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说谎的技术/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小蕊走到乔希沫的身边勾住乔希沫的脖子。“我不是都说了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我关心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这点事情都被感动到,那我以后肯定会让你感动死的”

听到唐小蕊的话,看着她灿烂的笑颜,乔希沫只是在想……如果她和池夜澈的事情被唐小蕊知道……唐小蕊还会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吗?

好在,乔希沫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似乎没有同学看到当时的场景,一整天乔希沫没有听到任何传言。

其实乔希沫不知道,那个房间的落地窗的玻璃是特殊材质的,只有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然而外面的人看向里面,只是一片黑黑的窗子。

池夜澈只是想要吓吓她,只是想要让她害怕……如果她害怕,就不会做出他不喜欢的事情了吧?

只是这样吓她,会有用吗?

池夜澈不知道,可是他却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放了学,乔希沫上了车,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百货商场,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乔希沫连忙对司机说道:“可以在这里停一下吗?我有东西需要买,一下子就好了。”

司机透过车前的镜子看了乔希沫一眼,看她似乎的确有什么急事的样子,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

“乔小姐请快去快否,否则先生怪罪下来我也不好担待。”

“谢谢,我一下就会回来的!”

乔希沫说着慌忙下了车。

走进商场,乔希沫找到前台的咨询中心询问了一下商场里有没有专门卖手帕的店,得知3楼有一家,乔希沫道了一声谢谢连忙上了楼。

找到那一间店乔希沫连忙走了进去。

在柜台里寻找着和君皓臣给自己的差不多大小颜色质地的手帕,乔希沫总算发现了一条。

“请问这条手帕多少钱?”

导购微笑着回答:“这个柜子里的都是两千块一条。”

虽然知道这个商场里的东西都贵的吓人,可是两千块一条的手帕未免也太……

可是想到君皓臣因为自己失去了妈妈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乔希沫实在是过意不去,君皓臣的那条手帕一定也不便宜吧?最重要的是还有那么珍贵的意义……

想到司机也在外面自己不好意思耽误太多时间,要是回去了池夜澈又发脾气连累到别人怎么办。

乔希沫咬了咬牙:“我就要这一条了,谢谢。”

“请跟我到这里来付账。”

乔希沫将自己的卡递给了导购,只是她一直以来打工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买完这条手帕里面恐怕就只生下两三百块钱了。

付完了账乔希沫快步离开了商场。

乔希沫回到家的时候池夜澈还没有回来,乔希沫不禁松了一口气。

比平时晚了20多分钟回来,如果池夜澈问起她说堵车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不过好在他还没有回来。

“你又背着我哥做什么了?晚了这么久回来?”

池夜汐的声音从乔希沫的背后传来,乔希沫被吓得倒吸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捂着胸口看向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的池夜汐。

“没……没什么啊……”

池夜汐拿着手中的饮料抿了一口。“你这说谎的技术连我都骗不过更何况是我哥了。”

乔希沫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她说谎的技术真的有这么差么?

如果有的话,妈妈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怀疑过她,池夜澈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自己并不是乔青青而是乔希沫呢?妈妈可能是因为太相信她,而池夜澈……乔希沫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懒得知道。

去找李婶借了针线,乔希沫回到房间做完作业以后便拿出藏在书包里的手帕。

手帕用很精美的盒子装着,看这盒子就可以看的出来这条手帕价值不菲。

乔希沫想在手帕的一角缝上君皓臣的名字,可是拿着手帕乔希沫却又不敢轻易的去缝。毕竟这可是两千块一条的手帕啊!这可是她打一个月的工的工资才能买到的手帕,要是被她缝毁了怎么办?

想着乔希沫打开一柜拿了一件看起来应该不太贵的衣服打算先联系一下。

可能是乔希沫天资聪颖心灵手巧,练习了2、3次就已经缝得不错了,但是以防万一,乔希沫还是多练习了几次。

“咔嚓”一声,乔希沫的门突然被打开,乔希沫吓得手一抖,针一下子不小心戳了一下乔希沫的手。

“怎么了?”听到乔希沫的叫声池夜澈不禁皱了皱眉头。

乔希沫不着痕迹的将缝着君皓臣名字的那一面翻了个边以免池夜澈看到。“我在缝衣服,你突然进来把我吓到了,针戳了一下。”

池夜澈的眉头不禁皱的更深:“戳破了?我看看。”

看到池夜澈要过来,乔希沫生怕他会看到衣服上缝着的是什么,如果池夜澈看到他一定又要发疯了……

乔希沫提高声音喊道:“不用了!没什么事的!只是被戳了一下而已,没什么大碍。”

知道乔希沫是不想得到自己的关心,池夜澈的脚步停在原地,脸上面无表情让乔希沫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又是生气了。

池夜澈只是心猛的抽了一下,她是这么抗拒着自己,即使是他的关心。

“有事的话找李婶。”池夜澈只是轻轻丢下这句话转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池夜澈又停下,回头看着垂着头不敢看自己的乔希沫。“衣服坏了不用缝,春天也到了,周末自己去买新的。”说完池夜澈离开房间带上了门。

池夜澈离开以后乔希沫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悬在心口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还好池夜澈没有过来看她缝的是什么,否则……一想到池夜澈今天早上做的事情,乔希沫现在还后怕。不知道池夜澈还会怎么样对她!

池夜澈刚才……是在关心她吗?

摇了摇头,乔希沫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关心她或许也只是因为早上的时候觉得不好意思而已,他才不会真的关心她……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她是他的仇人的女人,他只是不想自己的这个玩具这么快的坏掉而已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