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抢救过来了/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就算现在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啊!”方野也很清楚感情这种事情可不是外人插手什么就可以帮上什么的。

“就算帮不上什么忙我起码也要去看看沫沫安慰一下沫沫啊!她现在一定很伤心!作为她的好朋友我可没有办法坐视不理!”说着唐小蕊走到方野身边从他手中将手机抢了回来。

看到唐小蕊这么执着的样子方野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小蕊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她就一定会去做的。

打开手机拨打了乔希沫的电话,电话那边,乔希沫因为疲倦已经沉沉睡了过去,听到乔希沫的手机响了,护士看了一眼熟睡的乔希沫有些不忍心叫醒她,虽然这样做有些不礼貌还是先帮乔希沫接通了电话。

“您好。”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唐小蕊不禁皱起眉头,她不是给乔希沫打电话吗?为什么不是乔希沫的声音?难道说沫沫出什么事了?

想着唐小蕊不禁紧张的问道:“请问这个手机的主人呢?”

“她现在睡着了,请问你是她的朋友吗?”

“嗯!她现在在哪里?我想过去找她!”唐小蕊急忙的说道。乔希沫到底是在哪里会睡着了还被别的人接电话?

“病人现在在市第一医院,我是这里的护士。病人现在在301号病房。”

听到电话那头的话唐小蕊的脑子好像“嗡”的一下子炸了,乔希沫怎么会在医院?哦对了对了!方野说文兮雅出了车祸,沫沫应该也跟着去了医院。“谢谢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唐小蕊就急急忙忙的准备出门。

“我送你。”唐小蕊现在怀着身孕方野担心唐小蕊太激动会出事连忙跟了上去。

上了车,唐小蕊对方野说道:“沫沫现在在市第一医院,你开快点。”

“好。”方野应了一声便发动了轿车。

挂断了电话以后护士便将手机放回了床头柜上,不知道是因为护士发出了声音吵醒了乔希沫,还是乔希沫也刚好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看到护士将自己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乔希沫有些虚弱的问了一声。

“哦,小姐刚才你的手机响了我不想吵醒你就帮你接了一下电话,似乎是你的朋友打来的,说要过来看你。”

唐小蕊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看,看到最近一通通话是唐小蕊打来的,虽然猜到应该是小蕊打开的,可是乔希沫原本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唐小蕊。毕竟唐小蕊现在怀着身孕,她不想唐小蕊因为自己而心情不好而多担心些什么。

看到乔希沫的表情,护士小声的询问道:“是不是我不应该告诉那个人的?”

乔希沫浅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乔希沫知道护士也只是好心所以帮自己接了一下电话。

手术室的灯突然一下子暗了,原本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的池夜澈突然站起身来。

看到医生走了过来池夜澈连忙迎了过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文妈妈上前激动的抓住医生手臂:“医生,我的女儿怎么样了?我的女儿怎么样了?”文妈妈一直在等待手术结束医生出来,可是医生现在出来了,文妈妈又十分害怕……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话……

兮雅啊!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请放心,病人已经抢救了过来,但是现在还处在危险期,还要在医院观察。”

听到医生说文兮雅抢救了过来,文妈妈不仅松了一口气,可是又听到医生说文兮雅现在还处在危险期,一颗心又提了上来。

但是兮雅还没死就好!起码现在还活着,只要度过了危险期就好!

文妈妈连忙对医生鞠躬道谢:“谢谢医生了!谢谢医生了!”

“不必道谢,这是我们做医生应该做的,现在我们把病人送去加护病房。”

没过一会医生和护士将病床推了出来。

看到文兮雅被推出来池夜澈和文妈妈还有文宇涵连忙跑了过去。

文宇涵还太小,踮着脚才能看到病床上的文兮雅。

池夜澈的目光落在病床上的文兮雅身上,她现在闭着眼,紧闭着唇,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唇色发青,好像没有任何生命气息一样。

好在……好在文兮雅抢救了过来!

当年自己并没有看到文兮雅跳河自杀的场面,可是这一次……他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文兮雅是怎么被车撞飞,像是折翼了的蝴蝶一般摔落在血泊中。

看着病床被推走,池夜澈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是跟过去……还是去找乔希沫?

虽然文兮雅现在抢救了过来,可是依旧在危险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就算文兮雅真的成不过去,这一次,池夜澈也想见到文兮雅的最后一面……

似乎感觉到池夜澈在犹豫什么,文宇涵开口说道:“叔叔我去找乔姐姐,告诉乔姐姐手术结束了。”

池夜澈的目光落在文宇涵的身上,“嗯,谢谢你了。”

文宇涵跑去找乔希沫,看着文宇涵的背影跑开,池夜澈捏了捏拳头迈步朝文兮雅被推走的方向走去。

文宇涵来到乔希沫的病房,只见乔希沫已经醒来了靠坐在病床上。

看到有人进来,原本以为是小蕊来了,没想到来的人是文宇涵,乔希沫微微惊讶了一下。

“宇涵你怎么过来了,手术结束了吗?”

文宇涵突然过来找她,应该是手术结束了吧?

文兮雅……怎么样了?……

此时乔希沫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期待文宇涵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文兮雅是去世了……还是抢救过来了。

“手术结束了,医生说妈妈抢救过来了,可是还在危险期。”文宇涵虽然还小,可是却大概懂的这话的意思。

也就是说妈妈现在还没有完全的脱离危险,妈妈还是有可能随时离自己而且吧?

听到文宇涵的回答,乔希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乔希沫浅浅弯了弯嘴角:“我们一起过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