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怎么惹到池夜澈/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希沫已经等了好多天了!已经好多天没有去看妈妈了。因为没把自己的号码给妈妈,也不能给妈妈打电话问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怕妈妈担心自己这么多天都不去看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的病才刚刚好,外面这么冷不要又病了。”此时的池夜澈语气中是带着一丝关心的,可是急着想要去见妈妈的乔希沫完全没有感受到。

“我的病已经好了,温度也退了,为什么不能出去!一出门就坐车,回家也有暖气,我又不会在寒风里站着!”

“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池夜澈的态度很坚决,抬起眼发现乔希沫眼里似乎泛着晶莹一般的看着自己。

“是,你说不许去就不许去,我得听你的,我不去行了吧!”乔希沫说着转身快步走上了楼。

看到乔希沫的背影,听到乔希沫刚才那样的话,池夜澈的眉头越发蹙紧,怎么在她的言语间自己就跟毫不讲理的昏君一般?他只是想她身体才刚好,怕她又病了。认识她以来,乔希沫已经是第二次发烧了。

回到房间乔希沫坐在床上眼泪不自觉的滑滑的往下流,他根本无法理解,她现在多想去看妈妈!

池夜澈上楼经过乔希沫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她的门是虚掩的,里面传来乔希沫微小的抽泣声。

心不知道为何仿佛被什么东西捏紧一般,池夜澈拿出手机给方野发了一条短信。

“送她去乔家,8点回来。”

池夜澈深深的望了一眼乔希沫的房间转身走去书房。

站在乔希沫房间门口,方野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于是轻轻推开了门。

发现有人开了门,乔希沫抬起头,一双带着泪水的眸子迎上方野,乔希沫连忙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低着头不想让方野发现自己哭了。不过沙哑的嗓音出卖了自己:“有事吗?”

“先生让我送乔小姐回去,乔小姐你准备一下,我在外面等里。”方野说完便帮乔希沫带上门离开了房间。

乔希沫微微一愣,池夜澈又让她回去了?刚才他不是态度那么坚决的不许她去的么。

也没心情多想,乔希沫连忙走到浴室,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双跟小白兔一样通红的眼睛。

这个模样去看妈妈,妈妈一定会多想的。

乔希沫想着连忙洗了好几个热水脸,稍微缓和了一下才离开房间。

车停在乔家门口,现在已经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

“乔小姐,先生说8点回去,回去大概要一个小时,乔小姐七点的时候记得准时出来。”

“好,我知道了。”推门下了车,乔希沫走进乔家。

此时乔家正在吃饭,听到门铃的声音知道是乔希沫来了,吩咐保姆去开了门,乔大业连忙招呼乔希沫过来吃饭。

“希沫还没有吃饭吧?我们也才刚刚做好饭,一起吃吧。”

即使乔大业盛情邀请,乔希沫还是冷着脸拒绝道:“不用了。我去医院和我妈一起吃。”乔希沫才不想和他们坐在一个餐桌上吃饭,只有家人、朋友,会在家里的餐桌上吃饭,而他们既不是她的朋友也不是她的家人,他们是她的仇人……

“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你去医院还得半个多小时,就吃几口再走吧。”

看到乔大业这个样子请乔希沫在家里吃饭,沉雨不开心的垮着一张脸,尖锐的声音从餐桌上传来:“她不想吃就算了,我们还得求着她不成?”

乔大业回头瞪了沉雨一眼示意她不要说话。

“我走了,司机在后门吧?”

发现乔希沫准备走,乔大业连忙说道。

“希沫等等。”说着乔大业慌慌忙忙的跑到客厅的茶几上拿起一个包装的漂亮的盒子递到乔希沫面前:“这是爸爸在美国买的巧克力,你饿了就吃一点,这个味道很不错的。”怕乔希沫不愿意接乔大业拉过乔希沫的手塞给了她。“司机已经在门口等这了,你快去吧。”

乔希沫转过身刚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对了。”

“怎么了?”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惹到池夜澈的?”乔希沫之前一直忘了问,这个问题。

乔大业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惹到池夜澈,池夜澈惩罚他的方法也不是毁了他,而是要他的女儿……

“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啊!”在乔大业的记忆里面他从来没有得罪过姓池的人啊!

感觉乔大业也是真的不知道乔希沫也没继续问了。

司机送乔希沫来到医院,经过医院附近的小餐馆的时候乔希沫让司机停下车来进去买了几个小菜打包又继续前往医院。

“妈。”

推开病房的门,乔希沫轻轻呼唤了一声。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沉雪抬起头看到乔希沫,脸上挂起笑容:“沫沫你来了。”

“妈你吃饭了吗?我买了些饭菜来,我们一起吃吧。”

乔希沫说着将打包好的饭菜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

“哎哟沫沫,你干嘛去餐馆买啊,医院的食堂的味道也不错,分量也挺足还挺便宜的。”

“妈,现在是过年嘛,我们就吃好一点嘛,再说我打工赚钱,还不是为了让妈妈吃好穿好。”乔希沫说着填了大一碗饭给沉雪还往里面夹了好多块肉。

沉雪心疼的望着乔希沫,言语里满是内疚:“别人的孩子现在都在亲戚家串门,吃好的喝好的,还可以收压岁钱,我们沫沫还得出去打工,都是妈妈害的你这样。”因为自己是孤儿,和乔大业离婚三个月之后才发现怀上了乔希沫,这些年来她们母女俩都是独来独往,过年的时候别人家都是热热闹闹的,可是乔希沫却从来没有走过亲戚,收过压岁钱什么的。

“妈,你不要每次都说这种话嘛!沫沫只要有妈妈在就很幸福了。”

乔希沫总是这么懂事,懂事的让沉雪愈发的心疼。

“这些天你都在打工?服装店过年不休息吗?”沉雪吃着饭,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我现在没在服装店打工了,这几天在大酒店,过年那很多人都辞职回家了急需人手,我就去那做了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