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害怕失去他/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饭三人便一起去逛街,感觉到乔希沫一直心不在焉的,虽然本来唐小蕊还打算之后三人一起去看电影的,可是看乔希沫这样的状态……唐小蕊也好再拉着乔希沫陪她们一起。

“那我们今天就玩到这吧,我也有些累了,怀孕了就是和以前不一样啊!”其实唐小蕊现在还有精神的很,但是她知道乔希沫的性格,就算她想走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的,所以还是由她来说比较好。

理纱自然也知道唐小蕊是想让乔希沫先走所以才这么说的。

“嗯,我也有些累了,那我们改天再约吧。”

三人走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我和小蕊顺路,沫沫你先上吧。”

乔希沫轻轻点了点头摆手对她们道别便上了车。

关上车门乔希沫对司机说道:“去市第一医院。”

目送着乔希沫的车离开以后,唐小蕊和理纱站在原地。

理纱不禁叹了一口气:“看到沫沫现在这个样子,我们除了安慰和鼓励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这毕竟是沫沫和池夜澈的事情,我们也插手不了,只希望池夜澈不要辜负沫沫吧。”

乔希沫来到医院的时候,池夜澈正好去了洗手间。

看到乔希沫走了过来,虽然文爸爸并没有见过乔希沫,但是似乎有一种感觉,感觉的出来乔希沫应该就池夜澈现在的女朋友。

“乔姐姐。”看到乔希沫来了,文宇涵不禁轻声唤了一声。

乔希沫也发现了文爸爸,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乔希沫也猜得出来她应该就是收养文兮雅的爸爸。

乔希沫轻轻对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

“宇涵,你知道池叔叔去哪里了么?”没有看到池夜澈在这里,乔希沫不禁小声询问文宇涵道。

“池叔叔去洗手间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

文宇涵的话音刚落便看到拐角处池夜澈走了出来,文宇涵指着池夜澈走来方向对乔希沫说道:“池叔叔来了。”

乔希沫回过头,只见池夜澈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看到乔希沫,池夜澈的脚步不禁微微顿了一秒,才继续迈步走了过来。

池夜澈自然知道乔希沫为什么会突然过来,她应该从方野那里听说了吧?文兮雅醒来的消息。

池夜澈最到乔希沫面前,两人对视着,却沉默了几秒。

一时之间两人似乎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望着乔希沫的眼睛,池夜澈情不自禁的觉得心里一阵羞愧,他知道乔希沫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乔希沫现在一定很煎熬,可是他的心也是同样的煎熬。

池夜澈不想辜负乔希沫,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真的不敢随随便便下决定。

“你来了。”池夜澈低沉的声音开口道,幽幽的飘进乔希沫的耳朵里。

“嗯,”乔希沫应了一声,两人又对视着沉默了几秒。

这一次是乔希沫先开口:“她醒来了么?”

虽然已经知道了,乔希沫还是情不自禁的又问了一遍。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或许在幻想些什么。

池夜澈没有应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乔希沫现在很想问,很想问池夜澈考虑好了没有,在她和文兮雅之间,他到底有没有做好决定。

可是乔希沫又不想问也不敢问。

她很害怕如果自己问了,听到的回事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现在这个样子,起码自己也还能有一些希望。

“澈……澈……”这个时候一直在休息的文兮雅醒了过来,一睁眼便开始呼唤池夜澈的名字。

听到病房里传来文兮雅虚弱的呼唤声,池夜澈看了乔希沫一眼,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文妈妈急忙起身走到池夜澈的身边:“池先生,我们兮雅在叫你,拜托你进去看一看她吧,要是见不到你她可能又想要寻死了。”文妈妈现在可以说不敢离开文兮雅身边太远,若不是加护病房家属最好不要进去,文妈妈恨不得贴身守护在文兮雅的身边,她真的很害怕文兮雅一激动或许就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人如果真的想要求死的话,怎么死都可以,之前文兮雅醒来恶毒时候就拔掉自己身上的针管,文妈妈真的很害怕文兮雅还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文妈妈很清楚,如果池夜澈不和文兮雅在一起的话,文兮雅可是完完全全的不想活下去了。

池夜澈是文兮雅继续活下去唯一的理由了。不管怎么样,文妈妈都希望把池夜澈守住,让他留在文兮雅的身边。

池夜澈又看了乔希沫一眼,听到加护病房里文兮雅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池夜澈身上抓住乔希沫的手,紧紧捏了捏:“我进去看看她。”

乔希沫轻轻点了点头,感觉手中池夜澈温热的力量一松,看着他转身走进加护病房。

除了同意她还能说别的吗?抓住他的手,抱住他让他不要去看文兮雅,让他选择自己吗?

可是乔希沫觉得,池夜澈应该不会喜欢自己这样吧……

说不定他还会生气,说不定自己现在如果任性的话只会把他推得更远。

看到池夜澈走进病房,文兮雅才停止了叫喊,伸出手望着池夜澈的方向,文兮雅的眼眶里含着泪花:“我还以为你走了……”

一睁眼发现池夜澈不在,文兮雅很害怕池夜澈只是骗自己,他又离开自己了。

池夜澈走到文兮雅身边并没有伸手抓住文兮雅伸过来的手。

“我在外面。”

文兮雅抓住池夜澈的手,感觉到他手心传来的温热的温度,似乎也有了安全感。

“我好害怕……好害怕你又离开我了……就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文兮雅将池夜澈拉到自己身边,靠在他的身上,哀求的语气说道。

自从她成为文兮雅以后,她可以说从来就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哀求过别人,她一向是一个很要强,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解决,让男人都觉得有些害怕,感觉比不过的女人。

可是在池夜澈的面前,文兮雅便成为了以前的许若凝,只想依靠着他,害怕会失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