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雅兰被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雅兰!你以为你还是十八岁的时候吗?穿着这一身不论不类的衣服,就想重新讨回我的欢心?真是天大的笑话!”冷秋蝉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轩辕雅兰气的涨红了一张脸。

“哼,我告诉你,轩辕雅兰!你别以为你还是当年的自己,而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你的建议我没有兴趣,而且我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你识趣的的话,就马上滚开我的地方。”冷秋蝉讽刺的拒绝了轩辕雅兰。

受到这样的侮辱,轩辕雅兰再也忍不下去。起身走到冷秋蝉的前面,伸出一巴掌就准备扇过去。

半空中的手被冷秋蝉狠狠地捏住了,手上的痛楚让轩辕雅兰痛的轻叫了一下。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冷秋蝉就是不肯放手。

“你放开我,冷秋蝉!你就是一个混蛋!”轩辕雅兰望着冷秋蝉一张阴冷的脸,因为生气,根本没有害怕的说道。

轩辕雅兰就是不相信,冷秋蝉就算不答应自己,还会对自己做什么。说什么,自己也是风之谷的女主人,而且还是隐族的圣女。这样的身份,让轩辕雅兰有了放肆的权力。

“下贱的女人!”冷秋蝉眼睛闪过一丝暴躁,骂完这一句,放开了轩辕雅兰的手。

突然之间的松开,让轩辕雅兰没有站稳,直接跌倒在地。听着冷秋蝉的辱骂,反击地说道:“冷秋蝉,我告诉你,你敢这样对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底下还在逞强的女人,冷秋蝉只觉得她愚蠢至极。看都不看一眼,拍了两个手掌。很快,大厅出现四个下人。

“把这个女人给我拖下去,既然她这样下贱,不知羞耻的送上门。你们给我好好满足一下她,让她好好享受!听懂了没有?”冷秋蝉拿起下人给的一张手巾,擦拭着刚刚碰到轩辕雅兰的双手。

“你,你不可以这样对我。”轩辕雅兰挣扎地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动弹。再笨的人也知道自己是被下药了,想着自己进来,只喝过一杯菜。顿时,轩辕雅兰什么都明白了。冷秋蝉根本就是有意请君入瓮,有意而为。

想明白的轩辕雅兰正想质问冷秋蝉,眼前一黑,晕倒在大厅之中。

“把这个女人快弄下去,赏给你们玩。”冷秋蝉不知意地说道。

“谢主子!”

四个下人齐口同声地说道,眼睛都是色眯眯的看着底下的轩辕雅兰。这个女人身材还是不错的,刚刚那声音也很是悦耳。要是能醒着被他们为所欲为的话,声音肯定很好听。可惜啊,人晕过去了。

很快,四个人就将轩辕雅兰搬到了自己的下人房间。将轩辕雅兰的外纱衣脱去,下人将她的腰带轻轻一扯,衣服就这样散开了。

“嘿嘿……这个女人到是挺开放的,居然穿这样容易脱的衣服,肯定是一个淫荡的女子。”

“管他的呢,反正现在沦落在哥们几个手里,还是好好的享受才是真的。”

“就是,刚刚在大厅听着这女人好像还挺沷辣的,还是趁着她晕过去的时间,先让哥哥享受一下才是真的。”

正说着呢,这几个淫笑着的下人正准备下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道黑影在面前闪过。

“啊!”一道血溅到窗上,没等其他三个反应,几道白光,所有的人都倒在地上,眼睛睁在大大的,连杀他们的人都没有看清。

这一个神秘人看着床上的轩辕雅兰,将她被脱去的外衣随意的裹在她的身上。然后将人扛在身上,施展轻功就这样离开了。

深夜一个人影在小巷里面穿梭着,突然这个人影在醉花楼停下。然后将身上的人扔在了醉花楼的门前。

里面的顾横波听到声音,好奇的打开了门。发现自己的主人正晕迷不醒的躺在外面,马上叫人过来帮助抬进去。

大厅的汐月一直在等着轩辕雅兰,她的心里很是矛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想才是对的。听到顾横波的声音,马上走了过去。

看着轩辕雅兰衣着不整,整个人也是不省人事。外面还有一个人影飘过,汐月直觉认为轩辕雅兰就是被他弄的。

居然敢动我的人,汐月的眼里冒出了火焰。

“顾横波,你好好照顾我娘。我去追那个人,定要出出这一口恶气!”汐月说完,就追着那个黑影过去了。

顾横波正想说什么,汐月已经消失在眼前了。没有办法,顾横波只能顾着地上的轩辕雅兰。细心的将轩辕雅兰抬到房间,然后开始照顾着她。

另一边,汐月一路追着这个人影。发现这个人影似乎是一个男子的轮廓,想着轩辕雅兰的样子,顿时觉得轩辕雅兰肯定是被他害的。

想到这里,汐月便觉得怎么样也不会放过这个男的。

只是追着追着,汐月发现此人的轻功十分了得。自己追了这么久,他却丝毫没有什么不适的样子。可见他不仅轻功好,而且内力很是深厚,武功更是在自己之上。

即使这样,汐月也不是容易放弃的人。敢惹自己的人,不留下什么,自己是不会放过他的。

就这样,汐月穷追不舍,竟是追了一个时间。从城内追到一个郊外,这个神秘的人影才慢慢停了下来。

正当汐月暗喜,准备追上他的时候。这个人居然就这样停下来了,转过身看着汐月。

顿时,汐月愣了。熟悉的木头雕刻的面具,从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的男子。这是教授自己武功的木先生,竟然是师父!

这一下,汐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上前对着木先生跪下来行礼,笑着叫道:“师父!”

“起来吧!”

木先生的声音还是一如即入的湿润,传在汐月的耳里有一种镇定人心的感觉。想着自己以为追着的采花贼原来是师父,看来事情的真相是另有隐情了。

“师父,你怎么会出现在醉花楼。害徒儿以为你就是伤害我娘的人,徒儿真是糊涂。”汐月自责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