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乔希沫的疑惑/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宇涵是乔大业和文兮雅的孩子,孩子的血型都是随爸爸的。自己就是随乔大业,是B型血,文兮雅自己也是b型血,两个人都是B型血,可是孩子怎么会是O型呢?乔希沫对血型这种东西并不太懂,只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或许是自己听错了?

昨天文宇涵说的并不是O型血?

“我是o型血。”文宇涵回答道。

这一次乔希沫清清楚楚的听明白了文宇涵说自己是o型血。

“你确定吗?”或许文宇涵并不清楚自己的血型?也许是弄错了?

文宇涵挠了挠头:“我记得之前体检的时候上面写的我是O型血,但是我也不是很确定,我会不会记错了。”

乔希沫激动的抓住文宇涵的手:“宇涵,乔姐姐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么?等一下我们可以去医院验一下血么?不会很疼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事。或者你把你学校的体检单找出来给我看一下可以么?”

文宇涵虽然不理解乔希沫为什么会突然会要求自己去医院验血,有些迷茫的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

虽然验血是稍微有点疼,毕竟要把手指头扎破,十指连心,扎破一点点就会疼很久。

可是自己是男子汉,不应该怕这么一点疼。

想到刚才自己和乔姐姐说了过分的话,自己应该补偿一下乔希沫。

想着文宇涵重重的点了点小脑袋:“没关系,我们去医院吧,体检单我估计也已经找不到了。我不怕疼的,我可是男子汉,男子汉怎么会怕那么一点小疼!”文宇涵可是希望长大以后能够成为池夜澈这样的男人,池叔叔那样的男人,肯定不会怕验血这种小痛吧?

吃完了饭,现在他们已经在文宇涵要学习钢琴的练习室附近了,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开始上课,乔希沫便带着文宇涵来到了附近的医院给文宇涵验血。

手指被扎破以后,文宇涵不禁疼的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是男子汉,这么一点疼根本就不算什么的!想成为池叔叔那样的男人,他以后肯定还要承受更大更痛的事情呢!

看到文宇涵这样,乔希沫不禁一阵心疼,轻轻摸了摸文宇涵的头发:“宇涵疼吗?”

文宇涵轻轻摇了摇头,说不疼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也可以忍住:“还好,还没有被门夹到脚指头疼呢!”

“乔姐姐,我去一下洗手间。”

“自己去吗?”

文宇涵指了指不远处洗手间的标致:“就在那里我自己可以去的。”说着文宇涵便朝洗手间的方向跑去了。

在医生帮忙检验的时候,乔希沫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医生我想请问一下,如果父母都是B型血的话,那孩子可能会是o型吗?”

“怎么说呢,还是有这个可能性的,不过可能性比较小,绝大多数还是会随爸爸的血型的。”医生回答道。

“哦……这样……”所以也就是说,就算文宇涵是o型血,也可能是文兮雅和乔大业的孩子。

“乔姐姐我回来了。”文宇涵从洗手间跑了回来。

这个时候检查单也出来了。

检查显示文宇涵的确是o型血。

不过就算他是o型血,也不能说他就不是乔大业和文兮雅的孩子了,像医生说的,或许只是文宇涵很小几率的不是b型血而已。

“乔姐姐怎么了?”发现乔希沫望着检查单发呆,文宇涵轻轻拉了拉乔希沫的衣摆仰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乔希沫回过神来,轻轻对文宇涵一笑,将检查单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没有什么。对了宇涵,我带你来验血的事情,你可以不告诉任何人吗?包括你妈妈,外婆外公。”

文宇涵虽然不知道乔希沫为什么不让自己告诉别人,不过既然乔希沫拜托自己不说,文宇涵觉得这也不是一件什么事便轻轻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可能乔姐姐是怕自己如果告诉外公外婆,他们会生气乔姐姐害得他戳破手指很疼吧?

乔希沫看了看时间:“糟糕,快要上课了,我们快过去吧。”

乔希沫说着便牵着文宇涵的手离开医院往培训班的方向走去。

来到培训班的时候好在没有迟到,还有三分钟的时间才上课。

上钢琴课是两个小时的时间,上完了差不多是九点钟了,“宇涵我在外面等你,等会我送你回家吧。”毕竟九点也算有点晚了,文宇涵虽然是一个男孩子,但是万一遇到有坏心眼的大人,他肯定也斗不过别人。现在很多绑架小孩卖给别人或者去乞讨的。

“乔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自己坐出租车回去的,我知道我家的住址。”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时间快到了,你快进去上课吧,我在外面等你。”

既然乔希沫坚持,文宇涵也没有再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那我先进去上课了。”

“好。”

乔希沫轻轻点点头,看到文宇涵进去上课,自己便在外面便利店前放着的椅子上坐下。

乔希沫从口袋里拿出文宇涵刚才验血的化验单。

看着上面写着文宇涵的血型是o型血,虽然也知道有这个可能,但是乔希沫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或许她要不要去问一问文妈妈是怎么回事?

想着乔希沫又将化验单放回了口袋里。

她还没有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去问。

因为文兮雅现在已经醒来了,从昨天到今天她可以说都没有进食,只是打了营养针保持身体所需的营养,池夜澈想去给文兮雅买饭,可是文兮雅却不让池夜澈离开,没办法池夜澈就让文妈妈去买了点吃的上来。

吃饭的时候,文兮雅情不自禁的说起他们以前的事情。

其实文兮雅可以说是有意的提起。

她想要让池夜澈多怀念一些他们以前的事情,都勾起一些池夜澈对自己以前的感情。

这样池夜澈留在自己身边的可能性也会大一些。

“澈。”文兮雅轻声呼唤了一声池夜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