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掠夺/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到身上的力量,乔希沫缓缓睁开眼睛。

锐利的鹰眸迎上一双含着泪无助的双眸,男人觉得自己的心猛地一震。似乎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触碰掉,一瞬间他好想把她搂在怀里温柔的安抚她好想放她走。

几秒后男人拉回思绪。

放过她?怎么可能?

池夜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这么多年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也许当年在乔大业的身下,若凝也是这般无助的眼神,可是最后她还是被乔大业给摧残了!

想着男人的眸子里重新染回恨意。

“哗”的一声布料被撕破的声音,一阵冰冷的空气袭来,她最后的防备也被他撕毁了!

“唔……”乔希沫疼的一声呜咽,眼泪安静的从眼角滑落。

一种撕裂的痛楚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的第一次……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了……

乔希沫只是紧闭着双唇忍受着这份屈辱和痛楚。

她在心中默念着,很快就会过去的……很快就会过去的。

明天醒来以后你还是那个单纯的乔希沫,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乔希沫也晕了过去。

男人起身整理好略皱的西服,看了一眼躺在偌大的床上的娇小人儿。

望着她身侧洁白的被子上被血染红的印迹,他有些出乎意料,原本他以为她在国外生活了那么久,应该已经不是干净的女人了。

鬼事神差般的为她盖好了被子,男人走到一旁的床头柜上伸手拿起复古式的电话听筒拨打了一个号码。

“先生有什么吩咐。”

“买些女人的衣服送上来。”

“是,我这就去办。”

挂断了电话又看了一眼床上似乎熟睡着的乔希沫,男人转身离开了房间。

冬日温暖的阳光洒进洁白的大床上,乔希沫纤长的睫毛微微的眨了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视线从模糊缓缓的变成清晰,这里……是哪里?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乔希沫瞬间从床上弹坐起来。冷空气扑向的身体,乔希沫连忙又把被子裹上。

一坐起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东西便是被单上的那一抹猩红,那抹红色在洁白的被单上显得那么的刺眼,刺得乔希沫的心一阵抽痛。

那是她的……落红……

也证明她从一个纯洁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肮脏的女人……

想着乔希沫不禁掩面哭了起来。

哭累了,抑或是知道自己再怎么哭也是于事无补,乔希沫擦干了眼泪四下看了看。

房间里的摆设低调而奢侈,昨天的乔希沫没有时间去欣赏这里,现在的她也没有心情去欣赏。

那个男人好像……不在了。

是离开了吗?还是去了别的房间?

摇了摇头乔希沫不想思考太多,现在她应该可以走了吧?离开这里,忘掉一切,她还是以前的那个乔希沫!

发现偌大的床边放着几套干净整齐的衣服,连内衣裤都有,乔希沫也并不是不识货的人,再说换做是谁也可以一眼看出这些衣服昂贵的价格。这些应该是那个男人准备的吧?

她才不要穿他送来的衣服!这会让她觉得自己愈发的肮脏,和他上床然后穿着他给的衣服,那自己不就真的和那种出来卖的女人没有区别了吗?她才不是那种女人!她是被爸爸出卖的!她只是为了妈妈能够有手术费才……

看向昨天自己脱下衣服的地方,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见了,或许是被他丢掉了吧?

她不想穿他送的衣服,但她又不可能就这样裹着被单离开!

咬了咬牙乔希沫随便拿过床上的一套内衣裤和连衣裙、毛呢外套穿上。

这些衣服等她回去了她一定会用快递寄还给他的!她只是迫于无奈所以先暂时借穿一下,再说是他把她的衣服丢掉的,否则她才不会穿他送的衣服。

想着乔希沫准备离开这里,抬手握住门把手,她想要打开却发现门被反锁住了!

怎么回事!那个男人把她锁在这里了么?

大力的尝试了几次,正当乔希沫准备放弃的时候,门“咔”的一声被打开了,只见门外站着的是昨天引他们上来这里的男人。

男人恭敬的对乔希沫点头示意:“乔小姐你好,我是方野,是先生的特助,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

“我要走。”乔希沫说着上前想要离开可是却被男人挡住了去路。

“乔小姐,先生有吩咐过,你不可以离开这里。”方野像是复读机一样没有感情的语气的重复道。

方野的话让乔希沫的脑子似乎“嗡”的停止了运转,她不能离开这里?难道不止是一晚,以后每个日日夜夜她都要承受那个男人给她的侮辱?

“不要!我不要!我要走!你不要拦我!”乔希沫说着用身子去撞那个男人希望可以撞开他,可是男人的身子坚硬如铁一般一动不动的挡住他的去路。

“乔小姐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了,我吩咐人把午饭送进来。”方野说着话音一落便冷酷无情的把门关上。

乔希沫像是一个木偶一般的站在原地,直到门再次被反锁住的声音把她惊醒。

“开门!给我开门!不要把我关在这里!你们这是非法软禁知道吗!我可以去告你们的!”乔希沫声嘶力竭的大喊着,用自己能够想到的威胁来恳求方野开门,然而就和昨天无论她怎么叫喊爸爸还是离开了一样,方野的脚步声也越走越远。

她要报警!她要离开这里!她要警察来救她!

想着乔希沫在房间内搜寻了一圈,发现床头柜上放着座机连忙跑过去按下了报警电话。

“嘟嘟——”的声音从听筒那头响起,就在电话被接通那头传来一个“喂”字的时候,乔希沫又慌忙把听筒放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