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利益驱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海皇因塞冬脸色不太好了。其实风羡离就是不满意这门亲事,所以早就放话,今天谁也不准来。所以风家人一个都没有来。知道是一回事,但从安格尔嘴里一说,心里不由得对汐月也微微有些不满了!

汐月见到海皇的脸色,便知道这个事情是瞒不住了。既然这样,何不顺水推舟?

“父皇,其实这件事情另有情况。何不请其他的人退去,让汐月细细讲明呢?”汐月对着海皇因塞冬,盈盈一笑。

海皇见此,便让其他的人全都退了下去。银赫虽不明白汐月到底要做什么,但他还是相信汐月不会害到自己。毕竟现在大家都是一体了,我好她便好!

而安格尔就有些不舒服了,但碍于海皇的威信,只好带着所有的人退出房间。

“现在没人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海皇因塞冬面无表情,可见心情很是不好。

见此,汐月便一五一十,将自己父亲的打算说了出来。看到因塞冬的脸色,又笑着道明了父亲的图谋。

“海皇,如果你想要促成风之谷跟鲛族的联姻。还是亲自去一趟风之谷,跟我父亲谈一谈。你只要让他明白联姻的好处,我想他必然也不会反对联姻了。毕竟对谁都有好处的事情,聪明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做的。”汐月在最后的时候,给了海皇一个建议。

这个建议也让海皇因塞冬的眼前一亮,本以为眼前的这个女子不过是绣花枕头,娶了做个摆饰而已。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犀利冷静,让海皇不得不另眼相看。

而汐月最后所说的话,也打动了海皇因塞冬。如果能说动风羡离的话,对于自己的固执权力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了。

汐月见海皇没有出声,便知道他已是心动。聪慧的她,在心动上面,又加了一把火。

“海皇,你我都知道。这一场婚姻本就是双方得利的事情。希望海皇三思,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海皇因塞冬听到这话,已经是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女子果然是风之谷风羡离的女儿,不但聪慧,而且干脆利落。

“哈哈……汐月,你果然是一位奇女子。我很欣赏你,不亏是我海皇的儿媳!”海皇因塞冬毫不掩饰自己对汐月的欣赏。

“汐月如今也是鲛族的人,当然也就应当为鲛族而分忧了。”

汐月自然承了海皇的情,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那自己也得为了让海皇放心,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行,那你跟银赫好好打点婚礼的事情,我现在就去风之谷!”海皇因塞冬笑着说道。

海皇因塞冬说完,就大步走出了房间。他当然是前往风之谷,去游说风羡离了。毕竟只有汐月嫁给鲛族,没有风羡离在场的话,怎么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如果能让风羡离承认的话,才可以弄到利益最大化!

而一路上,海皇因塞冬也想好了。只要给一个双赢的好处,风羡离绝对是会同意的。

银赫见父皇走了,便进到房间。看着汐月,不解地问道:“父皇这是怎么了?”

汐月面对银赫的问题,只是神秘地笑了一下,说道:“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静观其变就行了。”

银赫虽然不太明白汐月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想起海皇离开之时笑容满面,也没有什么担心了。即使汐月这样说,银赫也就没有再问了。

一个时辰之后,迎客来客栈又迎来尊贵的客人。海皇因塞冬亲自带自风之谷的谷主风羡离走了进来,只见两个人十分融洽的样子,便知道海皇是跟风羡离谈好了事情。

而随后进来的便是汐月的生母轩辕雅兰,还有花蕊夫人林月如。至于曹曦华,一直都在帮着汐月打点事情。

众人进屋,都是一派欢喜的样子。从表面看来,都对这场婚礼很是满意。

汐月跟银赫见此,立马上前迎接起来。

“爹,娘,花蕊夫人!”汐月跟银赫上前叫道。

风羡离闻言,笑眯眯地对着汐月和银赫点了点头。说道:“今日银赫这一身衣服很是好看,我女儿的眼光不错。”

“爹……”汐月表面上一片羞涩的笑容,心里却想着老爹真是见风使舵,这一句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讲的出来的。不过想想也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而银赫却是喜不自收,风羡离这话是肯认了自己。

汐月跟银赫请着风羡离跟海皇因塞冬,坐到了上首的位置。

而其他的人在下人的服侍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样一来,所有人的都就座了,这个婚礼就可以开始了。

这时,婚礼的司仪上前,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一边的琳琅将红色的盖头带在小姐的头上,汐月只觉得眼前顿时一片红光。大约可以看到一些影子,其它的就看不到了。

琳琅就这样搀扶着汐月。进了喜气洋洋的喜堂,要跟银赫开始婚礼的仪式了。

“一拜天地!”司仪响亮的声音,告诉着大家仪式开始了。

一个红结的绳子将银赫与汐月牵在一起。琳琅扶着小姐转过身,让她跟着银赫两个一起对着门口拜了一下。所有的人都笑着看着这一对新人,赞许声不断。

司仪又宣布着:“二拜高堂!”

汐月在琳琅的帮助下,正面朝着风羡离和海皇,而轩辕雅兰跟安格尔则坐在侧座。至于静妃,难得的可以坐在安格尔的下座。

银赫看着汐月一眼,与她向风羡离跟海皇拜了一拜。

银赫的心里是无比的喜欢,他是真的可以跟汐月在一起了。而且自己马上就有亲王的地位,说不定以后在汐月的帮助下,可以得到海皇的位置。

想到这一切,银赫都不免要感谢身边的汐月。是她,这一切都是她让自己得到的。想到那一夜蜻蜓点水的一吻,送她回家的初见倾心。她的机谋让自己害怕,却又让自己欣喜。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