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4章 成功逃脱/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找到顾横波还有银赫,三个人一起在房间商量起了事情。

“顾娘,过二天就是冷秋蝉的寿辰了,你组织一些醉花楼的姑娘们给冷秋蝉祝寿吧。”汐月别有用意地说道。

“风小姐,祝寿到是可以。但在这个时候,你让顾娘去做这个事情,应该是另外的意思吧。明人不说暗话,芸娘的身份这段时间我也看出来了。是不是应该稍微透露一下呢。”

顾横波虽然是听命于汐月,便她也很珍惜自己的一条命。要让她不明不白的去帮助汐月,这样的事情她也不想做。

“顾娘果然聪明,芸娘的身份我劝你还是不要多问,知道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我让你带着醉花楼的姑娘们去祝寿,是想让你在冷秋蝉的寿宴搞出一些事情,然后趁乱我将芸娘送到一个地方。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也绝对保你平安。怎么样?”

汐月也不想过多的告诉顾横波什么,这个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安全。人多嘴乱的,谁知道到时候出什么乱子。

顾横波一听,也就放心了。只是汐月答应自己,保证自己的安全。终究是自己的主子,吩咐的事情自然也会照办了。至于芸娘,顾横波提她,也不过想威胁汐月,如果不保自己的安全,就将芸娘的不同说出去而已。

“行,我知道了。顾娘这就下去交待起来,芸娘呆一会下去,跟我一起练习一下吧。到时候,也得表演一下的。”

顾横波离开,汐月将自己的计划跟银赫说了一遍。银赫点了点头,心里记下了汐月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贺寿那天,汐月也装扮成是一个姑娘。一直陪着银赫打扮的芸娘,委身做了芸娘的丫鬟。跟着顾横波和醉花楼的姑娘们,一起混进了慈悲城。

打着祝寿的名头,大家果然顺利的进入了冷秋蝉的寿宴。下人将这一群舞女们送到后台,让她们好好打扮一下,等着她们的表演。顾横波带着姐妹们在后台收拾着,也没有刻意去留下芸娘。

轮到了顾横波表演节目的时候,一上台的顾横波带着所有的姐妹妩媚的舞动着身姿。底下的人欢声一片,欣赏着台上的舞姿。你来我往的敬着酒,气氛很是良好。

突然之间,好端端的舞台崩塌了。这一下子,把在场的姑娘们吓的乱叫。突然而来的事故,让整个寿宴就乱了起来。

冷秋蝉脸色发青的让管家立刻去看一下舞台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自己则是安抚着跟自己祝贺的宾客们。

趁着这个时候,汐月带着银赫偷偷地离开了宴会。

汐月跟银赫一起悄悄地来到了冷秋蝉的院子里,开始寻找起曹曦华所说的泉眼。果然发现了一口古井,把茂盛的草给拔开,露出了古井的真实面貌。

一看,发现古井的水是活水。汐月便知道曹曦华说的没错,这个泉眼应该是通往南海的。只要银赫跳到古井里面,一定可以顺着它的流向,回到鲛族去的。

“银赫,事不宜迟,你快点跳进去吧。”汐月小声地说道。

银赫也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汐月细心安排的。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也让银赫很感激汐月。

“汐月,如果我成功的逃回去,十日之后肯定会带着大军攻来帮助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银赫坚定地说道。

“好,我信你。快点吧,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汐月担心前面的混乱可能很快就会被人处理掉,便催促着银赫。

银赫深深地看着汐月。脱掉自己的女装,露出了一身布衣的男装。然后‘扑通’一声,跳进了这个古井里面。

看着银赫消失在古井,汐月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想着不出所想,十日之后,局面全部都会改变了。

刚当汐月猫着身子小心地走出了院子,却有人在背后抓住了自己的领子。

汐月只想骂一句该死的,最讨厌有人从后面袭击了。但想着不会是冷秋蝉的人吧,回来一看,居然是妖孽!

他怎么会在这里?

汐月一双凤眼直直的看着妖孽,心里却迅速的想着,他看到多少?又知道多少?是一路跟着自己,还是只是出来的时候发现了。

尽管汐月的心里有诸多疑问,却选择了按兵不动。眨了眨眼睛,发现看久了美男子,也会有些视觉疲老啊!

妖孽看着一身彩衣打扮的汐月,虽然特意的化了一个略丑的淡妆。但那眼里的机灵的光芒也只有汐月才会有的,义父的寿宴她来做什么?

“你怎么会有这里?”妖孽问道。

听到这话,汐月便知道刚刚自己送银赫的事情,他并不知道。真是太好了!不幸中的万幸!但现在怎么才能让这个狐狸一般的妖孽放过自己一马呢,汐月看着院子里红灯笼,上面的‘寿’字。顿时有了主意。

“哼,我怀疑你义父就是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所以我特意趁他寿宴过来调查一下。怎么样?莫不是你想阻止我?”汐月故意反击着妖孽,让他相信自己的话。

妖孽无奈的看着汐月,果然上次问自己义父的寿辰就没有那么简单。义父是不是这幕后的黑手,妖孽是最明白的一个人。汐月眼里的不服气,让妖孽只能叹了一口气。

“你不要再调查下去了,义父不是你想的那样。”妖孽低声说道。

“哼,你们是一家人,谁知道你是不是帮着他说话。”汐月想起蓝凤凰说的,还有自己亲眼看到的,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相信妖孽了。

正当妖孽准备拉着汐月,好好解释一番的时候。

突然从转角走过来一个人,是今日的寿星冷秋蝉。

冷秋蝉的脸色很不好,本来好好的寿宴,宾主尽欢的融和场面。突然被一个舞台的事情,扫了兴致。一向多疑的冷秋蝉查明了舞台是有人故意陷害醉花楼的姑娘,便特意让管家多给了一些钱,然后将惊吓的她们送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