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 偏向虎山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羡离坐在上座,看着底下的女儿。ziyoUge.com这个女儿一向都是很倔强的,今天到真的向自己认起了错。不知道这女儿是真心认错呢,还是又想说什么花样,不过,既然现在女儿把姿态都摆在这里了,自己就不能不接招,不然,显得他太小气了一些!于是,风羡离便笑了起来,站起来,扶起地下的汐月。

“汐月,你知道错了就好。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只要乖乖听话,爹就疼你。呵呵……”

汐月听到这话,特意低下了头,表示自己很顺从父亲的意思。可是低的那一刻,眼神儿却有些微微的冷意:呵呵,爹爹,你如果真的疼我的话,那就告诉女儿你所有的过往吧!

父女两个坦诚相见,才是真正的疼爱,不是吗?

不过,这些话,当然汐月也只能放在心里,不会说出来的。

“爹!你这么疼女儿,就算女儿不听话,你肯定也不会生气的。”汐月撒娇起来了。

风羡离听到女儿的娇语,眼睛里面充满了笑意。对着汐月说道:“你呀,就是古灵精怪,看来老爹也管不住你咯。”

“爹……”

汐月故作娇羞的样子,惹得风羡离也是大笑不已。旁边的轩辕雅兰、曹曦华还有林月如看着,不知心中是何想法,但表面也是其乐融融的。

一场合家欢乐的戏演完之后,一起用完晚膳。然后,各人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而今晚轮到风羡离去西王母曹曦华的住处了,所以曹曦华在自己的房间等着。一边等着心爱的人过来,一边也在细心打扮起来。

女为悦已者容,曹曦华端坐在房间,看起来娇艳如花很是动人。只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风羡离还没有过来。

这一下,曹曦华有些不安了。她不是不知道如今谷里女人之间的争斗越发的明显了,可是自己一直不争不抢,只是想守住自己的那一片幸福。

“夫人,要不要奴婢去问一问?”西王母贴身的侍女发现主子的脸色,便上前小声地询问起来了。

“不,不用了。”曹曦华马上拒绝说道。

她不喜欢这样,像那种凡间的女人一样卑微。虽然她一直爱着风羡离,爱的很是卑微。可是如今都嫁给了风羡离,她的心开始不满足了。她想风羡离只看着自己,可是不能。想着轩辕雅兰,还有林月如,她的心突然有些累了。

这时,曹曦华的身边的一个嬷嬷看到主子这样,便走了过来,小声地劝道:“夫人,奴婢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你在这样下去,谷主可能就被那些女人抢走了。既然你不想去问一问,不如以送点心的理由去看一看吧。何许谷主在书房忙事情呢,你也可以显示对他的关爱啊!”

曹曦华听到这话,心里也开始想了起来。是啊!自己再这样不争,以后可能连风羡离的影子都见不到了。送点心或许是一个不错的理由,也不会显得自己太过急切。

于是,曹曦华点了点头。

嬷嬷见她这样,顿时笑了起来。吩咐侍女去拿了谷主最爱吃的荷花玉叶饼,这个点心不但清火气,而且卖相又好,最重要的是适合晚上吃。曹曦华也暗叹嬷嬷的心思精巧。

于是,曹曦华便亲自带着这一盒点心。提着盒子向风羡离的书房走去,远远看去,书房的灯还在亮着。

这一下,曹曦华的嘴上勾起了笑容。原来风羡离还在忙事情,不是被其他女人去拉走了。曹曦华轻莲移步向书房走去,因为身轻如燕的关系,所以书房里面正在谈话的二人并没有留意到有人在靠近。

曹曦华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刚想敲门,却听到汐月的名字,她的神经陡然绷紧了,直觉告诉她,凡是关于汐月的事儿,都不是什么太简单的小事儿!

于是,她立刻轻闪到一边,秉住呼吸,仔细留意里面的谈话。

“汐月的事情,你一定要好好留意。继续监视大小姐的一举一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时向我汇报!知道吗?”

这是风羡离的声音,没错,就算是汐月端茶递水向他认错,他对女儿的戒心并没有减退。那是他身上流下来的血,她的心事,风羡离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断定汐月肯定不会放弃调查自己的底细的。

底下的暗卫听到谷主的吩咐,很是忠心的说了一句:“是!谷主!”

此时外面的曹曦华脸色开始苍白起来,她没有再继续听下来。而是悄身离开这个书房,似乎自己从来没有过来一样。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曹曦华吩咐底下的人不要泄露自己出去的事情。给下人的话,就是自己半路退了回来。底下的人都明白曹曦华的脸皮极薄,所以对这话也是深信不疑。

曹曦华想着上一次自己把汐月的事情告诉了风羡离,却导致汐月对自己的误会。如果自己将这件事情告诉汐月,或许她就相信自己不是想出卖她了。

这一晚,风羡离还是如约来到了曹曦华的房内。曹曦华柔弱的顺服着他,让风羡离也很是满意。

到了第二天,曹曦华以喝茶的名义,请大小姐请来。

“呵呵,曹曦华给我喝茶?琳琅,你没有听错吧。”汐月正在那里逗弄鹦鹉,听到这话,不由得笑笑,反问。

“没有,曹曦华身边的老嬷嬷亲自来通知的,小姐,去不去?不去的话我给你回了。”琳琅看向汐月。

“呵呵,去,为什么不能去呢?我倒是要看看,爹爹的新姨娘,又有什么吩咐?”汐月淡淡一笑,神色轻松。

到是曹曦华的住处,汐月很是规矩的行了一个礼。让曹曦华看着有些难受,似乎自己跟汐月的距离越来越远一样。

“汐月,你不必这样客气。”曹曦华还是开口说了这一句。

汐月听到这话,笑了起来,说道:“西王母,你如今嫁给了我父亲,就是我的母亲了。做女儿的向母亲行礼是应该的,不然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也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