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你不是叫我滚么/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野去付医生钱顺便送医生回去。

房间内只剩下乔希沫和池夜澈两个人。

池夜澈就一直站在乔希沫的身边,将药瓶举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药瓶里的药水一点一滴的流着。

从一开始的手发酸到现在似乎完全没有了感觉,池夜澈只是始终站在那里。

半个多小时以后方野回到了别墅。

“先生。”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得到池夜澈的应允以后方野打开门走了进来,手中端着茶杯。

“先生,这是板蓝根你喝了吧。”

池夜澈没有看方野,只是冷声说道:“我不需要。”

“先生你刚才也在外面站了那么久,还是喝一些预防一下比较好。”

“你放在旁边我等下喝。”

方野只得把茶杯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先生记得要趁热喝那我出去了。”

池夜澈只是低声应了一声:“嗯。”

方野离开房间以后,池夜澈换了一只手举着药瓶,之前一直举着的那只手仿佛没有了知觉一般,甩了甩手让手缓解了一下酸痛,池夜澈轻轻蹲下身,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茶杯一口把里面的东西喝了下去。

等到药水差不多打完了,池夜澈将药瓶放在一旁轻轻将针管拔了出来,然后立即用海边压住针口,压了好久,确定血不会流出来以后才轻轻放开。

给乔希沫将因为之前发汗的而粘稠的身体擦干以后给她换上了一套新的睡衣,给她盖好被子以后池夜澈轻手轻脚的关上灯离开房间。

第二天乔希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轻轻睁开眼睛,只见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眼珠四处转了转,这里……是她的房间……

头似乎还是有些痛,乔希沫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到肚子饿了便下楼准备去吃饭。

乔希沫刚刚打开门走出房间池夜澈的房门也被打开了。

两人相识,脚步不禁一愣。

“你醒了。”池夜澈的声音只是淡淡的,听不出来他现在的情绪。

“你不是叫我滚的么,为什么又把我接回来。”乔希沫紧咬着嘴唇,觉得眼睛酸酸的,眼泪似乎快要夺眶而出了却努力忍住不让它们流出来。

池夜澈的眉头浅浅皱着:“别闹了。去吃饭。”

乔希沫抿着嘴唇转身下楼去了。

池夜澈叫她滚她就滚,把她找回来她就得重新在这里呆着,反正她本来就一直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看到乔希沫来到餐厅,李婶连忙关心的问道:“乔小姐你怎么样了?烧退了么?吃了药吗?”

李婶的话让乔希沫愣了愣,难怪一起来她就觉得身体沉沉的,头也昏昏的。“昨天我发烧了?”

“是啊!乔小姐昨天烧到四十度,可吓坏我了。”李婶也是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有人烧到四十度的,以前也听人说过有人烧到四十多度结果看医生看完了,都烧成傻子了。

乔希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算不上是特别的烫。“烧应该已经退了吧,药我过会上去再吃。”

脚步声从楼梯传来,池夜汐也从二楼走了下来,来到餐厅看到乔希沫,看她还算有精神的样子,看来烧已经退了。

午餐时餐桌上寂静无声。

池夜汐一向不讲话,池夜澈也没有吭声,因为知道就算自己吭声乔希沫也不想搭理自己。

“我吃完了。”填报了肚子乔希沫放下筷子起身准备离开餐厅。

池夜澈瞥了一眼乔希沫的碗,只见还有大半碗饭剩在里面,浓眉不禁蹙起。“就吃这么一点?”

“我没胃口。”明明下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挺饿的,可是看到饭菜,闻到原本应该挺香的味道,乔希沫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吃不下。

“那饿了再叫李婶给你弄,你先上去休息吧。”

乔希沫回到房间呆坐在床上。

乔希沫上楼以后池夜澈似乎也没有什么吃饭的胃口,放下筷子回到了书房。

“先生。”收到池夜澈的短信方野来到书房。

“进来吧,咳咳。”

开门走进书房方野便听到池夜澈咳嗽的声音。

“先生,昨晚给你的板蓝根喝了么?”

坐在书桌前的池夜澈轻轻应了一声。

“等下我再让李婶给先生冲一杯吧,先生叫我过来有什么事么?”

将一本有些陈旧的英文词典放到桌上:“去送给她。”

“是我知道了。”走到书桌前拿走词典后方野来到乔希沫的房间。

听到“叩叩”的敲门声传来乔希沫却没有应声。

“乔小姐,我是方野。”

听到是方野的声音乔希沫才起身打来了门。

“什么事?”

方野将英文词典递到乔希沫面前:“是先生让我送来的。”

“谢了。”乔希沫接过词典便准备关门,方野快速伸手拉住了门:“乔小姐,其实先生是很担心你的,早上因为看到乔小姐你没有起来,先生也就没有去公司。”

虽然方野这么说可是乔希沫看起来却似乎并不领情。“是他害的我发烧的他要担心本来就是应该的事情。”

方野是池夜澈的人,帮池夜澈说好话当然是很正常的事情,谁知道池夜澈今天没有去公司到底是不是因为她还没有醒。

知道自己为先生说好话乔希沫也是听不进去的,方野也不继续说了。

这时李婶端着热水走了过来。

“乔小姐我把热水拿来了,喝完药了再午睡一下吧。”

“谢谢李婶了。”接过李婶递来的热水以后乔希沫便关上了房门。

“李婶再去冲一包板蓝根给先生,我刚才听到先生咳嗽了。”

方野的话传到乔希沫的耳朵里,乔希沫的脚步不禁顿了顿。池夜澈感冒了?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出去找她所以才感冒的么?

想着乔希沫摇了摇头,是他叫自己滚出去的,她又没有让他去找她,他感冒了也不关她的事。

乔希沫走到床头柜便拿起退烧药按着上面写的剂量服用了三颗以后便躺上了床。

虽然睡到午饭前才起来,可能是烧还没有完全退下来,乔希沫觉得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喝了药以后便又继续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