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两个人的孤单/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汐月也知道云梵是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踪迹,才将他们杀掉的。只是看着地上的二具尸体,汐月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云梵,不如我们装着他们的样子,化成宫人留在这里观察着花依依的举动。这样的话,也不会有人怀疑我们了。怎么样?”汐月的眼里带着一丝笑意,对着云梵说道。

“行,汐月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云梵对于汐月要做的事情,都是无条件的顺从的。其实他的心里有很多的事情想问一下汐月,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好的时机。现在处境很危险,等以后安全的时候再说。

于是,汐月与云梵将这二个人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处理好了二具尸体,就将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然后,汐月将自己与云梵的样子易容了一番,这样的话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认出是谁了。

就这样,万魔山庄换了二个新面孔的宫人。上层的人从来不会管着这些事情,所以就算看到也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弄好一切,云梵与汐月潜伏在在暗处,小声的说着一些事情。

“汐月,你现在跟银赫……”云梵忍不住问了起来。

听到这话,汐月白了云梵一眼。到了这个时间,还在问这些事情。但看着云梵眼里害怕失去自己的眼神,心还是软了下来。

“没有,他现在回到鲛族去搬救命了,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汐月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这话,云梵的脸上露出了喜悦。他就知道汐月不会离开自己的,所以他一直告诉自己要相信汐月。就是因为这样的相信,他才没有答应风羡离的提议。

“汐月,现在外面都在怀疑是我将鲛族人杀死的吗?”

云梵笑过之后,也开始考虑起这些事情了。虽然万魔山庄如今在花依依的手里,但它也是挂在自己名下的。花依依做什么事情,也等于是自己在做这些事情。他要知道花依依如今将他的名声搞坏到哪一步,也有一个心理准备。

“一半一半吧,有的风声说是风之谷跟慈悲城害的鲛族人这样,有些聪明的人就觉得一切应该是你的阴谋。现在局势很乱,我们还是好好观察花依依的一举一动,这样才能快占找到幕后的黑手。”汐月小声地说道。

云梵听到这话,看着易了容的汐月虽然有些陌生,但却是自己熟悉的气息。忍不住拉起了汐月的手,想靠她近一些。

谁知,汐月一下子抽回了云梵的手。云梵有些愣了,看着汐月。

汐月也有些尴尬。她不故意的,只是下意识的举动,发生这些事情,她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云梵。尽管汐月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云梵所搞出来的,但不可否认这些事情还是伤了她的心。

“汐月,对不起,我知道这段时间有人冒充我,肯定伤害到你。”云梵没有等汐月说佬,就先道歉地说道。

云梵不想看到汐月眼里的歉意,也不听到汐月解释。云梵只知道自己的心有些慌张,他觉得自从招亲大赛之后,与汐月就有了距离。以前单纯快乐的生活,似乎一去不复返了。

“我……”汐月望着云梵,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现在调查幕后黑手最重要,我们还是专心的观察着吧。”云梵有些逃避的说道。

听着云梵的话,汐月也没有再说什么。在她的心里,也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了。就像云梵所说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调查幕后黑手是谁,观察花依依的行踪才是最重要的。

汐月的沉默,让云梵没有再说什么。看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现,但彼此之间的距离却悄悄地拉开了。谁都不想这样,但现实却逼着他们顾不了这些。

两个人都像是普通的宫人一样,在万魔山庄里面行走着。一路到也平安,没有遇到什么上面的人。大多都是平凡的宫人们,低着头擦肩而过也没有人发觉什么。

突然,一个绿衣使者看到汐月与云梵,神色漠然的叫住了他们。

“站住!”

汐月与云梵闻言,卑微的退到一边,等待着绿衣使者的吩咐。

汐月到不怕这个使者认出自己或云梵,就是云梵一时忍不住对着昔日的属下低三下四,会出手一剑杀了他。那样的话,也不能再继续潜伏在这里了。

好在云梵能屈能忍,学着汐月的样子,低着头,看不清脸色的退到了一边。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听汐月的话,忍!

“你们现在马上去大殿,宫主要召开大会,所有的人都得去参加!”绿衣使者交待道。

“是!使者!”汐月弯腰,应道。

云梵却不想这样,好在绿衣使者也没有留意到他的样子,因为他还有很多的人要去传达。所以说完,他看都没看这样卑微的宫人,直接转身走人。

汐月暗幸这个使者走得快,要不然肯定会对云梵这样无礼的表现质问起来的,到时候又得费些口舌才可以解决。

汐月没好气的白了云梵一眼,对方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汐月忍不住直接一脚踩了下去。

痛的云梵想大叫起来,但在汐月狠狠地眼光下愣是忍下去了。这一下云梵再也不敢说汐月变了,因为惹她不爽的人,总是会被她整得很惨!

“你最好乖一点,现在我们就去见花依依,你要是冲动,你信不信我分分种让你切腹自尽!”

汐月看见使者走远,附近没有人。凤眼直直盯着云梵,带着浓浓地警告,威胁着云梵。对方却在听到汐月的话,眼睛眨了眨,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云梵想着要去见花依依,当然很气愤了。但他还是会听汐月的话,要搞清楚花依依的目的。但汐月后面的话,却让云梵有些听不明白了。

“什么叫切腹自尽呢?”云梵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汐月。

听到这话,汐月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动的厉害。看着云梵,扯出一个微笑。在云梵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直接一脚踩到云梵的另一只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