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选择沉默/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孽听到破浪的话,痛苦地说道:“不,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要去找汐月,我要阻止她!”

说完,妖孽便走出房间,准备去找汐月。

破浪看到妖孽这样,担忧他的激动会影响伤势。便跟着一起过去了,谁知在路上遇到了冷秋蝉。破浪便松了一口气,闪回了暗处。

冷秋蝉直接将妖孽带回了大厅,看着眼前的义子。想着这几日,他做事越来越不知分寸了。不是当街跟酒保在一起拉扯,就是带着一身伤回来。

正当冷秋蝉准备好好训斥一下妖孽的时候。没想到,风羡离主动登门了。

“冷秋蝉!”风羡离叫道。

秋冷蝉见风羡离来了,但放过了妖孽。对着风羡离拱手一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风羡离入座。

“相必你也收到了小女的请柬吧?”风羡离入座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冷秋蝉笑了笑,讽刺地说道:“汐月的行事一向如此让人琢磨不透,看来风谷主也有受挫的时候?”

冷秋蝉当然生气,风之谷跟慈悲城联姻,是一件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没想到汐月半路出这么一招,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呵呵……明人不说暗话。冷秋蝉,事到如今,我们还是商量一下这个事情要怎么办吧。”风羡离笑着打过这一节,点明自己的来意。

“既然这样,我们直接将计划提前!”冷秋蝉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道杀意。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这三天之内杀了银赫,让他跟汐月的婚事办不成?”风羡离看着冷秋蝉说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除了这个办法,还有什么主意?我们本来就准备这样做,只不过提前而已。杀了他,以绝后患。”冷秋蝉说道。

“行,就这样决定了。”风羡离点头同意起来。

大事解决了,风羡离便看着一边坐着没有出声的妖孽,笑着说道:“城主,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情。只要你再忍耐三天,三天之后,银赫一死,你就是汐月的唯一未婚夫。”

妖孽听到这话,心里既然喜悦,又是矛盾。他想起汐月所说的话,她是不会同意风羡离利用她嫁到慈悲城来的。

第一次,妖孽如此厌恶自己的身份。若是自己不是城主,或许汐月就不会这样反感跟自己在一起了吧。

想到这里,妖孽就只是对着风羡离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谷主跟义父聊,我身上还有伤,先去休息了。”

冷秋蝉听到这话,看着义子脸色苍白,担心地说道:“跟你说了,不要着急这个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只顾好好养伤就行。”

妖孽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大厅。然后走到了自己的房间,脑海里面想的全是汐月所说的话,还有风羡离跟义父所讨论的那些。

想着汐月如今要跟银赫在一起,三日后举行婚礼。未免不是跟风羡离赌气,更是想借机破坏他的目的。但如果银赫一死,汐月的计划肯定是失败了。

可是如果汐月真的就这样跟银赫在一起了,妖孽只觉得自己无法容忍。

这一刻,妖孽纠结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怎么做,是告诉汐月,风羡离的计划。还是就任由事态发展,听天由命?

“破浪,你去给我拿壶酒过来。”妖孽看着窗外,开口说道。

“主子,你的伤还没有好。”破浪提醒着妖孽。

“呵呵……伤算什么,她都要嫁给别人了。我这条命,留着还有什么用!”妖孽苦笑着说道,接过破浪的酒,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主子,那个人很快就会死了,汐月小姐,会回到你的身边的。”破浪看主子这样,不忍劝道。

“呵呵,依她的性子知道这个事情,只会更加的讨厌我。我又有什么脸面再与她见面呢。”妖孽说道。

“主子,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这个事情的。反正那个男人也只是一个多余的人,你只要当作不知道这件事情,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破浪小声地说道。

听到了破浪的话,妖孽没有说话。静静地沉默下来了,看着窗外。

破浪见此,也知道主子是听进去了。其实在破浪看来,主子完全就是多虑。敢动主子的女人,本就应该死了。

妖孽拿着酒杯,一杯接着一杯喝了下去。看着窗外萧瑟的雨,想着汐月此时在做什么呢。是在准备她与别人的婚礼吗?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是开心或是平静?

想到这里,妖孽露出了痛苦的眼神,仰头又是一口。汐月,我应该怎么办?我不想你恨我、讨厌我,但我更不想你嫁给别人,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就这样简单。

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变成这样?你的笑不再为我展开,却依然能牵到我的内心。我还记得以前的快乐,让我忍不住觉得就像做的一场美梦,美的让我心碎……

三天后……

这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阳光照耀着大地,万物朝气蓬勃。云天城很是热闹,出现着万人空巷、人山人海的景象。大家纷纷走到了迎客来客栈,想亲眼目睹这一场人间难得的盛况。

迎客来客栈张灯结彩,刹是好看。漂亮的花簇装饰着客栈的大门,一看就便觉得很是灿烂。而迎客来客栈从里面到外面,是大排筵宴,场面很是壮观。为了海皇之子银赫还有风之谷千金汐月的婚礼,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

大家惊奇的发现,此时天上居然出现了一群难得一见的凤凰。彩色的凤尾在空中飞舞,清灵的叫声在空中响起来。让这样的日子,更添风采。

而海面上的景象,更是让人称奇。那些来自远方的鲛族人,驾驶着巨大的船,来参加他们王子的婚礼。海面上停满了鲛族的船只,无数鲛族人涌到了街上参加婚礼。

当这些鲛族人出现大街的时候,引来了无数的人围观。他们跟中原人的很是不同,他们穿着蓝色或青色的长袍,在腰间收紧,显得身材很是妙曼,让人惊讶的是男女皆是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