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这就是命运吧/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希沫望着文宇涵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心里很是不忍心,觉得自己对这么小的孩子说这种话是一种残忍,可是自己就算不说迟早他也是要知道的。

想着乔希沫紧抿了抿嘴唇还是开口道:“宇涵你妈妈今天……发生车祸了,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

听到乔希沫的话,文宇涵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哇!”的大哭了起来。

他已经十一岁了,自然知道发生车祸,还在抢救是什么意思。

妈妈现在一定很危险!

妈妈可能就会这样离自己而去了!

虽然之前妈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自己那样的态度,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妈妈,文宇涵一下到文兮雅可能会出什么事眼泪就止不住的流。

这个时候来接文宇涵放学的文妈妈也赶到了,看到文宇涵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文宇涵还在哭的样子,文妈妈连忙跑了过去一把将文宇涵搂到自己身边防备的看着乔希沫:“你是谁?干嘛惹我孙子哭!”

乔希沫看向文妈妈,虽然没有见过,可是看到这个老婆婆这么担心文宇涵护着文宇涵的样子,这个老婆婆应该就是收养文兮雅的人吧?

想着乔希沫开口问道:“请问你是文兮雅的妈妈么?”虽然她不是文兮雅的亲身母亲,可是这么多年把文兮雅照顾的这么好,应该是很爱她吧?

文妈妈上下打量了乔希沫两眼,轻轻点了点头:“是的,请问你知道我们家兮雅在哪里吗?”文兮雅自从离开以后文妈妈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也拜托RN集团的人如果看到文兮雅来公司了就给她打个电话,可是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文兮雅跑到哪里去了。

她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文兮雅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一定会对自己有所怨恨。可是他们也不想的啊……

人都是有一种侥幸心理。

文妈妈和文爸爸都在想文兮雅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回记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了,可是谁知道……

文妈妈到现在还不敢打电话告诉文爸爸文兮雅找回记忆的事情。

乔希沫抿了抿唇,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恶人一样,不停的在告诉别人不好的消息。

“伯母,文兮雅她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什么?!”听到乔希沫的话文妈妈的眼睛猛地瞪大,整个人愣在原地,一瞬间好像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了。

文妈妈激动的抓住乔希沫的手,因为此时打过激动,力道也掌握不好,让乔希沫觉得有些疼痛,可是看到文妈妈这么激动的样子,乔希沫也不好躲开。“你是说真的吗?我们兮雅发生车祸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兮雅怎么会出车祸?”

文妈妈太过激动,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乔希沫也不知道该如何跟文妈妈解释,文兮雅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车祸。

文兮雅会出车祸……也有她的一部分原因吧?

看到文妈妈将乔希沫抓的让乔希沫皱起眉头的样子,文宇涵擦了擦眼泪轻轻拉了拉文妈妈的衣摆:“外婆,你把乔姐姐抓疼了。”

文妈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轻松开乔希沫的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家兮雅现在在哪间医院?”

“她现在在Q市第一医院,我和你们一起过去。”乔希沫说着便在路边拦下一辆的士,三人上了车,乔希沫告诉司机地址以后司机便向医院的方向开去。

车上文妈妈一直急躁不安,似乎都没有办法用同样一个姿势安静的坐五秒。

文妈妈激动的问乔希沫道:“兮雅现在怎么样了?情况严重吗?”

乔希沫垂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文妈妈的话,虽然不知道文兮雅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可是已经抢救了一个下午,并且当时留了那么多的血,文兮雅被送走以后清洁人员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血迹清理干净……

虽然乔希沫不回答,可是乔希沫的沉默似乎已经告诉了文妈妈答案。

知道文兮雅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文妈妈不禁抽泣起来:“我可怜的孩子啊!”

可能是刚才哭过了,此时文宇涵只是低着头,眼眶里涩涩的,却没有流下眼泪。

催着出租车司机加速加速又加速,终于以最快的时间赶到了医院。

来到手术室门口,手术室的灯依旧是红的,证明手术还没有结束。

“情况怎么样了?”乔希沫询问池夜澈道。

池夜澈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医生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可见情况一定非常不好。

看到池夜澈,文宇涵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叔叔好。”

池夜澈的目光落在文宇涵的身上。

虽然知道了他是乔大业的孩子,自己虽然很恨乔大业,可是那毕竟是大人之间的恩怨,他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大人之间的事情不应该让孩子来承担。

池夜澈没有应声,只是伸手轻轻摸了摸文宇涵的头。

文妈妈一直在手术室门口踱着步子:“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我的女儿一定不要出事啊!”

池夜澈的目光看向文妈妈,虽然她并不是文兮雅的亲生母亲,可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想象的到她是将文兮雅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在抚养,当年许若凝跳河,将她救起来的人应该就是她和她丈夫了吧?

虽然有些怨恨他们自私的将许若凝占为己有,没有发布寻人启事,不然那个时候自己就能够找到许若凝了。可是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命运让他们救了许若凝,让许若凝以一个新的名字开始生活。

但是更多的,还是感谢,因为如果没有他们,许若凝或许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一名护士焦急的走了出来。

“病人流血太多,现在急需B型血,我们医院的血已经不够了,虽然联系了别的医院送过来起码要半个多小时,在场有B型血的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