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大出血/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这茶还不错,不过,也就不知道这茶的味道还能保持多久。银赫这孩子,一向都是眼皮子浅一些。我们鲛族人一向不跟大陆人联姻的,逼不得已,才如此做的。”

安格尔喝完茶,得意的看了一眼银赫还有汐月。嘴里还说着讽刺的话,让银赫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羞辱自己,现在还在羞辱汐月。

银赫衣袖里的手握起了一个拳头,他很想给眼前这个老女人一个教训。但是他的父皇就在隔壁,随时都会过来。他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毁掉了自己刚刚得手的亲王之位。

汐月听到安格尔的话,只当是一只狗在乱叫。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这样乱叫的狗到是第一次见。让汐月着实有些觉得好笑,堂堂一个皇后,居然这样不顾身份。不过,自己的“未来夫婿”银赫的表现,也叫汐月觉得有些心冷。安格尔都这样侮辱自己了,他还挺能呆的住,一个字也不吭。呵呵。真有意思!

“银赫,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告诉你,就算你得了亲王之位。也改变不了你那肮脏的身份,还有你那不统正的血统。别妄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就凭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安格尔讽刺完了汐月,又把了矛头对准了银赫。

说到底安格尔最终讨厌的人就是静妃跟银赫,汐月只是附带的。而且安格尔就是想激怒银赫,然后可以趁机让海皇厌恶他,取消他婚后的亲王之位。

银赫知道,他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然知道安格尔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发作。所以,越是这样,他越是要沉着。成大事者,就得学会忍!

汐月没有说话,带着微笑似乎听不到安格尔的话。

而银赫也一样,让人觉得这一对即将成为夫妻的人,果然是很相似。他笑着,忍了。

“母后,儿媳的礼物呢?”汐月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笑意盈盈的看着安格尔,说道。

安格尔愣了,什么礼物?突然她想到了,按照习俗,媳妇向当婆婆的敬完茶,吃完新媳妇茶的人,是要给见面礼的。

这一下,安格尔的脸有些绿了。光顾着怎么去为难取笑汐月,忘记这一节了。

汐月看着安格尔的样子,便知道她是没有带礼物了。老女人,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呀,母后不会是没有准备礼物吧。难道母后连这个规矩也不懂,那真是太丢鲛族的脸面了。如果这件事被父皇知道的话,肯定也会觉得母后太不识大体了吧。”汐月反击着刚刚那一局,嘲笑着说道。

安格尔闻言,右手的指甲抓着椅柄,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说自己,真是不知死活!

但是这个事情的确是自己没有想好,如今只好先忍下来。以后再找机会,再让眼前的女人知道得罪自己是什么样的下场。

“来人,把我随身带着的珠宝箱子拿出来。”安格尔吩咐着下人,说道。

很快,下人抬上了一个珠宝箱子,是一箱子鲛人明珠。

汐月看到一眼,这东西见多了。不知道是不是鲛人流的几滴眼泪,看着安格尔的样子,汐月只觉得这些东西无比的廉价!

“汐月,这就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安格尔忍下心痛的感觉,那可是一箱的明珠啊!但还是笑着要送给汐月。

汐月才不想收这样的礼物呢,因为眼尖的她看中了安格尔脖子所带的那串念珠。这是一串闪着莹光的明珠,让汐月越看越喜欢。而且她总觉得这个珠子,应该不是凡品。想着安格尔这样对自己,怎么样也得让她大出血一次。

“母后,儿媳不要这一箱明珠。只想要母后送我,你脖子上的明珠,只是一串而已,我想母后应该不会这样小气吧。”

说完,汐月笑着望向安格尔,连后路都给她杀断了。

安格尔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这一串念珠的价值是不可估计的。那一箱的明珠的话,不过是凡品而已。

“呵呵……汐月,这一串东西不过是不值钱的东西,你还是选那箱明珠吧。”安格尔不给,拒绝了汐月。

正当汐月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房间有人进来了,是海皇因塞冬。他一进来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汐月跪在地上,表情很是谦卑。而安格尔坐上上座,带着未消失的怒气。一看,就知道安格尔肯定是在为难了汐月了。

“这是怎么回事?”

汐月听到海皇的话,还没等安格尔开口,就细声柔语的,条理明晰的讲完整个事情的过程。

“身为一个皇后,你居然这样不识大体。汐月已经向你敬了茶,你就应该给见面礼。汐月喜欢,你现在就把你脖子的那串念珠给汐月。”因塞冬听完,脸色都变了!

安格尔再傻,也明白今天必须要破财消灾了!因为这件事,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占任何的便宜!

于是,安格尔只好取下自己的念珠,咬着牙。看着汐月,笑着说道:“汐月,这串念珠就送给你了。”

“谢母后厚爱!”汐月笑着接过这一串念珠,在侍女的帮助下起身。

这时,银赫笑着走过汐月的身边,说道:“母后这一次真是大方,这一串念珠是避水珠,戴上它下海,水就会避开,淹不死。”

听后,汐月故作惊讶的样子。以她的眼力,自然知道这是一个好东西了。不然,也不会跟安格尔要了。但她确实也没想到这珠子居然是避水神珠。这样的一串珠子,每一颗都有避水的能力,如果自己分拆开来卖的话,那可就真的赚大发了!

“原来是这样的呀,那真是谢谢母后割爱了。”汐月不介意在她伤口上洒把盐,满意的看到安格尔闪过的心痛。

“咦,怎么没有看到汐月的家人呢。汐月不是风之谷的人吗?怎么你的家人一个都没有出现。莫不是他们不满意你跟我们鲛族人在一起?”安格尔被汐月一刺激,很快转移话题,将汐月拖入风口浪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