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去看妈妈/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野下车给乔希沫打开车门,乔希沫走了下来。

“我在外面等乔小姐,请五点钟的时候务必出来。”

没想到方野说在外面等她,乔希沫有些惊喜,那样她就不会担心等下进去以后和乔大业说话被他听到了。

“好的,我会注意的。”乔希沫说着看了一眼依旧堆着一脸笑容的乔大业和沉雨走了进去。

大门刚一关上原本面带笑容的沉雨立马垮下了脸,嫌恶的看了一眼乔希沫便去了别的房间。

乔大业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乔希沫,不管怎么说乔希沫也是自己的女儿,流着自己的血,他却害的她必须承受这些。

“妈妈怎么样了,手术费交了吗?”乔希沫也没有去看乔大业,只是冷声的问道,她关心的问题只有这个而已。只要妈妈没事……那就好了。

“希沫你放心,手术费我已经给你妈妈交了,也给你妈妈换了一个更好的医院。昨天就给你妈做了换肝手术听说很成功。”毕竟自己已经害的乔希沫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他自然不会不给沉雪交手术费。

“我想去看妈妈。”就算知道妈妈现在已经接受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可是这只是听乔大业说而已,不亲眼见到妈妈乔希沫一颗悬着的心还是无法放下来,毕竟昨天妈妈可是命悬一线!她原本以为自己就要失去她唯一的亲人了……

“可是池总的司机还在外面等着,万一让他发现你出去了……”得知抓住自己把柄的人是池夜澈之后乔大业真是吓得流了一晚上的冷汗,整夜未眠。他思来想去就是想不到自己曾经是哪里惹过池夜澈,像他那样的人物,他这样的小人物哪里敢惹到他啊!

听爸爸这样说,那个男人……姓池么。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看妈妈,如果你不让我去我现在就去告诉他的司机我不是乔青青我是乔希沫!”乔希沫说着作势要走出去把事情全部抖出来。

乔大业一看这个阵势哪里敢让乔希沫走,连忙拦住了她祈求的声音道。“希沫啊,爸爸让你去!让你去!你可千万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啊!”

看到乔大业立马求饶的样子,乔希沫觉得有些好笑又难过的扬了扬唇角。她就知道自己用这一招不管她提什么要求乔大业都会答应自己,乔青青简直就是他的命门!估计就让她受一点苦,被别的男人摸一下他都不愿意,而她……却是可以在这种关头拿出来代替乔青青受苦的人。为什么……她不也是他的孩子吗?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她却被从未尽过一天父亲责任的人再危难关头推入了人间地狱。

看到乔希沫嘴角那抹苦涩的笑,乔大业垂下头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这个样子的,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呀!要是真的把青青交出去,沉雨一定会跟他拼命的!“希沫你从后门吧,我叫司机送你去医院,记得一定要早点回来,要是那个男人要来找你,我就说你在洗澡。要是你偷偷出去被池总知道,我怕他不高兴,你也要跟着遭殃。”

最后一句话乔大业是真心的在关心乔希沫,虽然已经让乔希沫受苦了,但是他自然也不希望她继续受苦了,男人这种东西,顺从一点就好了,要是惹到池总生气,乔希沫的日子就有的好受了!

然而乔大业的关心听在乔希沫的心里却只让她觉得可笑。她认为他这么说哪里是怕她惹池总生气她遭殃,他分明是怕自己不是乔青青的事情被发现,他的心肝宝贝会遭殃!

“我知道了,我出去了。”乔希沫说着朝乔家的后门走去。

乔家的后门口司机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上了车乔希沫依旧望着窗外的一切发呆直到司机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小姐,医院到了。病房号是715。”

听到司机的声音乔希沫回过神来,淡淡的说了声谢谢便推门走了下去。

抬眼朝一眼看去,只见医院外的门牌上写着:Q市第一医院住院部,这是Q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妈妈在这里……应该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吧?

摸索的来到715号,乔希沫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打开了病房的门。

只见这间病房只有一个床位,是有电视和洗手间的病房,虽说不上是豪华病房,但和之前因为没有钱而让妈妈住在走廊上的床位比起来,真是好太多了。

妈妈似乎还在睡着,乔希沫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

看着病床上安然的闭着眼睡着的妈妈,乔希沫一瞬间鼻子一酸两行眼泪潸然而下。

蹲下身紧握住妈妈温热的手。

妈妈……你知道吗……只要能让你活着,我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也值得了!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心疼我,爱着我的人啊!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我呢?

乔希沫哽咽着不敢哭出声来怕被妈妈发现,垂下头,一滴灼热的泪珠滴在了沉雪的手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份热度,又或者是碰巧醒来了,沉雪有些沉重的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着牵着自己的手啜泣着的乔希沫。

“沫沫……”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说话,沉雪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

一听到妈妈的声音,乔希沫连忙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笑脸迎上沉雪牵着妈妈的手不禁又紧了一分:“妈!你醒了!”

“沫沫你怎么哭了?”看到乔希沫哭红的双眼沉雪心疼的问道。

“我是太高兴了,妈妈没事了。”

发现沉雪似乎想要起身,乔希沫连忙拦住她担心的说道:“妈你才刚做好手术还是好好躺着吧。”

“没事,我也躺累了让我靠一会。”听到沉雪这么说乔希沫才小心翼翼的扶起她用柔软的枕头垫在她的背后让她靠的舒服一点。

“沫沫,妈妈的手术费……你是怎么筹来的?”昨天发生了什么沉雪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今天自己一睁眼就在这里了,护士进来给她检查、送饭,她问护士,护士只是说她做了换肝手术,然后被送到了这个病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