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折磨人,我最在行/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难道你没听清楚本王说的话吗?”妖孽邪魅的扫了那个老姑姑一眼,“本王说了,不论是谁,只要谁敢侮辱本王心爱的人,本王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你——”那个姑姑气愤至极,估计是跟在敖绮之身边久了,所以也比较嚣张,脑袋坏掉了,以为这里还是蒙古国呢,当下就指着妖孽的鼻子准备开骂。可是她才吐了一个字,寒光一闪,一道鲜血陡然喷溅了出来,然后是一条鲜活的舌头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还在地上砰砰的乱跳,就好像是一条活生生的小鱼一样!

“啊!她的舌头,她的舌头没了!”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全都集中在了那个老姑姑的身上!

果然,只见她张着嘴巴,满嘴都是鲜血,原本那条舌头已经断了,只剩下一半在地上活蹦乱跳的!

妖孽出手太快,那老姑姑还没感觉到疼痛,剩下的那半边舌头还在机械的搅动着,似乎想把刚才的话继续骂完!

“还说,”妖孽淡淡一笑,涌起绝色风华,寒光一闪,那个老姑姑的右手连着手腕齐齐的断掉了!

那只手在地板上跳来跳去的,好像还不相信自己已经被砍掉了一样!

一旦鲜血再次喷涌出来,妖孽却好像玩上瘾了一样,左右开弓,一会儿那老姑姑就被砍掉了左右手,然后是左右耳朵,浑身都是鲜血淋漓的!

而这一切的动作,不过是发生在刹那之间!

妖孽的动作快的就好像是一阵红色的清风一样,眨眼之间一切都已经完成,而他却还是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轻轻地搂着司徒汐月,温柔至极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嗓音逸出轻缓的话语,好像刚才那一幕根本不曾发生似的。

而这一切,却全都落在了其他人的眼里!

顿时,大家对这个嗜血冥王的称呼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原来刚才他对司徒汐月的温柔也仅仅只是对她一个人而已,对其他人,冥王敖广依然还是那个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战神、死神!

意识到这一点儿之后,所有人的嘴巴全都闭了起来,全都很庆幸,刚才没有乱说什么话,不然现在这么惨的就是自己了!

尤其是那个刚刚获得聘任书的店老板,简直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幸亏他刚才没耍赖,不然现在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五马分尸的命运了!

老姑姑被削掉了手、耳朵、舌头之后,一下子蒙住了的样子,还站在那里,只是伤口处狂喷鲜血!

看到这一幕,司徒汐月淡淡笑了笑,仿佛眼前的这血腥的一幕不过是一场小丑表演一样,根本没什么威胁的。

敖绮之可不一样了,她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这一幕,好像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

直到那老姑姑惨呼着朝着她奔来的时候,她才大惊失色:“护驾,护驾!快护驾!快杀了这个女人!快杀了她,别叫她靠近本宫,快啊!”

侍卫们赶紧手忙脚乱的上前要杀了那个老姑姑,司徒汐月就偏偏捣乱,不是给这个侍卫弹一颗小花生米,把他绊倒在地上,就是给那个侍卫的眼睛上来一下,所以一时之间这些草包侍卫们纷纷倒在地上,反倒那个老姑姑误打误撞的朝着敖绮之奔了过去,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身上,充满怨毒的开始啃咬起她来!

她耳朵虽然被削掉了,可是耳力却没有消失,当然把敖绮之说的话全都听到了耳朵里!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辛辛苦苦侍候了敖绮之这大半辈子,得到的下场却是这样的!

兔死狗烹,原来是这个意思!

一时之间她的怨气全都发了出来,一下子冲了上去紧紧的咬住了敖绮之的肩膀,然后就死死也不松口了!

“啊!”敖绮之从小就是金枝玉叶,哪里受过这样的折磨啊!顿时惨呼了起来,开始在地上乱滚了起来,企图甩开那个老姑姑!

但是她如何能抵挡住一个疯女人的力量呢?所以当侍卫们终于赶到把那个老姑姑强行拉开的时候,敖绮之肩膀上也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漓了!

“给本宫杀了她,杀了她!不,本宫要她五马分尸,五马分尸!”

敖绮之被侍女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狼狈至极,头发全都散乱了,浑身上下都是血痕,连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也都是血迹!

可以说是狼狈至极!

而且她的肩膀上还有一块肉也被撕扯了下来,被那个老姑姑咬在嘴巴里,十分怨恨的样子!

敖绮之疼的浑身都抽抽,忍不住疯狂的大喊起来,再也没有了半分皇后的从容和贵气!

“是!”正当侍卫们想要按照她的命令杀了那个老姑姑的时候,司徒汐月忽然又冒出了一句甜甜的话。

“王爷,奴家记得好像这里是穆旭国的地盘,而不是蒙古的地盘吧。”

面对司徒汐月的发问,妖孽一愣,但是迅即点了点头:“是啊,这里是穆旭国,不是蒙古国。”

“那就是了。奴家记得好像穆旭国的律法里有这么一条。无论是主还是仆,个人都没有杀掉另外一个人的权力,必须移交官府审核,不然就是要以杀人罪论处。王爷您说奴家说的对吗?”司徒汐月笑得巧笑倩兮。

妖孽立刻明白她脑袋里的想法了,不由得失声笑笑!他的阿鸾真的是太聪明了!敖绮之想要杀人,她偏偏就不要她杀人!活生生的把她憋死,抬出法律来,偏偏敖绮之又不敢跟法律对抗,因为天子犯法跟庶民同罪!

这个道理,敖绮之不会不明白!

所以妖孽立刻配合司徒汐月说:“对啊对啊,是有这么一条法律来着。不管是谁,都没有草菅人命的权力。尤其是在本王的面前,更是没有人有这个特权!”

他发话了,什么时候大家都听明白了,敖绮之不是傻子,自然也听得明白。

到了现在她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她输了,被一个她根本看不起的“傻子”给彻底耍了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