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帮她擦药/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到池夜澈的目光,乔希沫走到池夜澈的身边坐下。

池夜澈将面前的菜单推到乔希沫面前:“想吃什么自己点。”

乔希沫只是低着头没有去看池夜澈,下午池夜澈的怒气乔希沫还了然于心,到现在都还有些害怕。

“我随便吃什么都可以的。”

对于吃的东西乔希沫一向不是很挑,在说这么好的餐厅,会有不好吃的东西么。

“青青你在学校呆的还算习惯么?”唐允辰突然关心的询问道。

“啊……还好……”乔希沫小声的回答,眼睛低垂着都不敢去看唐允辰。

毕竟第一次自己和唐允辰见面多说了几句话以后池夜澈发了那么大的火……

“我知道学校里有些不好的事情,有些小孩子骄横跋扈的,应该没有人欺负你吧?”

“没有的……”即使的确算是被人欺负了,但也说不上过分,只是被人在后面嚼耳根子而已。而且就算她被欺负了,乔希沫也不敢告诉池夜澈的,毕竟后果一定会很可怕的,明明忍一忍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池夜澈一定会闹得很大才会收场。

“没有的话那就好,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可以随时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的。”

乔希沫只是轻轻应了声;“谢谢。”

一顿饭吃的有些尴尬,唐允辰主动找乔希沫说话乔希沫也只是以最简单的话语回答,而她和池夜澈之间更是没有人说话。

“失陪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乔希沫说和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有些不自然的脚步落在池夜澈的眼里。

是不是因为他今天太粗暴了?

“澈,你和青青吵架了么?”

唐允辰的话将池夜澈的思绪拉了回来。

“什么?”

“你和青青吵架了么?你们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起码唐允辰是看出来了。乔希沫一副小心翼翼,做什么事情都生怕会惹怒池夜澈的模样。

池夜澈只是紧紧的抿了抿唇瓣,低沉的应了一声。

“嗯。”

“怎么了?”

池夜澈拿起面前的红酒抿了一口,和唐允辰说起这个池夜澈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看到有男生给她情书,她收下了。”

没想到池夜澈生气的原因竟然会是这个,唐允辰轻笑了一下。

看到唐允辰笑,池夜澈的脸色不禁阴了阴:“有什么好笑的?”

虽然和唐允辰已经认识了十年多,可是两人却鲜少聊关于女人的话题,池夜澈第一次认识唐允辰的时候是在酒吧,因为许若凝的去世他每天迷醉在酒吧里,想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麻痹自己的意识。

只有在偶然醉酒的时候池夜澈才会跟唐允辰说起一些和许若凝之间的事情。

然后很多年了……两人都没有谈论过关于女人的话题。

池夜澈一直都没有女朋友,他即使后来有了江玥晴这个未婚妻,也从未主动和唐允辰谈起她。

感觉到池夜澈有些生气了,唐允辰收敛了一些笑容,然而嘴角依旧是挂着浅笑:“我只是觉得澈你好像是吃醋了,跟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

“别乱说,我没有。”

吃醋?

这样的字眼已经离开他多少年呢?

的确只有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看到别的男孩子追求许若凝的时候,他有过这的感觉。

听到开门的声音,知道是乔希沫回来了,唐允辰也就不继续调笑池夜澈了。

吃完了饭池夜澈吩咐司机先送乔希沫回去,乔希沫到家一个多小时后池夜澈也回来了。

听到池夜澈的脚步渐渐朝自己的房间考进,乔希沫的心不禁害怕的提起。

他不会是气还没有消还想要做那个吧?……

可是今天她的腿间真的好疼好疼……

“咔嚓”一声,池夜澈打开门走了进来随手带上了门。

看到池夜澈进来乔希沫连忙站起身来,小脑袋低垂着。

“坐到床上去。”池夜澈淡淡的吩咐道。

乔希沫听话的坐到床上。

看到池夜澈一步一步走过来,虽然难以启齿可是乔希沫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忍不了了。“今天可以不要了吗?我那里很痛……”乔希沫红着脸,声音小的像蚊子一般。

跟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题,乔希沫觉得很尴尬。

“我只是来帮你擦药。”池夜澈说着蹲在乔希沫面前。

发现池夜澈手中拿着药瓶,乔希沫一阵尴尬:“我……我自己擦就可以的……”

“我来帮你。”池夜澈说着打开药瓶手指沾上一些药膏撩起乔希沫的裙子。

乔希沫尴尬的低着头。

药膏冰凉的触感传来,还有池夜澈指尖的温热。

池夜澈望着乔希沫,没有半点邪念的给乔希沫擦着药。

“嗯……”

一抹傲娇突然从乔希沫的唇齿间溢出。

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池夜澈单纯的为自己涂药起了反应,乔希沫尴尬的垂着头似乎希望能像鸵鸟一般将头埋在沙子里。

池夜澈将药膏放到一旁:“你还是自己擦吧,我先出去了。”说着起身大步离开了。

当刚才听到乔希沫那一抹傲娇的时候池夜澈只觉得下腹一阵火热涌动,可是乔希沫现在不方便,他现在也不想对她怎么样,如果再继续帮乔希沫擦药,恐怕他会忍不住。

池夜澈离开以后,乔希沫也是一阵脸红心跳。

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池夜澈单纯的为她擦药而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他又会怎么样想她?可是这次真的是她自作自受。明明池夜澈一点邪念也没有的给自己擦药,可是她却……

乔希沫躺在床上尴尬的将脸蒙在被子里。

吃早餐的时候,池夜汐无意间瞟向乔希沫胸前,只见她的校服上并没有别着名牌。

“你的名牌呢?”池夜汐点头吃着东西仿佛只是无意间的问道一般。

“弄掉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掉了。”

“掉了?”池夜汐记得昨天到学校的时候乔希沫的还别着名牌的,毕竟名牌相当于皇昇高中学的通行证,不止学生老师也有名牌,没有名牌的人通常是进不去的。既然乔希沫昨天没有被拦下来安然的进去了,所以说名牌是在学校里被弄掉的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