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险遭调戏/拽丫头惹上酷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唐允辰的话乔希沫偷偷的看了一眼池夜澈。

他也会唱歌吗?

起码乔希沫觉得……池夜澈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会唱歌的人,她完全想象不出来池夜澈唱歌会是什么样的声音。不过他说话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虽然有些太过冰冷。

池夜澈并没有给君皓臣面子,抬眼看向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唐小蕊撇了撇唇懒得去管池夜澈,他看起来就是high不起来的人嘛!一个人冷冰冰的坐在那里,还不如回家坐去呢。

看到池夜澈摇头乔希沫也没有多失望,毕竟她就知道池夜澈肯定不会唱的。

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好奇……很想听一听池夜澈唱歌的声音。

唐允辰和唐小蕊一样,唱歌的声音也是完全的不错。

晚饭的时候因为池夜澈坐在对面乔希沫紧张的喝了很多饮料,感觉下腹有些酸楚,乔希沫看了一眼在唱歌的唐小蕊起身离开包间。

池夜澈的目光跟随着乔希沫直到她走出包间带上了门。

唐小蕊兴致勃勃的唱完了歌才发现乔希沫不在包间里了。

“咦,沫沫呢?”

“她可能去洗手间了,看你在唱歌所以没跟你说话。”

“哦,这样啊。”看了一眼乔希沫的书包还放在沙发上,知道乔希沫不是先走了,唐小蕊又开始唱起下面的歌。

乔希沫离开几分钟以后池夜澈也起身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包间。

乔希沫从洗手间里出来碰巧遇到几个喝多了酒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的社会青年。

“哎哟小妞挺美的呀,来这里唱歌啊,要不要到哥哥们的包间里去玩啊!哥哥等下带你去吃宵夜。”

看到这些人知道他们一看就不是好人,乔希沫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开,可是他们几个人却被乔希沫的去路拦住。

“小妹妹别害羞啊,我们就是想找你玩玩嘛。”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乔希沫低着头客气的声音。

这可以说是乔希沫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哎呀小妹妹真是害羞,这模样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啊,来哥哥抱抱……”一个一头酒红色头发的男生伸手就准备去抱乔希沫。

乔希沫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乔希沫抬起眼只见刚才那个想对自己图谋不轨的男生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而他的身后池夜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没想到自己的同伴被人打到,酒红色男人的同伴们一齐看向池夜澈:“我靠,你他呀是谁啊!敢打我们的兄弟!”

池夜澈抬眼望向他们,薄唇禁抿面无表情然而眼神却阴鹜的可怕周身似乎也被一种bi人的寒气给笼罩着。

男人们的酒劲似乎一下子就清醒了。他们感觉的出来,面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人物啊。

“我只说一次,给我滚。”池夜澈的声音淡淡的没有声音起伏,然而听到人的耳朵里,却足够让人心惊肉跳。

男人们咽了咽唾沫扶起被池夜澈摔倒在地上的同班落荒而逃了。

池夜澈抬眼看向乔希沫,知道池夜澈在看着自己,乔希沫低着头垂着眼不敢去看她,双手背在身后不安的绞着。

“沫沫!”发现乔希沫出去太久了,唐小蕊跑出来找乔希沫,唐小蕊的身后唐允辰也跟在后面。

发现乔希沫和池夜澈站在洗手间门口,唐小蕊不解的走了过去。

“沫沫怎么了?”感觉乔希沫好像很害怕的模样,唐小蕊关心的问道又抬眼瞥了一眼乔希沫对面的池夜澈。

脑洞大开的唐小蕊又在脑子里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不会是池夜澈看上了乔希沫,想要对乔希沫怎么样,乔希沫不想答应但是又害怕池夜澈吧?

“我刚才差点被一些社会青年欺负,还好池先生过来帮我解决了麻烦。”乔希沫小声的对唐小蕊解释道。

“咳咳……是这样啊……”听到乔希沫的话唐小蕊不禁一阵尴尬,毕竟自己刚才还在心里那样想池夜澈。结果人家是做了好事。

“小蕊,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明天还要上课,今天就到这里吧。”

唐小蕊虽然没有玩尽xing,不过乔希沫刚才差点被人给欺负了,她应该也没有心情继续玩了。

“好吧。”四人来到了ktv门口。池夜澈的司机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

还没等唐小蕊说话,唐允辰先道:“乔同学好像和澈你同路,可以顺道送她回去一下么?时间也不早了,一个女生单独回家有些危险。”

“嗯。”池夜澈轻声应了一声。

唐小蕊和唐允辰上了车,乔希沫挥手和唐小蕊道别以后也上了池夜澈的车。

车上乔希沫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池夜澈。就算不去看乔希沫也知道池夜澈现在一定很生气。

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池夜澈以后肯定不会让自己再来这种地方了。

毕竟这还是很正规的ktv没想到自己都差点被人调戏。

如果不是池夜澈来了……乔希沫还真不知道她该怎么办。她一个女生,哪能对付的了好几个男人。

“现在知道害怕了?”池夜澈虽然好似根本没有在看乔希沫,然而乔希沫的一举一动,一个微微的表情都落在池夜澈的眼里。

听到池夜澈的话乔希沫的头不禁垂的更低。

“以后还敢不敢来这种地方了?”

乔希沫连忙摇头。就算还想来,乔希沫还是有些害怕了。

池夜澈垂眼目光落在乔希沫的身上。

要不是刚才他看她出去的有些久去找她,指不定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想到刚才那个男生竟然想去抱乔希沫,池夜澈真后悔只让他摔了一跤,他应该把他的手也给打断。

他的女人,他不允许别人碰她一丝一毫!

哪怕是一根头发……也不可以。

“你的歌唱的很好听。”

突然的夸奖的话传进乔希沫的耳朵里,乔希沫愣了几秒才抬眼看向池夜澈,然而池夜澈已经移开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看向窗外。

刚才池夜澈是说……她唱歌很好听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