易娶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爹着想啊。”

风羡离听到汐月的话,堵着不知道如何说下去。话虽如此,但这样下去,自己那些计划还怎么施实!这个女儿虽然聪慧,但为免也太过有主张了。

正当风羡离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娇声插入了他们的谈话。

“汐月所说的话,我到是很认可。女子选夫婿不就想选一个勇士吗?如若他们连这一关都过不了的话,又有何能力迎娶我们汐月呢。”

说话的正是一直在旁连当花瓶的花蕊夫人,林月如。

林月如自从萧媚媚走后,看到汐月对西王母的态度之后,便转变了一下方针。聪明的林月如当然知道汐月一直看自己不舒服,但她有的是资本对自己这样,因为她是风羡离唯一的女儿。

只是若这个唯一的女儿出嫁了,自然也管不到风羡离的事情了。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沷出去的水。

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林月如让自己一忍再忍,只要汐月嫁人了,自己就是风之谷唯一的女主人了。

所以,当林月如看到底下的一百人因为汐月所说的赛制,走了一大半人之后。林月如听到谷主的话,知道机会来了。

汐月听到林月如的话,有些吃惊。这个女人居然帮自己说起了话,有些罕见。意外之下,汐月不觉望了一眼林月如,林月如见此,是微微一笑。还是跟以前一样,仪态柔弱,让人怜惜。

汐月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也没有放在心上。这样的女人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就算她想打什么主意,那种手段也不够自己看的。

生死状签好,剩下的二十人的名单全都写在了大转盘里。汐月见已经一切就绪,便起身,开始转动起了大转盘。

当指针停止的时候,第一对选出来的就是雪朗VS西鲁国的王子陈凯。

台上的汐月宣布之后,雪朗跟陈凯两个人就上台了。

萌太的雪朗一上场,就引起了观众席女子们的惋惜。女子大都喜欢雪朗这样的样貌,让她们忍不住为雪朗捏一把冷汗。汐月所说的赛制她们可是都听到了,纷纷想着若是这般阳光明朗的男子有什么事的话,她们就忍不住的叹息起来。

特别是跟跟雪朗来自一个地方的赛雅公主,看着自己的表哥。想着这样残酷的赛制,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汐月。想着这个女人就是没事找事,雪朗哥哥要是出什么事的话,自己就跟她没完!

汐月注意到赛雅公主的杀气,只是轻轻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指甲:你表哥愿意参加比赛是他自己的事儿,你怪我也是没用的。哎!愚蠢的女人总是那么多,偏偏自己总是遇到,唉……

雪朗上台之后,看着自己的对手,也就是来自西鲁国的王子陈凯。陈凯身型很是健壮,眼神之中不时闪过精光。一看,便知道此人的内力不错。

雪朗跟陈凯两人分别双手抱拳在胸前,躬了躬身,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

然后,陈凯见到雪朗也只是礼节性的笑了一下,让雪朗选一种打法。

雪朗想着汐月所说的,不能用内力。想着自己从小也只是勤于练武,其它的东西也只是略懂而已。便说道:“既然你我都不能用内力,不如我们摔跤来决胜负吧。不如,王子意下如何?”

陈凯听到雪朗的话,豪气的笑了一下。但答应下来,说道:“行,那就依你。”

两个男子就这样开始比起了摔跤,对立的站了一个姿势。

然后雪朗先冲向陈凯,想把他搬起来,弄一个过肩摔。可抱住这个陈凯时,发现怎么搬他都纹丝不动。这是因为陈凯下盘很稳,而他本身体格就大。相比而言,雪朗就显得有些瘦弱了。

陈凯见此,笑了一下,双手伸出来把雪朗抱住,然后“啊!”一声,把雪朗直接从抱起然后往地上一摔!

当场,雪朗就被摔的两眼冒金光。但瞬间也就清醒过来,他深刻的明白到这是一战残酷的比赛。不像是以前跟自己的侍卫比试,只是为了切磋提高武术,更不是摔倒玩的而已。对方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让着自己。所以,这一摔让雪朗瞬间清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