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鹿死谁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二个人都是天阶的对手,也是整个比武招亲大赛当中最热门的二个人选。ziyouge.com没有想到第一场比赛,他们居然就对上了。所有的观众都紧张起来,这一场比赛可谓是生死之战啊!鹿死谁手,谁都不知道。只是龙争虎斗,必有一伤啊!

汐月皱了皱眉,也觉得有些头疼:怎么第一场就选中了他们。妖孽跟云梵,一个是以前她深爱过的男人,一个是对她千依百顺的男人,她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受伤。只是她习惯于把自己的心思隐藏在内心之中,所以表面还是一副淡定的态度。

莫不知,她这样的态度,落在云梵的眼里,更是一痛。如果汐月在选中自己跟妖孽比赛的时候,有过一丝动摇或者紧张。云梵都会放弃跟妖孽合作的事情。

可是没有,他一直盯着汐月看,可是他只看到那一张美艳绝伦的脸上,表情永远是那样的淡定,似乎永远不会有任何事情可以引起她的动容。

这一刻,云梵的心真的痛了。云梵低下了头,没有再去看一抹粉色,也没有留意到汐月抬头望着他眼底之下那一丝担忧。

汐月望着云梵,又看了一下妖孽,她开始思考了起来,到底要如何才能既让他们分出胜负,又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最后,汐月的眼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云梵所在的万魔山庄,是以巫术蛊毒下毒闻名的。而汐月以前跟妖孽在一起的时候,便知道他是一个解毒高手。这个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但汐月作为妖孽曾经最亲密的人,当然也知道了。

于是,汐月便在台上对着所有的人说道:“这一场比赛,由我亲自出题,比赛用毒解毒。万魔山庄少主云梵给一个人下毒,慈悲城的城主妖孽负责解毒,解毒的时间就定在一柱香,到了时间如果没有解开,那么慈悲城的城主便是输了。若是解开了毒的话,那么,就是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胜利了。”

此言一出,大家既是松了一口气,又有些遗憾。毕竟看不到一场天阶武者的对决,也是人生一大憾事。可是无论哪一方受伤,对于整个武林来说,可能也会造成一场祸事。所以,对于这样的比赛题目,他们还是比较赞成的。

“来,将药材拿上来。”汐月一挥衣袖,顿时几个侍从推着药材车走了上来。

几辆小车上,所有的药材基本上全都能找到,足可以见得风之谷的实力!

而云梵扫了一眼这个小车,薄唇上扬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

如果比赛武功内力的话,或许,他还可能跟妖孽打个平手,但是如果比赛制毒下毒,呵呵,恐怕妖孽就真的不是他的对手了!

汐月,你这么设定题目,是不是想要我取得胜利?

云梵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汐月,然后低下头,开始有条不紊的配药。

侍从在一边点燃了一根香,提醒他一根香燃烧完毕之后,他就必须要将毒药制造出来,否则,就算他输!

云梵点了点头,便低头,修长的手指在各种药材上面一一扫过,然后快速的挑选出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

一会儿,便将药材全都扔进了锅子里,用水加热熬煮了起来。

“呵呵,真不愧是万魔山庄培养出来的人才,看看这灵活的技术!”看台上,林月如呵呵笑着,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夸赞的话,“只是,现在还用水煮,是不是太迟了一些?这香,已经烧掉一半了。我看,这次的比赛,慈悲城赢定了!谷主,真的要提前恭喜您,有城主这样的好女婿,真的是如虎添翼呢。”

“呵呵。”风羡离没吭声,只是笑笑,不过,那笑容里也明显有几许得意。

汐月不是聋子,当然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朵里。父亲一直都比较偏爱妖孽,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她的婚事必须由她自己做主,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

不过,已经烧完半柱香了,为何云梵还是这样不急不慢的?

汐月微微有些焦急,转头看向云梵,却见他忽然运用内力加热了那锅水,顿时,热水就跟火山熔浆一样的沸腾了起来,眨眼的功夫,那锅药材就散发出了浓浓的药味!

周围的观众也不由得啊了一声,谁都没想到云梵居然把内力用在了这个地方,这样好像也不是不允许,反正他没有把内力用在了其他的地方呀!

有了内力的催逼,那药很快就熬制成了一碗黑漆漆的药,而这个时候,风之谷的下人,也带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关在风之谷天牢里的死囚犯。死囚犯被带到了这个足球场,看着有这么多人,顿时惊慌起来。他想逃,可是却被人绑住了四肢。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死囚犯开始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无论他此时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了!今天,他唯一的作用跟价值就是,被当成是试验品来试药!

云梵面无表情的走到死囚犯面前,掰开他的嘴,将那一碗浓浓的药汁给他灌了下去!

虽然被绑住了四肢,但是当死囚犯身上的毒开始发作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脸部开始痛的扭到了一起。惨叫起来,凄厉的声音传遍了足球场。

周围的观众听到死囚犯的声音,忍不住变了脸色。一些深闺女子更是害怕的,直接捂住了耳朵。胆大者看着那个死囚犯,手的皮肤以眼见的速度在腐烂,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想到万魔山庄的蛊毒果然是名不虚传。

于是,大家都看着妖孽,不知道他是否能在一柱香的过程当中解开这种奇毒。

面对死囚犯的惨叫,妖孽表现的非常淡定。他不慌不忙的开始选起了解毒的材料,一种一种的开始调对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笑容,完全没有把死囚犯的命看在眼里。

在大家的紧张的关注之下,妖孽终于调好了毒药。他走到死囚犯的面前,把解药喂给了他。全场观众的眼神儿全都集中在了这个死囚犯的身上,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