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七十一)相看/望族嫡妇之玉面玲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赏花宴这天,天气晴朗,将昨日的雨水一扫而净,微风拂面,让人不觉寒冷,只觉舒适百倍,苏妙珏穿着件稍薄的春装,整个人看起来飘逸极了,反倒林珑仍穿得比较厚,且身上披着件薄披风,对比起来就显得臃肿许多。

“我真是羡慕弟妹,这赏花宴这样穿才好看,我之前都做好了衣裳,结果却还是得穿着这一身出来示人。”林珑满眼都是羡慕,语气里颇多抱怨。

本来她都换好了新做的衣服,还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几圈,结果叶旭尧见着了,却是不肯让她这样穿,说是外面风大,穿得这么薄万一感染了风寒怎么办?都六个月大的肚子禁不起她这么折腾云云。

她所有的反抗都无效,最后噘着嘴被他扒下新做的衣裳,换上这一身早春时才穿的衣服,这样还不行,还非要她披上一件薄披风,本来怀着身孕就不美,这样更好,到时候全场她应该是最受人瞩目的那一个,谁都比她穿得漂亮。

苏妙珏看到自家嫂子抱怨的样子,不由得笑着道,“大嫂,你这可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别人家的娘子想要夫君关爱都难,她们若瞧见你这个样子,怕是妒嫉得咬帕子呢。”

之前在府里准备出发时,她看到自家大嫂这装扮出来还吃了一惊,本来大家都说好了要穿新做的衣裳,料子款式还是她们商量后定下来让府里的绣娘赶制的,结果就她一个人穿了。

问过后才知道因由,当时就觉得好笑,没想到大伯那般冰冷的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当然她夫妻也和睦,倒也不至于羡慕林珑。

“你就笑吧。”林珑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好了,我不笑了,我的好嫂子,大伯这样也是关心你,而且我觉得他的顾虑很对,之前是我疏忽了,你现在正怀着身孕一切得小心再小心才行。”苏妙珏挨着林珑笑着求饶。

林珑佯装不爽地拍了一下她执扇的手,然后觉得有点热,拉扯了一下领口,扇了好几扇方才觉得凉爽些。

“大嫂,这扇不得啊,这个天气最易感染风寒。”苏妙珏赶紧夺过林珑手中的扇子,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林珑无语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她还没脆弱到这地步吧?怎么现在人人都把她当瓷娃娃看了?

正在她不爽之际,马车停了下来,她掀开车窗帘子看了看,果然是到了宫里,宫里有规矩,她也不好带头搞特殊,遂扶着侍女的手下了马车,一旁的苏妙珏不放心还扶了一下她另一边的手肘。

“郡主来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晋嬷嬷领着宫娥上前迎接,“娘娘正在偏殿等着郡主与叶三奶奶。”

“嬷嬷。”林珑与晋嬷嬷是老相识了,立即笑开颜地上前打招呼。

苏妙珏倒是与晋嬷嬷的交情一般,不过这个老嬷嬷是自家姑母的亲信,她也十分给脸面地轻唤一声打招呼。

晋嬷嬷面对苏妙珏就没有对着林珑的那份亲切,但这毕竟是主子娘家的姑娘,遂她的态度也是十分友好。

领着二人往皇后的寝宫而去,一路上,林珑都看到不少贵妇人的身影,有熟悉的见着她就过来打声招呼问句好,看到她由晋嬷嬷亲自领路,众人心下羡慕不已,看来这位郡主兼侯夫人的荣宠不断啊。

反倒苏妙珏这正宗苏家的姑娘就被人忽略过去了,她虽然也是襄阳侯府的媳妇,但自家夫君不袭爵,这就比不得林珑风光,若换成别人面对这样的境况,少不得要吃醋心里不平衡,进而嫉恨林珑这个长嫂。

而她的心态一直很平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觊觎也没用,还不如好好地经营自己的生活,这样比什么都强。

晋嬷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这回对苏妙珏这个皇后娘家的侄女倒有几分欣赏了,这么年轻在这场合就能稳住,这姑娘大气啊,不愧是皇后娘家的侄女。

正要迈进皇后寝宫前的台阶,林珑就看到红柱子后有个胖胖的小妞一会儿伸头看她,一会儿又缩回去,一副别人发现不了她的样子,独自玩得开心。

林珑“噗哧”一声笑了,在小姑娘探出头来时,她立刻看过去,一副我发现了你的表情,小姑娘不信邪试了几次都被林珑戳穿,随后就跺了跺脚从红柱子后走出来,噘嘴道,“不好玩。”

