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没有办法活下去/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方野进了公司,乔希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之前因为担心池夜澈在开车自己会打扰到他所以没有给他打电话,现在他应该已经把文兮雅送到了医院吧?想着乔希沫拨打了池夜澈的电话。

只是电话一直“嘟嘟嘟”了很久却时钟没有被接通。

池夜澈因为把手机落在了车里并没有呆在身上。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乔希沫挂断了电话,眼神中有一丝忧伤。

池夜澈是把手机忘在扯上了还是现在因为太担心文兮雅所以根本没有心情接自己的电话呢?

乔希沫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东想西想,她要相信池夜澈不是吗?

既然他们两个互相相爱,就应该相信彼此。

如果池夜澈不坚定,又抛弃自己和文兮雅在一起的话,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不是吗?

那样还长痛不如短痛。

只是这种东西,只能在心里想想,假装不在乎,如果池夜澈真的要离开自己的uha,乔希沫觉得自己或许也可能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乔希沫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请送我到附近最近的医院。”

文兮雅的情况那么紧张,池夜澈一定会送她去附近最近的医院吧。

——医院内

看到医生走了出来池夜澈连忙迎了上去。

“医生怎么样了?”池夜澈现在很担心,连手心都在冒汗,文兮雅现在怎么样了……她会不会……

“病人暂时被我们挽救了回来,可是现在情况依旧很危险,我们打算将病人转去市第一医院接受救治。”

因为当时文兮雅的情况太过危险,担心她撑不了多久,可能耽误一分一秒都会让她离死神更近一步,所以池夜澈便把文兮雅送到了最近的这家医院而没有去更好的医院。

“好!”

文兮雅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都上包着绷带上面还有血,看到文兮雅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一样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池夜澈的心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捏住。

若凝你一定不能有事……

最起码……我不喜欢你是因为我而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文兮雅因为自己而去世,池夜澈的良心会一辈子过意不去的。

虽然江玥晴也因为自己不甚跌落屋顶摔死,可是江玥晴可以说是罪有应得,原本她想带着乔希沫一起死只是上天保佑让乔希沫躲过了一劫。自己对江玥晴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文兮雅……不对,应该说是许若凝,是自己的初恋,深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

他不希望她死,更不喜欢她是因自己而死而自己却没有办法挽救她。

池夜澈跟着救护车一起离开了医院这个时候乔希沫刚好到了医院门口。

付了钱下了车,乔希沫刚一下车便看到了停在医院门口的池夜澈的车。

乔希沫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池夜澈并不在车内。想着乔希沫又快步走进了医院。

“护士请问一下,半个多小时前有没有一个叫文兮雅的病人过来?现在在哪个手术室?”乔希沫焦急的询问道。

“好的,我帮你查一下请稍等。”护士查了查电脑微笑着回答道:“这位病人刚刚被转去了市第一医院。”

“市第一医院是吗?谢谢了。”

听到护士的话以后乔希沫便转身朝医院门口走去。

文兮雅转去了市第一医院,这就是说文兮雅现在起码还活着是吗?

知道这个消息,乔希沫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心底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不开心?可是文兮雅毕竟是一条生命,如果一条生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离开了这个时间,乔希沫会觉得十分的过意不去,到现在她都没有忘记江玥晴从楼顶坠落下去的最后一秒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也跟着一起拉下地狱……

虽然池夜澈一直安慰自己江玥晴那是罪有应得,因为她想害别人,可是没想到却把自己给害了。

可是乔希沫却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虽然并不是自己自愿的,但是江玥晴和池夜澈在自己认识池夜澈之前都已经订婚了,的确是自己破坏了他们,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或许池夜澈现在已经和江玥晴结婚了,虽然没有感情,但是应该也能平平静静的度过一辈子……

坐车来到市第一医院,询问了前台知道了文兮雅在哪间手术室,乔希沫来到手术室门口,刚一从电梯里走出来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低垂着头的池夜澈。

一向周身散发着一种太耀眼光芒的他现在却似乎被一层灰蒙蒙的雾给掩去,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落寞。

池夜澈看起来……真的很担心文兮雅……

乔希沫不禁傻傻的在想,如果是换做自己,如果换做现在在手术室里抢救的人是自己的话,池夜澈也会像现在这样担心吗?

似乎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灼热的目光正看着自己,池夜澈抬起头侧过眼,只见乔希沫站在不远处。

其实刚才乔希沫在想自己到底该不该过去打扰池夜澈,可是既然池夜澈看到了自己,乔希沫便迈步走了过去。

“她怎么样了?”乔希沫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问是属于虚情还是假意。

自私的来说,如果文兮雅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更好,那样就没有人和自己抢池夜澈了,池夜澈的心一直都是在她的身上。可是想到如果文兮雅去世,池夜澈会心痛、会自责的话,乔希沫宁愿文兮雅能够抢救过来,能够活下来。

她更不希望看到池夜澈心痛的样子。因为他的心痛,她的也会。

池夜澈轻轻摇了摇头:“还在抢救,还不知道。”只是文兮雅现在的情况一定是很不好就对了。

乔希沫在池夜澈身旁的座位坐下,两人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

侧眼看了一眼乔希沫那精致的侧脸,此时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安静的像是一个瓷娃娃。

“对不起。”池夜澈突然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