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没有资格忤逆我/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男人走进来的那一刻乔希沫完全愣住了!

从小到大没见过如此俊逸的男人!

一米八七的个头,如神祇一般傲然而立,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bi人的寒气,让乔希沫心跳加速。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好可怕……

坚毅的面庞每一个弧度都那么的恰到好处,浓黑的眉下一双如黑曜石般漆黑深邃的眸子,似乎散发着凛冽的锐气,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周遭的一切黯然失色。高挺的鼻梁,紧抿着的薄唇,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桀骜不驯。他就连两片唇瓣间的线条都是那么的完美,完美到让乔希沫不禁在想上帝创造他的时候是花费了多大的心思才会将他创造的如此天衣无缝,在他的身上似乎找不出来任何缺点!

两人的目光交接,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片沉静。

“看够了么?”

乔希沫被男人冰冷的语气猛然拉回神来,乔希沫一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花痴的女人,可是竟然看他看到失神了!

清醒过来以后乔希沫愈发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怕,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乔希沫下意识的向后退着步子想要和他保持距离。

即使两人已经相隔十来米,可是乔希沫觉得不够!他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如排山倒海一般袭向自己,让她心慌,让她害怕!

这个男人……很危险!乔希沫的脑子下意识的想过一个想法,她要躲!能躲他多远就躲多远。

只是奈何她身处在这里,就算躲,她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看到乔希沫的动作,男人的嘴角扬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脚步也跟着乔希沫的退后而前进着。

“怎么?怕我?”

乔希沫紧抿着唇不作答,可是她那颤抖的身体已经代替她的嘴回答了。

现在的她很害怕!非常害怕!一想到这个男人即将对自己做的事情她就害怕的不得了!

他前进她后退,最终乔希沫被bi到了墙角。

手似乎碰到了什么,只听一阵清脆的破碎声,乔希沫低头看去,只见放在一旁置物架上的青花瓷瓶被自己撞碎再地。

乔希沫的眼睛猛然睁大,就算用脚指头想她都可以想象的到这个花瓶会多么值钱,估计把她卖了都比不上它的零头。

“我……我……”乔希沫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却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看到乔希沫惊慌失措的模样,男人仿佛看到一个迷途的小鹿一般的感到有趣。

“你……什么?”

男人向前走了一步,伸手想要触碰乔希沫,乔希沫却大声叫道:“不要碰我!——”

男人收回了手,嘴角一抹玩味的笑,居高临下的望着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乔希沫。

“你这是在命令我么?”虽然这是问句,男人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则是,你认为你可以命令我么?

乔希沫当然知道,她不能!

可是她现在只是想保全自己。

感觉男人又想要靠近自己,乔希沫灵机一动猛然蹲下身从地上拿起瓷瓶的碎片。

乔希沫一双猩红的眸子瞪着男人,拿着碎片的手在发抖,声音也在瑟瑟发抖:“不要靠近我……否则……否则小心我伤到你!”乔希沫想了半天最后蹦出的话却还是那么的弱。

看到乔希沫的样子,男人轻挑了挑眉头,没想到小白兔也会反抗,看来这不是一只小白兔,而是一只小野猫。想到乔希沫想了半天从嘴里蹦出来的威胁自己的句子竟然是那么的没有威慑力,男人不禁轻笑出声。

真是一只有趣的小野猫!

“你觉得你可以威胁到我?”这么久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她是第一个,有趣,有趣!

乔希沫紧咬着唇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是啊!她怎么可能威胁到他呢!她和他的力量……相差的太悬殊了……

可是即使这样,她也想拼死一搏。她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人夺去!

乔希沫将碎片转向自己的脖子,“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否则我死给你看!”

没想到乔希沫竟然会如此以死相bi,男人的眸光一跳,逗弄她的心思更浓了。

她认为她死了能撼动到他么?他只会可惜没有折磨一下再让她死。

“你知道你死了以后你的家人会面临着什么么?”

乔希沫只是害怕的全身颤抖,没有答话。

她的家人会面临着什么她一点也不在乎!因为男人口中的家人,并不是她的家人!她的父亲,把她出卖了!父亲现在的妻子,是自己妈妈的妹妹,鸠占鹊巢的小三!他们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她一点也不在乎!如果他们能过的不好她反而会更开心!

“你爸爸受贿的证据被我抓到,只要我一公布,乔家的家产会被没收,他会入狱,你的母亲……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候她只会饿死街头,你不会忍心看到的,对吗?”

男人俯下身,在乔希沫耳边蛊惑似得说道。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打在乔希沫的心里,手一松,碎片落到了地上。

她倒是不在乎乔大业会不会入狱,沉雨会不会饿死街头,要是这样,反而更好!可是!

如果乔大业入狱,乔家的家产被没收,那妈妈的手术费怎么办!

不可以!这个绝对不可以!

乔希沫整个人瘫软的靠在墙壁上,她已经放弃了挣扎,一想到还在病床上的妈妈,她还可以挣扎吗?不行!她除了妥协,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她不装作乔青青,那么爸爸就会入狱,妈妈的手术费也就落空了!除了爸爸不可能再有人会替她出五十万的手术费了!这一次的机会,她不能放过,否则……就是妈妈被病痛折磨而死。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到乔希沫放弃挣扎任人宰割的模样,男人满意的扬起嘴角,手捏起乔希沫的下巴,不轻不重的力道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

“你要知道,你没有资格忤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