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若凝,不要离开我/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记得许若凝这个名字么。”

池夜澈的声音冰冷的传进乔大业的耳朵里,乔大业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在脑子里搜索着许若凝这个名字。

似乎突然回忆到了什么,乔大业猛地睁大了眼睛。

看到乔大业这样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是想起来了,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想起来了么?11年前被你强奸后投河自尽的大一女生。”

“我……我……”乔大业被池夜澈的话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时间久远了,但因为那个女生投河自杀的消息当时传的沸沸扬扬,乔大业还是记得这件事情的。

池夜澈……和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是曾经的恋人吗?

池夜澈冷冷的看着镜子里的乔大业转身离开了回到包间。

乔大业回过神来也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包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本以为是乔大业回来了,抬头一看先回来的却是池夜澈。只见他一脸的冰冷,比之前还要冷上几分。

乔希沫看了一眼池夜澈,又低下头吃自己的,也不敢多问什么。没过多久乔大业也走了进来,只见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憔悴的模样,看到乔大业蹒跚的步伐走进来,坐下来以后沉雨不禁担心的询问道:“怎么了?”

难道说乔大业和池夜澈在洗手间里说了什么?

乔大业自然不敢实话,别说池夜澈在对面会被他听到,要是被沉雨知道池夜澈报复自己的理由是他11年前QJ的一个女生是池夜澈的恋人,她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的!不对!八十块都不止!

“没……我胃不舒服去吐了,等会吃点药就好了。”

晚餐还在继续着,只是气氛比之前更为凝重。

吃完了晚饭一行人走出餐厅。

乔希沫象征xing的说了声“爸妈路上小心”便跟着池夜澈上了他的车。

路上,乔希沫偷看着一旁池夜澈面容冰霜的脸色。

“看什么?”

没想到被池夜澈发现,乔希沫被吓的抖了一下,池夜澈明明再看窗外应该不会看到她小心翼翼的偷窥啊。

“你脸色看不起好像不太好,怎么了吗?”既然被池夜澈发现了,乔希沫索性询问道。

池夜澈偏头看向乔希沫,嘴角带着一抹邪肆的笑:“你在关心我?”

不想点头又不能摇头,乔希沫只是轻轻的应道:“嗯……”

“没什么,只是在洗手间的时候和你爸爸叙了叙旧。”

池夜澈的话让乔希沫又是一愣,他们叙旧?说了些什么?可是爸爸不是说以前根本不认识池夜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报复他吗?

乔希沫还想问什么,却感觉到池夜澈应该不会回答,并且也许会生气。想了想乔希沫还是努力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回到别墅池夜澈径直上了楼,乔希沫也跟在他的身后。池夜澈没有去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走进了乔希沫的房间。

坐在乔希沫的床上,池夜澈声音淡淡的命令道:“去洗澡。”

“好……”乔希沫应了一声将包包外套挂在挂衣架上,便听话的走进浴室。

刚刚洗完澡乔希沫却发现一丝异样。

她好像……

乔希沫擦干身子换好睡衣走出浴室。

“那个……我那个来了,所以今天没有办法……”乔希沫不好意思的说道。

因为以前的体育老师是女老师,请假也毫不用尴尬,乔希沫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说自己是生理期来了……

池夜澈虽然是男人但是又不是傻蛋自然明白乔希沫说的“那个”是指的什么。

“过来。”池夜澈标准xing的命令。

池夜澈的话让乔希沫一顿:“可是我那个来了啊……”难道说池夜澈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是想要看看她是装的还是真的来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抱抱你。”池夜澈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还是跟平常一样冷冷的淡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乔希沫想多了,她从池夜澈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丝的……柔情?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垫卫生棉,房间里没有,我先去找李婶问问。”

因为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这个时间李婶已经去房间里休息了。

乔希沫来到李婶的房间轻轻敲了敲门:“李婶你在吗?”

听到乔希沫的声音李婶连忙打开了门:“乔小姐怎么了?要吃宵夜吗?”

“不是……那个……李婶你这里有卫生棉么?”

“哦,我有,乔小姐您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没过一会李婶拿出一包卫生棉递给乔希沫:“乔小姐我这只有这个牌子的了,你不嫌弃的话先用用吧,我明天去买菜的时候给小姐带更好的。”

乔希沫接过卫生棉:“谢谢我不怎么挑的。”道了谢乔希沫拿了卫生棉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看到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的池夜澈,乔希沫有丝丝尴尬的说道:“我去下浴室在过来。”

乔希沫垫上卫生棉走出来,只见池夜澈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乔希沫不禁蹑手蹑脚的走进。轻柔的声音问道:“睡了吗?”

池夜澈没有回答他而是鹰眸突然张开一把将乔希沫拉到了床上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池夜澈没有说话,乔希沫也不敢说话,安静的被池夜澈搂着。

闭上眼睛,池夜澈将下巴枕在乔希沫的肩头,鼻边是乔希沫芳香扑鼻的发丝。

原本只是想抱一会乔希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合上眼睛突然有一阵困意袭来,池夜澈搂着乔希沫两人沉沉的睡去。

凌晨,乔希沫因为有了尿意想要起床,可是刚刚想要试图挪开池夜澈搂着自己的双臂,他却搂的更紧。

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呢喃。

“若凝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池夜澈的话让乔希沫的心狠狠的一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搂着自己呼唤着别的女人的名字,乔希沫觉得自己心口隐隐泛着痛。

这还是乔希沫第一次……听到池夜澈这样的语气说话,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似乎带着一丝渴求……

若凝……这个叫若凝的女人曾经抛弃过他吗?她会不会就是那个笔记本的主人……

【作者题外话】:满地打滚的求收藏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