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妖孽的帮助/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喜欢他。ZIYOUGE.COM”汐月坚定的说。

“那跟他解除婚约,跟我在一起。”云梵盯着汐月的眼睛。

“不可能。”汐月摇了摇头,很坚定,“不可能。”

“你说你不喜欢他,却还要继续跟他在一起?”云梵的眼睛略微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盯着汐月。

“是。”汐月很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不喜欢他,可是我必须要跟他在一起。云梵,如果你还相信我的话,就听我这一次吧!”

汐月定定地望着云梵,云梵,如果我告诉你。以你的性子,肯定只会让真相永远沉在海里了。而且我不想让你受伤,更不想让你为我担心。

云梵,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太了解你了。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没有变。我还是你以前的汐月,你要相信我,好吗?

可是云梵没有领悟到汐月心里的话,他想到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就恨不得一剑杀了银赫。要不是仅剩的理智告诉自己,要相信汐月,她不会背叛自己。

所以,云梵才忍了下来,没有在银赫的面前出来质问汐月。

“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不是现在。你相信我,好吗?”汐月看着云梵,眼神带着乞求。

云梵看着汐月,因为深爱,他最终选择相信。只是男子天生的妒忌让他没有办法一直等下去,所以他要一个期限。

“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在一个朋之内,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到时候,我不管你要嫁给谁,我都会出面抢走你。”云梵冷洌而又坚定的说道。

面对云梵的威胁,汐月苦笑起来了。万恶的大男人主义,以前她还觉得这是男人对女人的一种宠爱的表现。现在终于也尝到了苦头。

“好,我答应你。只是这一个月你不能阻止我做什么,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汐月说道。

云梵听到这话,没有说话。眼若流星,里面带着是丝丝的寒气。他不愿意看着这样的汐月,跟自己的距离很远一样。

汐月眼底的伤感,让他去想去抚平。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尽管他握着剑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

从小的生活,让他不懂得要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想法。自从跟了汐月在一起,他的人生有了温暖,也有了不一样的颜色。他可以为了汐月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可以做。只是汐月若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死也不会同意。

最终,云梵转身离去了。离去的时候,他的剑在流血,一滴,滴在地上。他没有去管受伤的手,只是捂着心离开了。

相爱容易相守难,最难的还是信任二字。因为爱是天地下最自私的一样东西,再大方的人也会在爱里变得多疑,变得没有安全感。

因为你的好让太多人知道了,所以我多想把你放在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我只想永远的拥有你,把世上最好的全给你,汐月。

云梵就这样走了,带着受伤的心,带着汐月的承诺走了。

突然起风了,吹动了汐月的衣裙,她只觉得好冷。

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或许自己真的很任性,可是我是有理由的。我只是不想让你爱伤,你从来不知道在我的心里,你很重要吗?

似乎老天也感受出了汐月的悲伤,慢慢地下起了雨。刚开始是细雨绵绵,落在汐月气身上。

无意吹的风让她更加的寒冷,她没有走开,进入了悲伤的世界里面。这里的汐月,如同一个脆弱的孩子,没有人可以进入她的内心。

突然,汐月感觉雨停了。抬头一看,原来是一把伞。撑伞的是一位美男子,昔日的爱人,一身红衣的妖孽。

“怎么一个人淋雨?”妖孽望着汐月,似乎只是路过一边打起了招呼。

汐月摇了摇头,不想回答妖孽的问题。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不想有任何人打扰。

妖孽看汐月这样,并没有走开。只是依旧把伞全给汐月撑着,不让她淋到雨。而他一身红衣在雨中,更加的鲜艳了。

“心情不好?不如我陪你去酒馆喝一杯吧。”妖孽轻声说道。

喝酒?这句话打动了汐月。此时的心情或许真的该好好喝一杯了,如果能一醉解千愁,更便是更好不过了。

汐月点了点头,妖孽笑了一下。

然后,妖孽撑着伞陪着汐月向附近的一家酒馆走去了。风还是很大,可是妖孽却有意无意的帮着汐月挡着,不让风雨淋湿她的脸。

一路上,妖孽都没有说话。他只是不想自己一开口,会让汐月拒绝跟他去酒馆了。他出现在这里不是偶然,但却希望自己看不到这一切。自己心爱的女子,为了另一个男人伤心。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有撑着一把伞。

妖孽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失忆。如果自己没有失忆,如今汐月就不会这样伤心了。所以,他只能怪自己,却只能选择做一个旁观者。

汐月跟妖孽终于走进这一家酒馆,妖孽收起了自己的伞。然后帮着汐月把她的彼肩取了出来,以妨汐月会因为淋雨生病。

面对妖孽的温柔,汐月什么都没有说。让妖孽取完彼肩,不随意的走到选了一桌坐了下来。

妖孽笑了笑,走了这去,然后吩咐着小二来二壶烧好的酒。汐月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妖孽,然后望着窗外雨色。

这样的雨天让汐月格外的伤感,她想了很多。突然之间,觉得有些累了。

机灵的小二很快上了二壶酒,妖孽给汐月倒了一杯,也给自己满上一杯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妖孽看着发呆的汐月,问道。

汐月转过头,看着妖孽,不太明白他怎么这样关心自己了。当初不要自己,现在又来做这些做什么,只是涂增伤感罢了。

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仰头直接喝了下来。烈酒入喉,让汐月的脸色有了一线血色。而她似乎也因为这酒,有了一些知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