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破庙相会/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看到,暗想银赫这段时间不会是跟自己一样,东躲西藏的吧。要是这样的话,他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势是怎么样的呢。

银赫将汐月带进来之后,松开了她的手。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放了一些稻草弄了一个可以坐的垫子。

“坐!”

银赫碧色的眼睛,如同纯净的少年一样望着汐月,露出了贝壳一样雪白的牙齿,毫不掩饰自己见到汐月的喜悦。

汐月望着银赫这样,突然有了一种他不会是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吧。突然之间,汐月有些难以启齿的感觉。

但人已经见到了,必然要了解一下当天婚礼的情况。那个时候银赫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到今天才出现。他跟这一场婚礼引发的事件有没有关系,都让汐月忍不住想要问一问眼前的银赫。

“说吧,当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汐月问道。

银赫看着汐月,如海一样深邃的眼里闪过一丝痛楚。开始讲述了那天婚礼发生的事情……

那天银赫与汐月大婚的时候,准备进行最后一个仪式的时候,突然杀出一个妖孽。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羽箭,大家四处逃窜着。

在这个时候,银赫发现自己中毒了。在当时混乱的时候,他撑着身子去后院找汐月。但是到了后院,他没有发现汐月。然后发觉那些弓箭手又要过来,于是走投无路的银赫就这样跳入了花园里的水池里。

鲛族人天生熟知水性,他凭着最后的力气,在水池底下的水流方向逃出了迎客来客栈。顺利潜逃出来之后,他发现了这个破庙。

这段时间银赫一直在这里躲着,跟父皇等人全都失去了联系。直到今天无意出去寻找食物,发现了汐月。

汐月听到这话,只能暗叹银赫也算是走运了。那样的情况,自己跟妖孽都差一点没命了。

“你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吗?”汐月抬着头,不忍直视银赫的眼睛。

银赫闻言,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那一天,似乎很多人死了,到处都是尸体。他凭着水性才能躲过一劫。这段时间他也感觉出外面并不平静,除了必要的时候,他也没有出去。

汐月看到他这样,也只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果然跟上自己想的一样,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天我们的婚礼过去,发生很多事情。现在全都封锁了,发了海禁,所以说你们大海那边也封闭了。现在没有办法过去,你们剩下的鲛族人也没有办法出来。所有的通道都已经封闭了,没有办法跟鲛族人的联系了。”虽然很不想告诉银赫这些,但是毕竟死的都是他的族人,他有这个权力了解一切的真相,尽管这真相,残酷的叫人不忍听闻。但是汐月还是缓缓地告诉了银赫。

银赫听到这里,已是大惊。着急地问道:“那这一次过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同族人呢?”

“他们,他们全部都死了。当天参加婚礼的鲛族人,全部被杀死了。”汐月没有办法,只能将这个事实告诉银赫。

银赫听到这话,双眼放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拂面而泣。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同族人过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却都是来送死的。这些都是鲜活的生命,却就这样死去了。想到这里,银赫就恨自己,是自己,是自己害得族人惨死!

银赫握着拳头,在地上恨恨的拳了几下。眼泪就这样一滴滴流了下来,化成了一颗颗蔚蓝的珍珠。这是海的颜色,也是鲛族人伤心留下的痕迹。

汐月拾起一颗,放在手掌心。入水温热,却能感觉到它的悲伤。望着银赫伤心的模样,汐月的心里也挺不好受的。自己在知道风之谷的事情时,不也这样,痛不欲生。更何况银赫却是回不了家,而且鲛族人全都被杀掉了。

想到这里,汐月走了过去。在银赫的身边蹲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要这样,人死不能复生。逝者已去,生者还是想着如何活下来的事情。你就算再悲伤,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汐月轻声安慰着银赫。

银赫听到汐月的话,忍不住的抱住了汐月。汐月直觉的想要推开他,可是却见银赫抱的很紧,此时的眼泪却是滚烫的,慢慢的打湿了汐月的衣裳。

汐月的心中划过一丝不忍,最后还是轻轻的拍了银赫,说道:“银赫,你不要伤心了。现在最重要是找出是谁杀害你的同族,找出幕后的黑手。难道你想看到你的同族人就这样惨死,不理不问吗?”

这一番激将法,果然让银赫止住了悲伤。但他抱着汐月,却舍不得放手。此时的银赫比任何时间都渴望这一份温暖,但他却感觉出了汐月的不适应,毕竟,自己到现在也只是跟她有夫妻的名分,并没有夫妻之实。

最终,银赫松开了汐月。那一双眼睛经过眼泪的洗礼后,更加清澈的望着汐月,带着一丝期切。

“汐月,我们现在还能不能继续在一起?”银赫问道。

汐月听到这话,低下了头。从头到尾,她只是想利用银赫而已。其实银赫又何尝不是利用自己,不过是互相之间的利益关系。但人非圣贤,总算是相处了一段时间。银赫对她的心意,她也是能感觉到几分的。

“对不起,银赫,其实,从头到尾,我都在利用你而已。对你,我并无半分的真心。”汐月抬起头来,十分诚恳的说,“事到如今,我并不想继续骗你了。”

银赫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了伤心的神情。带着最后一点乞求,说道:“为什么?汐月,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很抱歉,其实当初我要嫁给你,只是想阻止我父亲。我不想让他安排我的人生,所以才赌气要嫁给你。”汐月坦诚地说道。

听到这话,银赫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幕幕。其实很早的时候,他就感觉出汐月的不对了。只是一直想着她在帮自己,所以骗自己她是喜欢自己的。只是那种恋人般的亲昵,两个人之间一直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