陪着她玩躲猫猫的宫娥太监忙跪了一地哄着小公主。

林珑见着这众星拱月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担忧,这样宠着很容易就会将人给宠坏的,福安公主正是性格成形的阶段。

晋嬷嬷对这样的场景不陌生,不管怎么换宫人,福安公主身边的宫人都是这副德行,毕竟全皇宫的人都知道皇上最宠这小公主,这也是苏皇后最头疼的事情之一。

不过小姑娘很快就又高兴起来,直接就朝林珑奔去,这胖胖的小身体真让她撞上,只怕林珑这孕妇会吃不消,苏妙珏与晋嬷嬷都有几分紧张,在一旁做好万全准备。

“义安姐姐。”福安公主奔到了林珑面前就刹住了脚步,歪着头好奇地盯着林珑的孕肚看,随后咬着胖乎乎的小手指道:“这里面有个小妹妹。”

林珑之前怀孕的样子她见过,所以并不陌生她的孕肚,不过她这颠三倒四的称呼听得人直想抚额。

林珑也被她的话逗笑了,给小公主行了礼之后就牵起她的手往侧殿而去,“怎么就不能是小侄子呢?”

“是妹妹。”福安公主纠正道,“我喜欢妹妹。”

林珑见她坚持是妹妹,心里不禁有几分好奇,另一只手轻抚了一下肚子,难道这胎真会生个女儿?

女儿的话,里屋的苏梓瑜都听到了,见到女儿被林珑牵着手带进来,就笑道,“人常道小孩子的话最灵,我看这胎你八成要如愿了。”

“那就借义母吉言。”林珑一边说一边屈膝行礼。

苏梓瑜招手示意女儿上前到她身边来,然后朝一旁的红菱道:“扶着义安郡主过来坐下,这怀孕过了六个月身子就会笨重,走得久了也该累了。”皇宫就是这点不好,太大了。

“义母,不累的。”林珑笑道,由红菱小心扶着坐下。

苏妙珏也赶紧上前给姑母行礼,苏梓瑜也笑着让她坐到身边来,她左右打量了一下两人的气色,随后点头道,“我之前还担心你俩会不会累得瘦了,如今一看你们神色都好,我这就放心了。”

她之前还担心她们会撑不住,毕竟年还没过完,襄阳侯府的事情就一桩接一桩地发生,让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了。

“之前是忙了些,不然早就进宫来给义母请安了,好在婆母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否极泰来了。”

“这就好。”苏梓瑜喜欢林珑这元气满满的样子。

几人正说着话,绿素进来禀报,说是赏花宴都准备妥当了,请皇后娘娘移驾御花园。

苏梓瑜拉着女儿的小手起身,“都随我过去看看,正好放松放松心情,对了,你弟弟现在还没有婚配吧?”她突然转头看向林珑。

“还未曾。”提起这桩事情,林珑也有点发愁。

“那待会儿好好看看,今儿个入宫的姑娘家不少,你若有看上的,咱们也不急,先了解了解再定下来也无妨。”苏梓瑜笑道。

林珑早就怀疑自家义母办这赏花宴是要相看人,小太子尚小不急着婚配,但其他皇子有几个排行靠前的却快要成年了,这婚事就要提上日程,而她弟弟之事不过是捎带而已。

想明白了归想明白,她心下还是十分感激苏梓瑜还记挂着她家的事情,遂笑着应下了此事,她也确实存了这样的心思,相看好了等栋弟回来问过他的意思,他若同意就正好可以筹办婚事,这中间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古雪菲已经是逝去的人了,她不可能让她影响弟弟一辈子的婚配,人总得向前看才行。

御花园里坐着不少贵妇人,其间拿着团扇半遮面容半笑谈的少女也不少,显然都是得了苏梓瑜暗示的人。

不过林珑一眼扫过去,这些姑娘家打扮得并不十分耀眼,甚至有好几个穿得更是灰扑扑的,在花团锦簇里显得更是暗淡不少,见此情形,她不禁皱了下眉头。

苏梓瑜自然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在她们集体跪下请安的时候,她也看了个清楚明白,看来大家对于嫁进皇室并不热衷,这是好事,说明她的儿子更被群臣看好,但也是坏事,儿子年纪还太小,中间依旧有变数,该防的还是要防。

“都起来吧。”

她笑得极是和善,并且对于那几个执着穿得灰扑扑的姑娘只是一扫而过,视线并不停留在她们身上,眼角扫到她们松了口气的面容,这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一些。

苏妙珏也是机灵的,对于眼前这群贵妇人心里打的算盘也是门儿清,年纪大的皇子并不被看好,目前没人想沾上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