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用拳头说话/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这是什么怪东西!快给我滚开!”

小小的一片竹叶,忽然像是幻化出了无数片竹叶,密密实实的形成了一个大茧子,将花楚楚整个人全部包围住了!

无论她在里面怎么挣扎,也根本挣扎不开!而大家在外面也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茧子,其他的什么情形也看不到,只能听到里面不时传来了花楚楚的惨叫声!

而且那惨叫声还一声比一声的高亢,一声比一声的惊人,听的不少人都捂着心脏,生怕忽然晕倒了过去!

“呵呵,花楚楚,这下子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正在窗口那里看热闹的花弄玉看了看被绿色竹叶包裹住的花楚楚,笑得嚣张、得意。

不过她也起了十分大的警惕心对司徒汐月。她居然能用一片简简单的树叶就造成了这样的一个效果,说明她也不是个什么凡人!看起来,以后要格外注意她了!

“破!”

那个绿色的大茧子里面渐渐没有了声音传出来,倒是有无数道殷红的血液从下面缓缓地流淌了出来。

司徒汐月慢条斯理得喝完了一杯碧螺春,这才慢慢喊了一声“破”!

那巨大的绿色茧子顿时停止了转动,然后立刻散开了,露出了里面一个几乎是赤身裸体的花楚楚。

只见她白皙的身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血痕,那全都是用锋利的竹叶划出来的伤痕。那鲜血汇集成的小溪流就是从她身上的这些伤痕渗透出来的!

看到她这样可怖的情形,大家全都啊了一声,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去看这么一个遍体鳞伤的人。

纵然这个女人可恶,可是好像也罪不至死!但是如今她只是因为得罪了王妃,就被王妃处以这么样的一种极刑!看样子这个王妃真的不是什么好惹的!

之前还有传闻说王妃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连武功也平平无常。可是如今看起来,得出这些结论的人恐怕都是头壳坏掉了吧!

司徒汐月敏锐的察觉到了底下人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敬畏之情,不由得冷冷一笑:面对弱者,最有效最强大的变法就是叫他们知道真正的强大是什么样子的!人性本恶,你对他们越好,别人还越以为你是好欺负的!你要是越凶,越有力量,其他人反倒会更乖乖的臣服于你,乖乖的听你的话!

司徒汐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然也不愿意浪费那个时间精力去打造什么“人民心中的第一王妃”之类的头衔。

在她看起来,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唯一真正有效快速的办法就是用拳头说话!

果然,她不过是小小的露了一手,已经彻底震撼到了所有的人。大家对她从不屑彻底变成了仰慕和崇拜甚至敬畏!

这么快速的效果,可不是简单的扮慈善能得到的!

不过司徒汐月显然不只是要伤了花楚楚那么简单!这个女人既然敢觊觎她司徒汐月的男人,那么她就要彻底“杀鸡给猴看”,通过这个花楚楚,来告诫全天下所有的女人——妖孽是她司徒汐月的,敢觊觎者,杀无赦!

于是司徒汐月粉嫩的小脸上慢慢蒸腾起一阵决绝的杀意,她轻轻的走到了花楚楚的面前,不屑的扫了她一眼,用冷然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居然敢觊觎我的男人,你,该死。”

话语很简单,语速也不快,可是那森寒的杀意却让所有人不由得深深震撼!

白嫩的小掌心中陡然幻化出一柄金黄色的光剑,司徒汐月慢慢抬手,光剑落下,眼看着就要斩下花楚楚的人头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阻拦住了。

“你就是司徒汐月?”

一个冷而高傲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带着十足的华贵,顿时吸引住了大家的注意力。

司徒汐月眯起眼睛,微微侧脸朝门口看去,却见是一个衣着十分华贵的女人,正站在门口,身边簇拥着许多的丫鬟仆役,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似的!

看起来来者不善!

司徒汐月只扫了那个贵妇人一眼,冷冷一笑道:“没想到护国公主也从蒙古千里迢迢的回来了,真是失敬失敬啊!”

她此话一出,那个美妇人倒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你如何知道本宫的身份的?”护国公主不是别人,正是萧铁茹唯一的女儿,敖绮之。

她很早就嫁到了蒙古,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蒙古那边活动,甚少回到国内了。

本以为国内已经没有人知道她了,可是没想到刚刚一回来就被辨认了出来。

而且是被女儿娜拉凌玉嘴巴里的那个“白痴”、“废物”辨认出来的。

这不能不叫她觉得诧异和震惊!

“呵呵,这有很难。先说公主您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吧。这套‘燕来春’是琅琊坊制作出来的一件顶级衣服。只有客户等级到达超级VIP的客人才能买到。因为造价不菲,一套衣服就要黄金一万两,而且全世界只有一件,如果不是超级有钱人,谁也不会花费那么多的黄金在一件衣服上。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您头上插的这根簪子,看起来黑漆漆的,普普通通的,跟一段烂木头没什么两样。不过我却知道,雕刻这根簪子的人是当代最著名的手艺大师憨山大师。这样的一根簪子,如今已经是孤品了,有市无价。这两样东西虽然看起来都比较大低调,但是懂行的人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奢华。由此我判断您肯定是皇亲国戚。真正确定您身份的,却是您腰间别着的那块黑铁令。据我说知,这是蒙古大汉塔吉克送给皇后的定情信物,蒙古虎符,足以调动蒙古百万铁血骑兵的唯一信物吧!能拥有这件东西,就算您穿的再破烂,别人也会认出来您的身份的。不知道我说的对吗?敖绮之公主。”

司徒汐月看着敖绮之,平静的将她的表情全部收入眼中。

敖绮之不愧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她很快恢复了从容淡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