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许去/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池夜澈一个人呆呆的坐着,面前摆放着若凝留下的日记本。

伸手轻轻将日记本翻开,这么多年来,池夜澈一直很少主动去翻开它,因为每次一看,就会有无限的回忆涌上心头。

回忆太美好现实就越残酷。若凝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并且是一辈子不可能再在自己身边了……

笔记本的扉页上,若凝娟秀的字迹。

【这本日记,只会记录我和他的故事。

他是我最美好的,初恋。——许若凝】

“叩叩”,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让池夜澈从深渊一般的回忆中拉扯回来。

合上日记本打开书桌旁的柜子将它放了进去,池夜澈低声开口道:“进来。”

方野端着热腾腾的板蓝根走了进来放到了池夜澈的面前。

池夜澈抿了一口问道:“她呢?”

“乔小姐应该已经喝了药午睡去了。”

“嗯,我知道了。”

方野轻轻躬了躬身便离开了书房。

方野刚刚离开关上门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看到江玥晴的名字,池夜澈皱了皱眉头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池夜澈的声音很是短促,带着不耐。

“澈你今天没有来公司吗?我来找你可是前台说你不在。”

“有事没去。”池夜澈说着突然觉得喉咙有些痒痒的,想要忍住却还是轻咳了一声。

虽然用手挡住了嘴声音也不是很大但还是传到了电话那头的江玥晴的耳朵里。“澈你生病了?”江玥晴的声音里满带着担心。

“没有。”

“我都听见你咳嗽了,病的很重吗?你现在在酒店吗?我去看你。”

“不用了。我没事。”池夜澈冷冷的声音拒绝道,不着痕迹的转开话题:“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江玥晴知道池夜澈肯定是不想让自己去看他,怕池夜澈挂电话便也没继续纠结。“我弟弟明天下午的飞机回美国,我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一顿饭。”

“我明天有会议开要。”池夜澈想也没想直接推掉。

听到池夜澈的话,虽然早已经想到他会拒绝了江玥晴心里还是一阵难过。“既然你有事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一觉睡到了吃饭的时间,可能是身体好转了一些,乔希沫晚上的食欲也比中午的时候好了一些,一口气吃掉了两碗饭。

晚饭后方野接了医生过来,确定乔希沫的烧已经退了。

看到医生拿出药瓶池夜澈蹙了蹙眉头:“还要打针?”

“对,虽然烧退了但是还要巩固一下,毕竟昨天烧到了四十度。”医生说着便拉起乔希沫的手准备给她打针。

其实乔希沫是非常怕打针的,看到医生准备给自己打针连忙闭起了眼不敢看。

今天医生打来了架子便把药瓶挂了上去。

“真是不好意思我昨天忘记带架子,先生您把药瓶举了一两个小时应该很辛苦吧。”

听到医生的话乔希沫轻轻睁开眼睛抬眼有些错愕的看向池夜澈。

池夜澈知道乔希沫在看自己眼光故意没有落过去。

医生的话……是说池夜澈昨天帮她举了一两个小时的吊瓶?他会这么好心?

池夜澈没有接医生的话而是对方野说:“你送医生回去。”

“是。”方野应了一声对医生示意了一下两个人走出房间。

“药快打完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池夜澈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乔希沫望着池夜澈的背影,很想说句谢谢,谢谢他昨天帮她拿吊瓶,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不是他吼自己滚出去,她也不会发烧要打针。粉唇紧抿着,那两个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打针的手是左手,乔希沫右手拿过放在床边那本还没有看完的小说,也顺便把英文词典拿了过来。

遇到不会的单词翻开词典的时候,乔希沫才发现这本词典里很多页数都有工整刚劲的字迹在上面做过笔记。

乔希沫有些没有想到。池夜澈年轻的时候竟然是一个用工刻苦的人啊,起码她的书上都还没有这么多笔记。

看到药水快要打完了,乔希沫拿起手机拨通了池夜澈的电话,电话一通丢下一句:“药完了。”便挂断了电话。

不到十多秒房间的门就被打开,池夜澈走到乔希沫旁边,看了一眼药水快要滴完的药瓶蹲下身。

抓着乔希沫柔软细腻的小手,池夜澈动作敏捷的帮她拔掉了针管用海绵把针口压住。

抬眼看到乔希沫紧皱着眉头,她似乎很害怕打针。

低沉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抚慰,明明平日里听起来是那么可怕的声音,现在却在现在让乔希沫觉得很安心。“针已经拔掉了,明天不打了。”

乔希沫轻轻睁开眼睛却只是垂着眼。

“那你休息。”说完池夜澈起身离开了乔希沫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十点,乔希沫被手机铃声吵醒。

伸出手迷迷糊糊的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手机,拿到眼旁睁开有些疲倦的眼皮,只见手机上显示着乔大业的名字。

乔希沫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到耳边。

“喂。什么事。”

“希沫啊,爸爸现在回中国了,我们才刚下飞机,你要是能来的话一个小时后过来吧。”

听到乔大业的话乔希沫快速从床上坐起:“好,我等下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到一旁,乔希沫换了一套看起来比较简单的衣服,洗漱完便匆匆准备离开房间。

听到脚步声从楼上传来,知道是乔希沫下来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的池夜澈抬起头来。

发现乔希沫身上穿的并不是居家服而是似乎准备出去的样子,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你要去哪里?”

乔希沫没想到池夜澈今天还会呆在家里。他不用去公司的吗?

“刚才爸爸打电话来说他回中国了,我想回去看他。”

乔希沫原本以为池夜澈会像以前那样答应并且叫她晚饭以前回来,没想到池夜澈却只是抖了抖报纸冷冷的说:“不许去。”

因为池夜澈的三个字“不许去”,乔希沫的脚步愣在原地。

“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