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夜访高老头/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琳琅很快推开门,走了过来:“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

“琳琅,你帮我从酒库里取一坛上好的酒过来。ZIyouge.com要七十年的花雕!”汐月说道。

“是,小姐,我这就去。”琳琅应道。

汐月看着琳琅走出了门口,只身走到了窗前。这样的雨夜让汐月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从她接到那份资料就开始有了。凭着独有的敏觉,她发现这里面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她从来不惧于这样的危险,相反,她天生就是喜欢游走在刀尖上。这样的感觉会让她很兴奋,因为这样的生活才有乐趣。

琳琅很快将一坛七十年的花雕陈酿给了小姐,汐月接过酒之后,打开盖子,微微一闻,嗯,酒味很是悠长,看样子,这坛子好酒,应该可以把高老头引出来了!

抱着这坛子好酒,撑着一把油纸伞,汐月仿若闲庭信步一般的来到了郊外的一处小木屋。这里便是高老头隐居的地方,也很少人知道他在这里。

“高老头,是我。”汐月对着小木屋,直接嚷嚷开了。

面对高老头,她向来不需要伪装什么清纯的小百合之类的。

很快,木门打开了。印入眼前的是一个形象有些邋遢的老者,虽然行动缓慢,但步伐稳重,行家一看便知道他的内力深厚。

“汐月,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快进来!外面冷。”

高老头看到是自己的爱徒,脸上堆起了笑容。可以看出他是极为宠爱这个徒弟,怕汐月被雨淋到。

汐月笑mimi地走了进来,怀里的好酒一下子让嗜酒的高老头闻到了。汐月放到了桌子,也没有坐着,只是含笑的看着高老头。

高老头忍不住,打开了这坛上待好酒。酒香扑面而来,高老头双眼放光的看着汐月,抱里抱着这坛酒。谄媚地说道:“真是的,过来就过来吧,居然还带这样好的酒。莫不是许久没有见到为师,太过想念为师了。”

汐月笑着说道:“这酒的确是送到师父的,只是徒弟这次过来却是有事想问问师父。”

高老头虽然岁数大了,但人并糊涂。汐月这丫头在这样的雨夜,抱着这等好酒过找自己。只为了问一些事情,那这个事情肯定是不简单了。

闻着酒香,酒馋上瘾。罢了,罢了!终归是自己的爱徒,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更何况,酒香真的是很好闻的!

高老头拿起了这坛好酒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豪气地说道:“行,丫头,你问,到底什么事情。”

汐月见师父喝了自己的酒,心里便知道这个事情应该有戏了。酝酿了一下,汐月才向高老头,踏前一步,说道:“师父,我想知道我爹风羡离的事情。”

高老头听到这话,眼神当中闪过一丝精光。然后很快就消失了,又喝了一口,说道:“丫头,以你的聪明,你还查不到你爹的事情?这种事情问为师,还不如说你想直接送我好酒喝得了。呵呵……”

汐月见高老头对自己打哈哈,想躲过这个话题。这样的反应,让汐月更加肯定高老头是知道什么。既然如此,那不如直接以利诱之,逼出师父讲出以前的事情。

“师父,只要你能告诉我我爹当年疯癫的事情,我就把这上等好酒一百坛给你。怎么样?”汐月引诱着高老头说道。

谁知,高老头听到这话。握着酒坛的大拇指抽动了一下。但很快,高老头就恢复了那副醉醺醺的样子!

“呵呵……有这件事情吗?我不太记得了。可能是年纪大了吧,很多事情都不太记得了。丫头,你得体谅师父年纪大了,莫要欺负为师咯。”

高老头说完这一句,又拿起了酒坛子喝了一大口。然后狂跳的心脏也因此平复了一下,不过,到底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汐月这丫头,太聪明了!自己这个样子,真的能骗过她吗?

汐月是何许人,她自然是看出了眼前师父的不同。自从自己讲完这一句话,师父的眼神有比较飘渺。

她想起自己所看的资料里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爹爹年轻时候的哪一场疯癫,因为危害太大,所以最后只有用银针封脑,这样他才不闹了。

而眼前的高老头精通施针之术,而且他又是父亲的师弟。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必然是知道的。说不定不但清楚,而且还参与其中……

“师父,我是你亲自绶传的徒弟,对于你的施针的手法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年给父亲封脑,就是你老人家的手法。普天之下,没有人有你这样的本事。”汐月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些话也句句打到了高老头的心里,他的心跳的很厉害。当年的事情似乎重现在他的眼前。那样的血腥,还有那人的影子。这一切,都是他的恶梦!也是他难以忘怀的过往。

不,他不能说。过去的事情已然过去了,现在的人没有必要再去承受那样的痛苦了!

“丫头,你一向聪明,这个事情你还是放下吧。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你还是回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了。”高老头下了逐客令。

汐月看到高老头眼里的痛楚,还有那些惧怕。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父亲的资料没有详细的写出去,当年的事儿,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才使得高老头这样的世外高人,都三缄其口。汐月的兴趣,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师父,你是清楚我性格的。如果我现在不知道,我想尽办法也会查出来的。再说这个事情已经跟我扯上关系了,我是不会放弃的。师父,你要是真心疼爱我,就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吧。”汐月语气诚恳。

高老头看着汐月这样,也知道事情瞒不下去了。这丫头自己是了解的,就算自己不说。以她的性子,说不定闹的更大。

罢了,活了半辈子的人了,也不怕这些了。只是这个事情要说,也不由得自己说了。

“关于这件事情,你直接去问你的生母轩辕雅兰吧,她才是最清楚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