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冰释前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的话里也充满了无奈,她何尝不是很气愤。但现在自己跟风之谷都是四处逃藏,父亲找不到,妖孽跟云梵又联合在一起图谋天下。而银赫也不知道回到南海去了没有,还得等十天才知晓。

幕后的黑手如今看来是云梵了,可是他有什么样的势力居然可以拉拢天界的人,还掌握了兵权。这些事情,让汐月还是想不明白。

“或许,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改变现在的局势。”轩辕雅兰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汐月问道。

“走,你跟我来。”轩辕雅兰拉着汐月的手,说道。

汐月就这样,被轩辕雅兰带到了密室之中。

轩辕雅兰到了密室,在桌上的一张宣纸。拿着毛笔写了一封快迅给云南隐族。上面告诉隐族的人,慈悲城有难,叫他们来支援

写完之后,就发出了这一封飞鸽快讯。

直到做完这一切,轩辕雅兰才将自己的计划跟汐月说了起来。

“我想他们看到这封快迅,凭我云南隐族圣女的身份,他们应该就会马上过来了。”轩辕雅兰说道,“之前我一直没有动用隐族的力量,只是因为,还以为形势没有那么坏,只要尽快找到你爹,凭借你爹的力量,相信稳定一切不是问题。可是现在看起来,短时间内,你爹是不会那么快的出来了。所以,我不得已才把一直隐匿不见世人的隐族牵连进来。这也算是我能为你做的一件事吧。”

“娘……”

汐月只觉得嗓子眼里堵得慌,心头涌起一种淡淡的感动!

“其实,你这样做,对隐族真的好吗?把他们也牵扯进来,万一,这是一场持久战呢?”

“我何尝不知道,只是总不能看着那些士兵们目无法纪,四处欺负着老百姓。这样乱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了。”轩辕雅兰担忧的说道。

“没有办法,我们只能等了。”

汐月想了银赫那边也得十日,而隐族这边也得花上时间,这样一想,汐月也只能告诉自己要有耐心。

可是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幕,才知道已经乱成这样。自己这边的人会武功,还不会出什么事情。可是老百姓手无寸铁,只能任人鱼肉。

想到这里,汐月也急了。不免有些后悔自己当初要嫁给银赫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任性,也不会害得天下大乱起来。

轩辕雅兰陪汐月喝了一顿酒,将多年的心结打开。如今的她突然觉得身心自由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

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她突然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些事情了。一直浑浑噩噩地过着,让她也不愿意再继续下去了。

“要不我去找冷秋蝉吧。他,他一直都在等我,我想我去找他,他应该会出手帮我们的。”轩辕雅兰说这话的时候,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有些难以启齿,但想着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是说了出来。

一听这话,汐月就明白轩辕雅兰的意思。没有想到轩辕雅兰为了现在的局势,居然愿意牺牲自己,委身于冷秋蝉。

“娘,你不用做这样的牺牲。说不定隐族的人会来的很快,你何必委屈自己。”汐月不忍,劝道。

“呵呵……娘这一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现在也看开了,也不愿意再继续像以前一样了。能做一件好事就去做吧。”

轩辕雅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直带着淡菊般的笑容。释然之后的轩辕雅兰,如同一朵盛放典雅的菊。

轩辕雅兰的话让汐月很受感触,她没有想到一夜醉酒,居然让轩辕雅兰改变这么多。看着淡雅的轩辕雅兰,她的眼底是一片纯净,可见她说这话的时候,是真心的。

尽管汐月并不想让轩辕雅兰冒这个险,总觉得冷秋蝉那般阴冷的人,就算以前暗恋于轩辕雅兰,但谁也不能保证现在他的心意有没有改变。

但轩辕雅兰不去,就只能说这个机会没有了。那大家都得等隐族跟鲛族的人过来,但谁能保证他们什么时候过来,会不会过来。

诸多思量,让汐月的眉头皱了起来。说到底,总是自己的亲娘,她实在不愿看到轩辕雅兰这样送上门的。

“要不我们再想想办法……”汐月苦涩地说道。

轩辕雅兰闻言,露出了一个淡然的笑容。伸出双手,抱住这一个多年未曾真心爱护的女儿。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没有好好的去体贴过汐月的内心,才让自己错过了这么多年的母女之情。

好在,一切都来的及。男欢女爱对于轩辕雅兰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为了自己的女儿,为了天下的百姓,能做一点事情就是一点吧。

“乖,我们不说这样。走,带娘去打扮一下吧。”轩辕雅兰松开了汐月的怀抱,看着汐月,含笑地说道。

这一抱,让汐月的心里更酸痛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送自己的娘到别的男人怀里。但却什么也说不上话,只能想着如果冷秋蝉真的等了轩辕雅兰这么多年,轩辕雅兰跟他在一起,也好过跟花心多情的父亲在一起吧。

半天,汐月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

轩辕雅兰拉着汐月的手,带她到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间略带奢华的房间,摆饰很是精致,颜色却是有些干净淡雅的,可见轩辕雅兰的内心深处也是喜欢简单的。

“来,这么多年,娘从来没有给你打扮过,今天我们娘俩一起打扮吧。”轩辕雅兰从说出那一句话后,心情一直很好。似乎她不是去做委屈的事情,而是参加一场盛宴。

“好!”汐月只能答应,她不想拒绝轩辕雅兰眼里的温情,特别是两个人的关系有所融洽的时候。

伊人端坐,对镜贴花黄。

铜镜还是显出了轩辕雅兰年华逝去,特别是一向要强的她,突然愿意放下的时候,这样的变化在脸部是犹为明显的。她似乎并没有发现,对着镜子细心的梳妆打扮着。

汐月在她的身后,将她的乌发盘起。一把桃木梳一下一下的梳着,却发现底下深藏的几根白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