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发烧四十度/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希沫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好奇所以拿过那个本子打开了根本还什么都没看清就被池夜澈吼她滚出去……

委屈的眼泪直往下流。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乔希沫只觉得自己全身冰凉凉的,心也是一样……

没过多久池夜澈也阴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吃饭的时候发现池夜澈的表情很不对劲,而餐桌上也没有乔希沫的身影,方野走进厨房。

“你知道先生和乔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方野低声询问李婶道,以免被餐厅里的池夜澈听到。

李婶也是压低声音小声的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少爷说乔小姐出去了,外面这么冷,乔小姐估计穿的很少就出去了。”李婶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这么冷的天,乔小姐就穿那么一点出门,现在已经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了,不得被冻坏了才怪!

听到李婶的话方野也不禁蹙起眉头。

虽然不知道先生和乔小姐是起什么争执了,不过乔小姐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又不可能走远,外面这么冷……

走出厨房看到餐厅里的池夜澈,只见他面无表情,吃饭的动作很缓慢,面前摆着的东西几乎可以说没怎么动过。

看的出来,此时的池夜澈也是很担心乔希沫的。

今天是若凝的祭日,而他一来到书房就看到乔希沫在动若凝的日记本,那是对于他来说最宝贵的东西了,这是唯一证明若凝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和他相爱过的证据了。

所以他看到乔希沫动了若凝唯一的遗物才会反应那么大。

现在外面这么冷,这里又这么偏僻……

发现池夜澈在失神,方野知道池夜澈现在一定也有些不忍于是鼓起勇气开口。

“先生和乔小姐发生争执了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现在外面这么冷,乔小姐一个人在外面一定会被冻坏的。”

听到方野的劝声,池夜澈握着筷子的手不禁捏紧心里还在做着思想斗争。

脑海里似乎突然闪过乔希沫冷的缩卷在一起的样子,原本漂亮的水眸里满是暗淡。

池夜澈站起身来:“出去找她。”池夜澈说着也不顾自己现在也只穿着衬衫和西服,连冬装外套也没有便径直走出别墅。

刚一出来一股寒风便向他袭来,池夜澈不禁皱起了眉头。

乔希沫穿的比他还要少,他还是个男人都快忍不住这刺骨的寒风,更何况是乔希沫。

看到池夜澈这样出去,方野对李婶丢下一句“去把先生的外套拿来”便也跟着跑了出去,也没顾上自己也穿的很少。

李婶拿了池夜澈的外套,又叫了另一个司机,外面相当于有四个人再找乔希沫。

吃着饭的池夜汐原本事不关己,可是想到他们几个都在外面找他,似乎良心突然觉醒了一下,冲上楼穿上外套以后也跑了出去。

方野将外套递给池夜澈:“先生请把外套穿上吧。”

池夜澈顺手接过外套却没有穿,只是拿在手上。

沙滩上都是他们走过的脚印也没有办法从这个来寻找乔希沫。

“你去找那边,我去前面找。”池夜澈又接过方野递过来的手电筒便往前面走去。

宽阔的海边,一览无余,然而却没有发现乔希沫的身影。

听到晚上比白天多了一份凶猛的海浪扑向沙滩的声音,池夜澈的眉头紧紧皱着,有一个不详的想法涌入心头。

望着黑暗中的大海,池夜澈的眉头紧紧蹙着。

乔希沫会不会……

池夜汐离开别墅后看到他们都各种往不同的方向去找乔希沫,自己便打算去别墅后面看看。

走进别墅后的小树林,池夜汐用手电筒扫了过去,只见灌木丛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池夜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只见蹲在灌木丛后的乔希沫。

“我找到了!”池夜汐的声音在海边回荡着。

听到池夜汐的声音大家连忙赶了过来。

“她在哪?”池夜澈走了过去,只见乔希沫依旧蹲在地上池夜汐在她的身边。

“她好像发烧了。”刚才他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应,池夜汐轻轻退了一下乔希沫则发现她全身都发烫。

听到池夜汐的话池夜澈的眉头不禁蹙的更紧,用一直拿着的外套将乔希沫包裹起来将她横抱起来。

“去找医生来!”

“是!”方野应道便急忙忙的开车去找医生。

将乔希沫送回房间,看着床上满脸通红似乎因为不舒服而皱紧的眉头,池夜澈的眉头也跟着一起皱紧。

方野可以说是超速行驶的在最近的地方找到了医生,然而来回也已经回了半个多小时。

房间的门被打开,方野带着一名老医生走了进来。“先生,医生找来了。”

池夜澈回过头看了医生一眼,那眼神让老医生有些不寒而栗,可以说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看到这么犀利的目光。

“过来看。”

医生连忙走到了乔希沫的身边,因为听方野说可能是在寒风中呆久了发烧了,医生便带了一些东西过来。

拿出温度计似乎准备给乔希沫量体温,刚准备靠近乔希沫却听到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我来弄。”

池夜澈从老医生手中拿过体温计将体温计放到了乔希沫的胳肢窝下。

几分钟后又将体温计拿了出来递给医生。

“我的天,都烧到了四十度了!”老医生看了体温计上显示的温度以后不禁惊的喊了一声。毕竟能烧到这么高的温度可不是经常有的事情。

老医生连忙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药给乔希沫配好以后正准备打针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忘记带架子了,药瓶要挂到哪里?”

“我来拿。”池夜澈冰冷的声音说着拿起了药瓶,举着。

“可是这一拿起码要一两个小时……”老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池夜澈的声音打断。“打针。”

言语间透露着凉气,好似比这温度还要低。

老医生连忙给乔希沫打了针。

“退烧药我也带了,等这位小姐起来以后按照说明书上的次数给她服用,明后天还要继续打针,那我就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